上了好友的爸爸-99、宝贝,老公真是要被你吸干了(H)-老陈醋-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99、宝贝,老公真是要被你吸干了(H)
作者:老陈醋      更新:2024-02-08 11:32      字数:3247
  没吃两口,奶头就被吮地通红,男人的舌尖故意在上头流连着将娇怯的乳头舔得挺立起来,唇舌离开时拉出黏腻的银丝。
  奶子翘挺挺地立着,上头亮晶晶的沾满了水汽。
  老男人满足地喟叹一声,抱着她的腰臀肆意摆弄着,身下的性器硬挺非常直往里头冲撞着,把一张床肏得嘎吱乱叫着。
  “宝宝宝宝老公好舒服,鸡巴被骚穴夹着真爽。”
  “奶子怎么这么会晃,真是一对骚奶子。”
  说着一只被他狠狠抓着,一只又被他俯身吃进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很是一副想要吃出奶的样子。
  “宝宝的奶子真甜,要是能被老公操出奶水来就更甜了。”在外头再正经不过的人,在床上骚话连篇的,让贝悦都恨不得捂住耳朵。
  偏他越来劲儿,仗着自己天赋异禀把她往狠里肏着,嘴上也不停歇。那硕大的龟头刮擦着的时候带着疼的,他偏故意将肉棒整根进出着,粗大的顶端撞开穴口,那股子狠劲儿将少女弄得浑身战栗着尖叫着臣服在他身下。
  “凌青忱,你轻点儿啊,想撞坏我?”少女吃痛,在他腰间狠掐了一把。
  老男人一个瑟缩,被她捏了一下似是打开了机关,发狠着开始加快撞击速度来。“怎么舍得弄坏宝贝,老公最爱宝宝的小骚逼,让鸡巴好好疼疼骚穴。”
  说着扛起她的两条腿就往肩膀上架起,大喇喇地看着自己的硕大鸡巴往骚穴里插干着。
  粗硕的鸡巴粗筋暴起涨成深赤色,插了一段时间上头占满了两人的体液,随着动作晶莹发光,连两人相连的毛发上都沾着乳白色的液体,小穴被鸡巴撑开娇娇弱弱的像是要被撕裂开。
  鸡巴快速抽动间将骚穴里粉嫩的穴肉都带出又被狠狠撞进去,又有湿淋淋的花液被鸡巴撞肏着四溅飞开,两只鼓鼓囊囊的阴囊都沾满了淫水,跟着鸡巴狠狠肏撞着少女的身体,发出清脆的响。
  “好多水啊,宝宝,你看老公的鸡巴蛋都是你的骚水。”
  “这么舒服吗,把鸡巴夹得这么紧。”
  “老公的鸡巴都要断在骚逼里了。”
  两只手掌色气地包裹着她的翘臀,将弹润的臀肉捏在手心中狠狠揉搓着。舒适的手感让他很是享受,凌青忱扬起头喉结滚动两下,色气又性感。
  感觉到少女越来越湿的穴儿,还有被他肏到不停轻颤的穴肉无不让他神气自得。他把控着节奏,整个肉棒从她体内退了出来感受到了她的挽留又狠狠撞肏进去,把阴唇逗弄地直颤。
  花液漱漱的流着,顺着两人的交合处就往下滴将床单洇湿了一大片。
  少女一声声逸出若有似无的呻吟,落在凌青忱的耳朵里痒痒的软软的,只想更加凶猛地欺负她。
  让她在自己身下绽放,哭泣。
  “宝宝,悦悦,叫大声些。”
  “老公把你肏的爽不爽?”
  贝悦哪里说得出口,只肯喉咙发出呜呜咽咽的含糊声响,老男人不满意了,他最爱听少女叫得娇娇软软又动情的动静。
  粉面桃腮眉目含情,被他插干到两只眼睛含着水儿奶子上沾满了水儿身下更是流了不少的水儿。
  大鸡巴狠狠撞击着,把小穴儿弄得吱吱响,“说,老公干的小骚逼爽不爽?”
  一副她不说就不饶她的样子,贝悦没办法忍着羞含着喉咙说了句,“舒服。”
  “老公听不见,大声点。”
  用坚硬滚烫的鸡巴杵干着,那圆大的龟头刮过嫩肉,真是如电流一般过了全身,又酥又麻还带着些疼。
  “宝贝,快说老公的大鸡巴肏得你爽不爽?”
  “爽爽死了凌青忱,你是不是没吃饱?”明知道她说不出口,偏还要使坏。凌青忱被小丫头气笑了,“嫌老公不够卖力是吧,这就琉散伍似捌霖玖似霖让老婆爽,保证把老婆的小骚逼给喂饱了。”
  将她的腿放了下来,缠在自己的腰间,俯下身耻骨贴着耻骨就是一阵猛冲乱撞,两只奶子都被撞得乱颤着。
  床架子吃不住这力道,发出咯吱咯吱的响。
  饱满的阴囊更是疾风暴雨一般地砸着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剧烈的声响。贝悦环着他,嘴里的呻吟都不成形,断断续续的不成句。
  “啊你你慢点呀”
  这人的腰似是上了马达一般,快速又猛力地肏干着,鸡巴在穴里快速进出着一下下的撞肏着她的敏感点。
  这种快感是致命的。
  她开始尖叫着,头左右摇晃着闭着眼享受这种疯狂的性爱。
  她环住他的腰,在他有力的腰肢上爱抚着,时不时还要去触碰那线条明畅的腹肌,这种姿态可把老男人得意坏了。
  “老公的身材不比小鲜肉差吧,看把你馋的。”
  他一边继续撞肏,“这个力道够了没有,嗯?”
