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真人秀游戏-第四百一十一章 意外之吻-doremi-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第四百一十一章 意外之吻
作者:doremi      更新:2023-01-16 21:44      字数:8371
  手指接触到柔软湿濡的舌,苏邢的脑海里炸开了花,而兰伯特在吸吮手指的时候就恢复了清醒。
  两人无声对望着,身体都处于一种石化的状态。加裙琉三五嗣八零久泗零
  苏邢迅速垂下眼眸抽出手指,兰伯特的脸一瞬间染上了娇艳的绯红色。
  “咳,不好意思,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兰伯特羞赧的别过脸,如果苏邢现在抬起头来就能看到他泛红的耳根。
  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丢人过,兰伯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做这么暧昧不清的举动,苏西可是他的亲妹妹啊。
  “没事,血已经止住了。”
  苏邢看着指腹上发白的伤口,针头戳的不深,也就流了一滴血,都被他给舔掉了。
  兰伯特还是觉得很不自在,转头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恩,那就好。”
  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兰伯特四个字把话说死,搞得苏邢也不知道下面该接什么。
  手里的针线活还没弄完,苏邢认真捣鼓了一会,用牙齿咬断羊绒纱线,在纱线两端打了个死结。
  “哥哥,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把纽扣缝上去。”
  苏邢说完,便是一愣,因为兰伯特身上就只穿了一件蓝色真丝衬衫,低领口处用金丝线绣着两朵镂空的叶子,此刻最接近叶子的地方少了一颗纽扣,露出里面一小片雪白性感的锁骨。
  兰伯特也知道他是没办法脱衣服的,想都不想就回道:“不用了,明天我可以叫人补上。”
  苏邢瞧他变扭的扭着脖子,心里有些好笑。
  “一颗纽扣而已,我帮你缝上去吧。”
  兰伯特还想再次拒绝她,话还没脱口,一只温热的小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你坐下来别动,我保证不扎到你。”
  苏邢拉着兰伯特让他坐在梳妆台前的小凳子上。
  兰伯特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顺从她的意思安安稳稳地坐了下来。
  苏邢一手拿着针线,一手拿着纽扣,俯身靠近他。
  香甜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兰伯特心跳加速,脸颊上的绯红又加深了一些。
  “哥哥,你说我们的母亲是黑巫师,那我们呢?我们也是黑巫师吗?”
  苏邢一边帮他缝着纽扣,一边问他。
  兰伯特一动不动地坐着,扭头的姿势让他的脖子有点酸痛,他慢慢地回过脸,看着少女精致小巧的五官,他们都继承了母亲黑发黑眼的特征,所以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是苏西,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
  “哥哥?”
  苏邢迟迟等不到他的回答,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两人目光近距离相撞,兰伯特最先移开视线,故作镇静地回道:“我们算半个黑巫师吧。”
  “半个?可是,我什么都不懂啊。”
  苏邢的回答有着少女独有的轻快和俏皮。
  兰伯特黑曜石般的眼眸里融了一丝笑意,说:“我也不懂,不过我翻阅过相关书籍,黑巫师的力量来源于黑暗神,我们现在虽然没有信仰,但母亲留给我们的黑暗力量就埋在体内,一旦触发它就像打开潘多拉魔盒,到那时,即使我们什么都不懂,也能成为黑巫师。”
  “原来是这样啊……”
  苏邢缝纽扣的动作慢了下来,她想到自己体内埋藏的黑暗力量,这不就和苏西一样吗?
  兰伯特不知道苏邢在想什么,他接着说道:“这就是我们不能参加侍神者考核的原因,因为一旦被光明骑士团的人发现,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们。”
  苏邢心里咯噔了一下,骑士长是光明骑士团的人,他也是江流啊,他会对她下手吗?
