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妖-分卷阅读93-念念-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93
作者:念念      更新:2023-09-21 14:08      字数:2279
  情六欲的怪物,竟也配做神仙……”
  终是垂手死去。
  顾闻抱着身怀六甲的她,千呼万唤换不回,绝望呐喊声嘶力竭,跪在地上一夜白头。
  封爻看她腹中一个小桃子渐渐枯下。
  手指微一勾。
  桃子离开母体瞬间枯萎,只剩下一个桃核。
  陶夭夭发现自己并没有魂飞魄散,瞪大了双眼看封爻带自己孩子离去,焦急追上去,却在南帝握着桃核手掌鲜血淋漓时,眼前一黑,跟他一起从云端坠下。
  南帝沉睡了千年。
  她也睡了千年。
  等一睁开眼。
  封爻是封先生,一个中年丧妻的成功企业家,他开公司做慈善,是人人口中的大善人,也是失败的男人。
  他娶了续弦,续弦勾引继子。
  两人为求刺激在祖宗面前交媾,浊液溅了神龛边上的小桃花身上。
  陶夭夭苏醒。
  化妖奔逃。
  这一觉睡得好长,好长。
  等醒来,窗外雪白一片。
  陶夭夭下了床去看,看到满眼的积雪覆盖了陌生的城市,她低头,摸到了圆成一个球般的大肚子。
  忽然一笑。
  “宝宝……”
  她指面轻轻抚摸。
  顾家。
  门庭深深。
  陶夭夭素白着脸,迎上顾二太。
  顾博闻是顾家二夫人所出的最小儿子,妇人美貌,却也能看出一些疲倦和萎靡,听她说明来意后沉沉一叹,拭了泪,“我请老爷下来。”
  顾家子嗣众多,上数四位哥哥、三位姐姐,下有一位幺妹,根本不差顾博闻这一个。
  顾老爷子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一入眼,是陶夭夭那七八个月的大肚子。
  头痛的差点站不稳!
  还好顾二太在一旁扶住了她。
  顾老爷子说:“博闻还没下班。”
  话音一落,身后传来声音——
  “家里来客人了?”
  陶夭夭身子微微一僵,竟然有种近乡情怯的担心,她摸着大大的肚子,犹豫了片刻,才转头跟说话的人对上面。
  顾博闻先是皱眉,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渐渐睁大了眼!
  “夭夭?”
  心中千万情绪,在这一声“夭夭”下都化作虚无,顾夭夭什么也没忍住,红着眼眶扑了进去!
  顾博闻忙接住她,又慌又小心,惶惶然发觉自己行尸走肉似乎过了小半生。
  “夭夭,我们……”
  “顾教授。”陶夭夭眼泪汪汪的看他,“我怀了你的孩子。”
  顾博闻错愕,喉结狠狠一滚动,“我。”
  “你跟楚乔离婚了吗?”陶夭夭说:“如果没有,我就要带着孩子嫁给别……”
  顾博闻扣着她后脑,狠狠亲了一记,不让她把话说完。
  “怎么会没离?!”
  顾博闻被顾老爷子打断了腿,卧床几个月。
  这期间楚乔来了几次都吃了闭门羹。
  然而人肉眼看不见的金符在上,顾博闻逐渐忘了自己在跟家中长辈抗衡什么,只记得跟妻子楚乔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也不愿意耽误对方,执意离婚。
  腿好了后,去大学授课。
  日子平淡如水,似再也起不来波澜。
  午夜梦回也听到一声甜甜俏俏的“教授”,等醒来只觉得怅然若失,什么都记不得。
  现在,缺的那块拼图,补上了。
  第九十四章便是生生世世(正文完)
  两个月后,陶夭夭生了孩子。
  余诗瞧见了她原形上那颗饱满熟透的桃子,细听还能听见奶声奶气的哭。
  真是可爱得不行!