  “老公到底吃没吃饱?”
  “能不能把你喂饱了?”
  他能感觉她的小穴越收越紧,穴肉都在微微痉挛着吮吸肉棒。
  “宝宝要到了是不是?小骚逼夹得真紧嘶放松些”
  他想要抽身缓一缓,却被她环住了腰身,“不准走用力就是这里啊”
  “凌青忱快用力肏我”带着愉悦的哭音,不用他逼迫,自然而然地尖叫起来。
  “啊真是小骚货,老公真是爱死小骚逼了。”听到她这样淫荡的叫床声,鸡巴又涨大了一圈,往她敏感花心上重重撞肏着。
  “这里是不是,大鸡巴给你,肏死你。”
  “嗯快用力点”
  “唔骚逼真会夹”
  “自己握住奶子,递到老公嘴里来。”
  含着奶子重重吮吸,凌青忱快速耸动着腰,穴肉翻飞淫水四溅,床架子都像是要散架一般。
  “宝宝,到了吗,啊小骚穴夹的真厉害。”
  “啊啊”贝悦已经说不出话,夹紧了他的劲腰浑身颤栗起来。
  “肏,龟头上都是你射的水,真是骚。”
  龟头处最是敏感,被她这样一喷一夹,老男人的精关受不住了,贴着她的骚穴就射了出来。
  浓稠的精液射了好久才停。
  凌青忱趴在她身上,久久叹一口气,“宝贝,老公真是要被你吸干了。”
  100、现在我可不敢惹你(完结)
  “这周末一起去我妈那边吃顿饭?”两人清洗完之后挤在一个被窝里,贝悦习惯性地往他怀中寻了个舒适的角度蜷成一团。
  贝悦心中有数,这怕不是一顿替她“正名”的饭。想到要以女友的身份去见凌青忱的爸妈,她有些犯怵。
  见她没有答话,凌青忱轻笑一声在她耳边问道,“怎么,怕啦?”
  “”被猜到啦,她还想替自己挽尊一波,“怎么可能?”
  “我就是有点担心你爸妈会不喜欢我。”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带坏了他,怀疑自己是别有用心才接近的他。
  凌青忱弹了弹她瞎想的小脑袋,“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妈可对你好着呢,就怕她儿子占了你便宜。”
  连见面礼都早早准备好了呢。
  还不停对他耳提面命,就怕小丫头在他手里吃了亏。
  “你妈早就知道了?!”贝悦猛地一个起身,瞪着大大的杏眼。满脸不可置信,见他面色尴尬便知是真的。
  “啊,你混蛋。”她真想挖个坑把自己给埋起来,没脸见人啦!
  凌青忱理亏,是他之前做太过,在自家母亲的火眼金睛面前露了馅儿。他摸了摸鼻子,又装模作样咳了两声,“也就是吧。”
  “凌青忱,我杀了你,我不活啦!”
  贝悦脸都羞红了,整个小脑袋都在冒烟,想到前几次去老宅凌母用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己,自己还以为她是母爱泛滥怜悯自己,结果人家是在用看儿媳妇儿的目光看自己呐!
  她骑在老男人身上,佯装要去掐他。
  凌青忱笑着任她发作,贝悦真是要羞愤而死,骑坐在他小腹上,整个人往前倚着对他是又掐又捏,随着剧烈的动作两人的接触也逐渐火热起来。
  随着他的手暧昧地在她腰迹游移起来,她才反应过来,“凌青忱,你这个老男人还有完没完?”
  “反正都是要死,与其被你掐死还不如牡丹花下死。”
  战况瞬间翻转过来,贝悦被他压在身下,“啊你轻点啊”
  床架子又是响了半夜。
  周末,到了老宅贝悦起初还有些手足无措,好在凌然在一旁活跃着气氛。“悦悦,听说你这次立了大功啦,追回了几千万的款子?”
  凌然挤在她旁边,得意地看着凌青忱,目光嘚瑟似是在说,“看,你老婆被我抱着呢。”
  她又踢了踢自家老爸,“哎,老凌,悦悦这么长面儿,你也不给奖励奖励?”
  凌青忱缩了缩脚,剥了根香蕉递给贝悦,“最值钱的不已经给了她了?是吧?”他看着她,面带笑意。
  贝悦瞬间红了脸,就怕这话让他爸妈听见了。
  像什么话?
  她瞪了眼老男人,警告他适可而止。
  而凌然呢,搓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真是服了自己老爸了,老房子着火着实是够厉害的呀,把脑子都给烧糊了。
  肉麻死人了。
  她敲了敲贝悦的手,“悦悦,这你也受得了啊?”
  “别胡说了你。”
  凌然看她确实别扭的不行,也就不再打趣,“哎,悦悦,我奶奶可是给你藏了好东西啊,连我都没有的。”
  她撅着嘴,“你说你,怎么这么讨人喜欢,我爸我奶可都向着你呐。”
  贝悦怕她不开心,拉着她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凌然被她看得浑身都软了,“哎哎哎,别来这套,我可没别的意思。我为你高兴呢,毕竟你现在可真成我妈啦,我可惹不起你。”
  说完,两人又打闹起来。
  凌然那笑声,简直能传出二里地去。
  “别闹啦,开饭咯~~~”
  这样的艳阳天,这样的烟火气,真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