  江流是肯定不会的,但是失去记忆的骑士长就不一定了。
  苏邢愣神的功夫,手下的针头一不小心歪了方向,刺到了兰伯特的肌肤。
  兰伯特闷哼一声,下意识地转过脸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邢看到手下溢出来的血珠,心里一慌,正要对他说对不起,两人的嘴唇就这么擦着彼此的脸颊碰到了一起。
  两双嘴唇轻轻贴合,兰伯特和苏邢就像触了电同时向后退去。
  兰伯特还因为动作过大,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要不是苏邢及时扶住了他,想必他会变得更加窘迫。
  “对不起,是我分心了。”
  苏邢红着脸道歉。
  兰伯特抿了抿嘴唇,清隽秀气的脸蛋像颗熟透了的红苹果,他稳住身形,重新坐好,声音干巴巴地说道:“没什么,只是一场意外。”
  是啊,意外之吻,却是他的初吻,想必她也应该是第一次……
  兰伯特不能再胡思乱想下去了,对方可是他的亲妹妹!
  他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领口最上面的纽扣缝了一半,穿了线的银针还挂在上面晃来晃去,好不惹眼。
  “今天我所说的一切,你都不能告诉任何人。”兰伯特硬是装出面无表情的样子,说:“还有,少与骑士长接触,你和他不是一路人。”
  说到骑士长,苏邢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两下,眼里的光亮随之黯淡了几分。
  兰伯特以为她是看上了法斯特·霍克,蹙起眉头,好心提醒她:“我们注定无法与光明为伍,你还是放弃那点小心思吧。”
  苏邢轻嗯了一声,没再为兰伯特缝制纽扣,送他离开了房间。
  有些事不是叫她放弃,她就能放弃的。她相信如果换位思考,江流绝对不会放弃她。
  兰伯特离开后,苏邢一人呆坐了很久,她想来想去只有让骑士长恢复记忆,他才不会在知道她是黑巫师的后代对她下狠手。
  可是,小世界抹去的记忆还能再生吗?
  苏邢刚起了这个念头,脑海里就传来了这次的真人秀任务。
  【任务一:请在侍神者考核前获得法斯特·霍克的好感,请求他帮你成为侍神者。】
  什么?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黑暗与光明水火不容,她怎么可能成为光明神的侍神者。
  苏邢苦着脸,看向镜中同样愁眉苦脸的少女,自言自语道:“现在去骑士长的房间,还来得及吧?”——
  星星好苦逼~~可千万要撑住~~骑士长等着你呢~~
  第四百一十二章新春特辑——小世界里的年夜饭
  今天是大年三十,也就是除夕夜。
  小世界大发慈悲,连开了十几场新春特辑真人秀,大家主要任务就是凑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
  至于和谁吃,在哪吃,还是得由小世界随机分配。
  苏邢有幸与江流、周公子一同进入第十三场,三人坐在3号播放厅里,头顶上的聚光灯一灭,巨幕亮起森白的冷光,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缓缓显现在眼前。
  他们跟随摄像视角进入酒店大堂,在美女服务员的带领下坐电梯上了三楼。
  三楼的走廊里铺着高端红色地毯,满目水晶壁灯闪着璀璨耀眼的光芒。
  在走廊的右侧是一间间大门紧闭的包厢,这里所有包厢名都和牛有关,有的叫牛运亨通、有的叫牛劲百倍、有的叫牛金岁月,还有比较搞笑的叫多如牛毛。
  美女服务员把他们领到了走廊尽头,那里是一间VIP大包厢,房门上头清楚地写着四个金体大字:牛气冲天。
  苏邢看到包厢名,忍不住笑出了声,下一秒,人就站到了包厢门口。
  美女服务员拉开大门,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江流动作自然地牵起苏邢的手,跨门而入。
  周子彧眸光微动,什么话也没说跟了在后面。
  包厢里又是另一种风格,融合了古典的唯美和现代的空间层次感,让人不禁眼前一亮。
  但这些都是背景而已,最引人瞩目的是坐在圆桌前的男人们。
  放眼看去,苏邢的小心脏连续震颤了好几下,差点都要心律不齐了。
  1号处和13号处,再加上他们3号处,凡是和她发生过关系的都到场了。
  这哪是年夜饭啊,是为她准备的鸿门宴吧?