  她毕竟也是当上了干妈,在顾家如流水客来客往中,怎么也要送点有纪念品的礼物,魏薷倒好,借花献佛,用她身上掉下的毛发编制了一只小小的黑猫挂坠,连同一块平安玉送了去。
  她只好绞尽脑汁吐了一百年功力。
  陶夭夭不行不行喊了小半天。
  但小桃子才不管你行不行,吃下去不多会儿便奶声奶气喊了干妈。
  德行,会开口第一句竟然不喊妈!
  可把余诗逗得眉开眼笑。
  “我这辈子是生不了崽了。”她抱着怀中熟睡的小婴孩儿,看向陶夭夭,“你跟顾博闻可争气多生几个,也好匀我一两个养养。”
  魏薷吃醋,从身后抱住她道:“桃子有什么好养的,猫崽子更可爱。”
  余诗瞪她一眼。
  “这能怪我吗?某人倒是厉害点让我怀上啊?”
  魏薷说:“也不是不行。”
  “可别了,搞那些稀奇古怪的。”
  余诗摸了下她的脸,又笑着哄说:“崽子多吵闹,也放心不下,不如二人世界来的快活。”
  魏薷笑了笑,心思一起却是半天消不下去。
  陶夭夭第一个孩子是个闺女,一双乌黑黑的大眼睛随了母亲,谁见了都喜欢,特别是顾老爷子,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上去都年轻了不少,成日笑呵呵的要抱小孙女。
  小孙女叫顾有情,寓意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三年,陶夭夭生了个儿子叫顾有终,寓意不管是成事还是感情都要有始有终。
  今年结了桃子的桃树,次年总能结出更多果子来。
  剩下顾有终的次年,陶夭夭怀了龙凤胞胎,一个叫顾笑笑,一个叫顾遂遂,希望女儿能一生开心,儿子能一身顺遂。
  日子过得很快。
  顾有情嫁人那天,陶夭夭埋进丈夫怀中哭了很久,当晚被哄床上去,说要再让她生两个宝宝来。
  不过顾博闻早已结扎,年纪大了,不想夭夭再折腾。
  等双胞胎嫁娶,又生下下一代。
  顾博闻刚好六十岁大寿。
  寿宴上,顾博闻握住妻子的手,迎来了贵客封爻。
  彼时封爻已经七十多高寿。
  两人只点头之交。
  顾博闻于八十九岁寿终就寝。
  妻子陶夭夭在他身侧安然入睡,次夜也没了。
  那一天,顾家上下十几多近二十口人哭声震天。
  封爻又来了。
  但已不是年迈苍老的样子,他站在顾家大门口,谁也看不见他丰神俊朗宛如天神的模样。
  只是,素来冷漠的面容上却浮了一丝笑。
  “夭夭。”
  他伸手,“还不过来。”
  年迈苍老的老太太身上突然浓香四溢,在安详沉睡般的老先生身边打了转,悄然拂过大堂,再带着一身殷红,毫无踟蹰的落在封爻面前。
  伸手互相交握。
  “南帝……”
  “嘘。”封爻示意她噤声,然后指尖在她眉心一点,印下个圣光花印,“恭喜我们夭夭历了情劫。”
  陶夭夭只觉得眉心一热,抬手要碰。
  封爻笑。
  “往后,谁也不该叫你一声夭夭了。”
  渡劫成功,羽化登仙。
  “可是陶仙仙也不好听。”
  “便叫回盈儿。”
  封爻揽住她的腰,“做我封爻之妻,当堂堂南后如何?”
  陶夭夭装模作样思忖片刻,说:“我还是想去渡劫,因为被插后穴太疼啦!”
  “淘气。”
  封爻笑,声音却渐哑。
  衣袂一抬,两人便隐匿于天际。
  那天做完想起前尘往事的不仅仅是封爻,还有陶夭夭。
  两人约下,抹去陶夭夭记忆,让她弥补上一世的遗憾,与顾博闻偕老一生。
  等这一世毕。
  便是生生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