  “苏邢,别傻站着,过来坐啊。”
  白银招呼着苏邢坐到13号处的地盘,那里按照从左到右的顺序分别坐着明天、白银、南宫尚、申竹,在南宫尚与申竹之间还留了一张空位,不用想也知道是留给她的。
  苏邢踌躇不前。
  这时,与白银隔开了四张座位的罗生勾了抹冷笑,道:“苏邢,13号都坐一堆了,你不嫌挤嘛,我和大人这边可空着呢。”
  1号那边确实空的很,罗生与沙海岚两人就占了大半边桌子,那么多空座位全当作摆设看了。
  沙海岚在苏邢进门的那一刻就一直盯着她,举着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等她作出选择。
  苏邢在十二只眼睛的注视下,乱了心神,还是江流捏了捏她的手心,给予她支撑下去的力量。
  “不用那么麻烦,空位子还有很多,我们随便找个座位坐就可以了。”
  江流选择坐在两方阵营的交汇处,那里虽然靠近大门,却有足够的位置坐下他们三人。
  苏邢最后谁也没选,安安分分地坐在江流身边,在她的另一侧坐着的是周公子。
  包厢里的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沙海岚面无表情地放下手里的茶杯,茶杯敲在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冷冷地命令道:“坐过来。”
  对面13号的人不约而同的地拧起眉头,南宫尚抬眸看了沙海岚一眼,冰蓝色的瞳孔里透出一股不易察觉的厌恶,他轻描淡写地说:“她有选择的自由,你无权干涉。”
  沙海岚不理南宫尚,又重述了一遍:“坐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苏邢有点坐不住了,她瞧着两边气势汹汹,一副快要打起来的架势,臀部稍稍离开了椅子。
  “苏邢。”南宫尚突然喊住她,目光笔直地射了过来:“不用理他。”
  苏邢听了南宫尚的话,腾空的臀部又稳稳地坐了回去。
  沙海岚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乌黑的眸子蓄着两团无名怒火,眼看就喷发出来了。
  “请问,现在要上热菜吗?”
  服务员NPC适当出场。
  江流笑容浅淡的点点头:“上吧。”
  “好的。”
  NPC退场,包厢里重新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好一会,南宫尚从怀里拿出一个红包放在转盘上,转到苏邢面前。
  “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苏邢面露惊喜,拿起红包一看,里面鼓鼓囊囊的,像是塞了一个小玩意。
  “谢谢,新年快乐。”
  苏邢有些不好意思,南宫尚给她准备了新年礼物,她却没什么东西可以给他。
  南宫尚微微勾起唇角,眼里投影出她带笑的脸。
  “拆开来看看吧。”
  “恩。”
  在场所有人都紧盯着苏邢手里的红包,特别是13号处的男人们,每个人的脸上都产生了微妙的表情。
  殿下是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早知道,他们也偷偷包个送给苏邢了。
  全场只有罗生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不就是个红包嘛,我也准备了一个。”
  坐在罗生附近的明天闻言望了过来,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罗生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他一说完,就接收到他家大人发来的信息。
  [红包。]
  罗生面色一僵,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拿出红包,在桌底下塞进大人的手中。
  苏邢那边已经倒出了红包里的小玩意,居然是一小袋泥巴。
  “这是?”
  苏邢迷惑了,送一袋泥巴当新年礼物,除非,它是道具?
  南宫尚耐心解释:“它不是普通的泥巴,你捏出一只鸟,它就会变成一只鸟;你捏出一个人,它就会变成你想象中那个人的样子。”
  哇哦,好厉害的道具。
  “谢谢,我很喜欢。”
  苏邢满心欢喜的把它放进骨戒里,这时候第一道热菜上桌了。
  是盐水河虾。
  江流夹了几只放进苏邢碗里,苏邢又感受到两大阵营射来的强烈目光,只好低头专心吃虾。
  接下来又上了几道大菜,把圆桌外围一圈都放得满满的。
  大家无声吃着年夜饭,好多双眼睛时不时溜到苏邢身上,看她哪道菜夹得次数多,那道菜就专门留给她吃。
  慢慢地,动筷的人就变少了。
  其实大家对吃不吃年夜饭并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在场唯一的女性——苏邢。
  可惜狼多肉少,还有两头狼王在此坐镇,他们也就只能看看,找些她喜欢的话题借机和她聊天。
  “所以说,你们休息处里现在养了两只狐狸?”明天舀鸡汤的手一顿,看苏邢的目光带着一丝不敢置信。
  “是啊,狐狸很聪明的,肚子饿了自己就会去找吃的,根本不用费什么心思。”
  苏邢吃掉碗里的鸡腿肉,又喝了一口鸡汤,内心无比满足。
  休息处的菜好吃是好吃,就是缺少了家的味道,哪像这碗热腾腾的鸡汤和她妈妈煮出来的味道一样,真的会有回家的感觉。
  “还要吗?我帮你再盛一碗?”
  江流看她连喝了两碗,心知她是喜欢这里鸡汤的味道,便等着明天舀完了再转动转盘。
  明天垂下眼帘,舀好的一碗鸡汤直接放在转盘上,转给了苏邢。
  “这碗是新的,没人用过,你喜欢,就给你喝吧。”
  苏邢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陶瓷小碗,里面装着金黄色的鸡汤,鸡汤里还沉淀着一块鸡翅膀和一个鸡心。
  “谢谢。”
  苏邢小心翼翼地捧起小碗喝了起来。
  江流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又夹了一块干锅鸡翅膀放在苏邢另一个空碗里。
  全场再次安静下来。
  沙海岚早已不再动筷,手里的红包就在快被他捏破的情况下,啪的一声放在转盘上。
  又一个红包出现在苏邢面前。
  “新年礼物。”
  沙海岚冷着声音说。
  苏邢咽下嘴里的鸡汤,万分不想去拿他的东西。
  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她多少得给他点面子。
  “唉。”
  苏邢心底叹了口气,放下小碗,拿起沙海岚给的红包,发现红包轻的跟什么都没装似的,他给了个空气?
  然而,下一秒,脑海里接收到了一道赠送积分的信息。
  【沙海岚免费赠送1314积分给你,是否接收?】
  这么多积分,他疯了吗?
  “收下吧,没有什么比积分更有用。”
  沙海岚有意与南宫尚作比较,一袋泥巴而已,用个一两次就没了,哪像积分,可以兑换自己想要的道具。
  在场几位又怎么可能听不懂沙海岚话中深意,一个个看向苏邢,很想知道他到底送出去多少积分。
  苏邢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拒绝。
  “我现在的积分已经超出了五千,没法再接收你送的积分。”
  小世界有规定,超出指定数额就只能从真人秀里获取积分,其他途径一律禁止。就算她现在接收了他的好意,他给的1314个积分也不可能加进来。
  她何必去浪费他的积分呢。
  苏邢的拒绝让沙海岚彻底冷下了眼眸,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苏邢身边,拽住她的手臂硬拖着往门口的方向走。
  江流和周公子下一刻一人一边去拉苏邢。
  可还没碰到她,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开了。
  一顿年夜饭,最终还是没有能吃完。
  苏邢目光平静地看着沙海岚,在13号处的人动手前反手推了他一把。
  这一推掌心里凝聚了黑暗力量,沙海岚一时没有准备,整个人都向后退了一步。
  “我不是古灵珠,请你不要再做强人所难的事。”
  苏邢的态度很是冷淡,沙海岚收紧拽住她手臂的手,又一次贴上了她。
  “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多久了吗?”
  沙海岚用另一只手箍住她的细腰,低头对准她沾着鸡汤油渍的唇印下疯狂炙热的一吻。
  苏邢呆住了,她没想到沙海岚会公然吻她,一时间耳边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只有面前这个男人用他火热的唇舌侵占她口腔里的每一寸软肉。
  “嘭——”
  身后圆桌崩裂成了两半,桌上所有未吃完的菜都掉了地上。
  苏邢回过神,开始在沙海岚怀里挣扎起来。
  “放开她。”
  南宫尚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苏邢心里一惊,用眼角余光去瞄,却见沙海岚不知用了什么道具,他们周身一圈围着一层透明屏障。
  刚才裂开的桌子就是有人用了道具想劈开这层屏障,没想到屏障丝毫没有裂痕,反倒是那张吃饭的圆桌无辜遭殃了。
  沙海岚睁开眼,倍感满足的舔了舔她的嘴唇。
  “不放,有本事,来抢。”
  南宫尚眸光越来越冷,只身走到屏障前,徒手穿过屏障,抓住苏邢的手腕,把她从沙海岚怀里扯了出来。
  “我的天,他是怎么做到的……”
  罗生看得傻眼了,大人设下的结界可是一根毛都飞不进去的啊。
  13号处的人也惊愕极了,他们从没见过殿下那么冲动。
  江流和周公子也被眼前一幕给震得无法上前。
  南宫尚与沙海岚之所以能站在小世界的顶峰,那是因为他们拥有极强大的能力,同样一件事,他们可能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办到,但是对于他们两个,也许只是分分钟的事。
  【警告!由于有人多次使用危险道具,危害他人性命,此次新春特辑真人秀被迫中止,十秒钟后将遣返休息处。】
  每个人都收到了小世界发来的倒计时。南宫尚的手微微颤抖着,五根手指尖都汨汨地流下血来。
  沙海岚气的双眼瞪红,但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把人抢过来。
  “我不管你是古灵珠,还是苏邢,我只想要你。”
  苏邢侧脸闷在南宫尚的怀里,她的一只耳朵被他捂住了,所以沙海岚到底说了什么,她听得不清不楚。
  十秒的倒计时就快到了。
  南宫尚赶在真人秀结束的那一刻,用流血的手指摩擦着苏邢的嘴唇。
  “下次记得给我回礼。”
  啊?
  苏邢眼前一晃,再回神,人已经坐在播放厅里。
  江流与周公子满脸担忧地看着她。
  苏邢摸了摸嘴唇,上面湿乎乎的,她抬手一看,手指上一片殷红。
  第四百一十三章母亲曾经也是侍神者
  站在骑士长的房门口,苏邢整理好要说的台词,就要抬手敲门。
  手指刚扣上门板,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法斯特一脸惊讶地看着她,琥珀色的眼眸里跳跃出温润的光。
  “苏西小姐,有事吗?”
  苏邢呆呆地看了他几秒,开门的一瞬间,她好像在骑士长的眼睛里看到了江流的影子。
  江流看她的眼神永远是专注和温柔的,而骑士长……
  苏邢又细细看进他的双眼,发现那里更多的是带着礼貌性的冷漠疏离。
  唉,她在瞎想什么呢,骑士长就是江流,江流就是骑士长,他们的不同之处,也就只是发色和眸色的区别罢了。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关于侍神者考核的一些流程……”
  法斯特把门拉开一些,绅士的让出一条路来:“进来吧,正好我也要去找你。”
  找她?为什么?
  苏邢压制住心里的疑问,低头走进他的房间。
  骑士长的客房重新装饰了一番,每一处都能看到精美的雕塑和布灵布灵的装饰品。
  苏邢尽量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走到一座壁炉前,便停下了脚步。
  “这是你家,怎么你比我还像个客人?”
  法斯特越过她的肩膀,往扶手椅上一坐,修长笔直的大长腿随意交叠起来,姿态从容而优雅。
  苏邢坐到他对面,之前想好的台词被这一句问话给打乱了,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别紧张,你只要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法斯特十指交叉放在膝盖处,声音不自觉地放软放慢。
  “您想问我什么?”
  苏邢抬眼与他四目交对,小身板坐的笔直。
  法斯特露出温和的笑容,问道:“克里斯蒂安伯爵对你好吗?”
  “他是我父亲。”
  苏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恕我冒犯,他并非是你的亲生父亲。”
  法斯特一副我全都知道的神情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要在他面前撒谎。
  苏邢翘了翘唇角,眸光清亮有神:“好吧,既然骑士长大人想知道,我就告诉您好了。我的“父亲”不喜欢我,我出生后就被送到庄园最偏僻的地方居住,是养马的一对老夫妻将我抚养长大。”
  法斯特没想到事实会是这样,克里斯蒂安伯爵可是对大祭司发过誓的。
  “他克扣你的吃穿用度?”
  法斯特继续问。
  苏邢摇摇头,垂下眼帘说:“不管怎样,我都是克里斯蒂安家族里的一员,简单的温饱还是会满足我的。”
  换个意思就是随便给点吃穿也就凑合着养了。
  法斯特的脸沉了下来,目光渐冷。
  “他还真敢这么做。”
  法斯特的语气淡的几乎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但苏邢就是知道,她那个喜当爹要倒大霉了。
  “骑士长大人,我“父亲”只是不喜欢我……试问哪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女儿不是亲生的呢。”
  苏邢小白莲附体,委委屈屈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生怜惜。
  法斯特也确实动了那份怜惜之心,温声安慰她:“其实,我这次来是受了大祭司的命令,他是你的外祖父,有心想拉你一把,只要你能成为侍神者,就可以留在帝都生活。”
  苏邢喜出望外,漆黑明亮的眼睛里仿佛载满了星辰,闪闪发光。
  “真的吗?我可以成为侍神者留在帝都?”
  法斯特被她殷殷期盼的目光看的表情一怔,良久才移开视线,轻咳了一声,道:“当然可以,你的母亲曾经也是侍神者。”
  咦?这和兰伯特说的不一样,他们的母亲不是黑巫师吗?
  “我母亲是侍神者?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件事啊。”
  苏邢吃惊地说。
  “很正常,因为你的母亲上任三天就嫁给了你的父亲,哦,不好意思,我说的是克里斯蒂安伯爵。”
  法斯特的话把苏邢彻底搞糊涂了。
  “母亲那么喜欢父亲啊,连侍神者都可以放弃不做。”
  苏邢惋惜长叹,法斯特却言语轻淡道:“你母亲不可能喜欢克里斯蒂安伯爵,那时候克里斯蒂安伯爵花名在外,他是用了一些手段逼迫你母亲下嫁给他。”
  苏邢对这位素未蒙面的母亲是好奇地不得了,既做了侍神者为什么还要背叛光明选择与黑暗为伍呢?
  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骑士长大人,您知道我母亲现在人在哪吗?”
  苏邢想见一见她,总觉得她和她体内的黑暗力量有密切的关联。
  “抱歉,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就连大祭司也占卜不到她的踪迹。”
  法斯特不想往她的伤口上撒盐,但有些事还是得告诉她:“等你去了帝都,千万不许再提你的母亲,特别是在大祭司面前,你母亲的名字是一个禁忌。”
  苏邢现在才发现在苏西的记忆里竟然只字未提母亲的名字,就好像被人刻意抹去了记忆,她只知道母亲婚前是姓塞西尔,至于叫什么,她一点也想不起来。
  “为什么?大祭司不是最宠爱母亲吗?”
  苏邢忍不住追问。
  法斯特豁然起身,主动结束这次的谈话。
  “时间不早了,你想知道的考核流程,明天我再告诉你。”
  法斯特刻意不谈,苏邢心下多了一分了然。
  大祭司十有八九是知道母亲成为了黑巫师,所以不想再听到她的名字。
  那为什么还要派骑士长来接他们呢。
  苏邢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她的外祖父是不想她和兰伯特像母亲那样背叛信仰。
  好的苗子就该在光明下茁壮成长,而不是经过黑暗的洗礼成为路西法的奴隶。
  大祭司希望他们能接受侍神者考核,一来填补母亲未完成的信仰,二来也是一种试探。
  天哪,他是想知道他们心中真正的信仰!
  如果他察觉出她和兰伯特永远无法信仰光明,那他们这一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苏邢理清大祭司的用意,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她现在能依靠的只有骑士长了。
  “恩,骑士长大人也早点休息,我回房了。”
  苏邢起身时故意不小心绊了一脚,整个人往骑士长的怀里摔去。
  法斯特下意识环抱住她的腰身,动作流畅自然的就像做过无数次一样,熟稔的不可思议。
  “你没事吧?”
  法斯特低头看她,眼神专注且温柔。
  苏邢又像看到了江流,小猫似的蹭了蹭他的胸膛。
  “抱歉,我好像扭到脚了。”
  第四百一十四章帝都——帕拉蒂夫城
  骑士长和江流还是不同的。
  苏邢说她脚扭到了,要是江流早就低下腰给她看伤了,而骑士长顶多她扶到门口,让她找个家庭医生过来看看,便把门一关,自顾自睡觉去了。
  苏邢备受挫折,等回到休息处,她一定要好好地向江流诉苦。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有女仆上门为她梳妆打扮。
  年轻继母给她准备好了光鲜亮丽的裙装,那都是时下流行的款式,和她衣柜里那些灰扑扑的裙子有着天壤之别。
  苏邢穿戴好一切,往梳妆镜前一站,差点没认出自己来。
  黑直长的头发用粉色发带编出了两股小辫子荡在胸口,发尾处还打了两个小小的蝴蝶结;她的眉毛修整出了弯弯的弧度,随着额前垂下来的细碎刘海而显得隐隐约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