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萍-宗熙一身冷汗。 裴老爷子也震惊了。 这小女孩是谁? 几个小子怕他对孩子们下手,所以平时不会让-组组-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宗熙一身冷汗。 裴老爷子也震惊了。 这小女孩是谁? 几个小子怕他对孩子们下手,所以平时不会让
作者:组组      更新:2023-01-16 21:44      字数:4155
  王应晨的办公室里有一个书吧,放有很多书。
  萍萍开始放过自己,把小葫芦丢给家里保姆看着,跟他在这看了一个下午的书。
  晚上一起去幼稚园接糖糖和晟晟回家。
  “应晨,你们四个里面,我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萍萍坐在王应晨的副驾驶座上,看着他年轻帅气的侧脸,对他说。
  “这是怎么了?说什么傻话,”王应晨侧脸看着她笑笑,伸手摸着她放在大腿上的手。
  “瀚文都有两个孩子了,我们俩却没有一儿半女,”萍萍垂眸看着自己的大肚子。
  “别这么说,裴瀚文那是情况特殊……我从小是在国外长大的,对于血统这些看得很淡……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都喜欢……哪天你跟他们翻脸了,或者孩子们长大了都有自己的小家庭了,那我们俩就抛下一切,去周游世界……”男人安抚她。
  现在谁不知道——大哥早已“宣示主权”了,糖糖是他的女儿,裴瀚文这个父亲到不到场都无所谓。
  事实上,他从来没有觉得萍萍对不起自己。
  跟她在一起生活,真的好热闹。
  他乐在其中。
  其实,他还没有想好关于要孩子的事情。
  萍萍实在要是有了他的孩子,他肯定要。
  要是还没有,他真的也不急。
  顺其自然吧。
  现在看着大哥和宗熙管教晟晟,他都觉得头晕。
  孩子的压力太大了。
  王家跟宗家情况差不多。孩子都是要继承偌大的家业,所以从小就要精心培养。
  现在,他看着别人的孩子觉得好玩。
  真要到自己的孩子了,那就没这么轻松了。
  他还是想跟萍萍多过几年“二人世界”。
  王应晨跟萍萍年龄相仿,有很多共同话题,很快就把她哄到其他话题上了。
  接了两个孩子,回到宗家。跟小葫芦一起吃饭,只有他们五个人。
  宗熙出差了,大哥有应酬不回来吃饭,莫珩林今晚要加班赶材料不过来了,裴瀚文今晚要在指挥中心通宵远程指挥一个任务。
  只有萍萍和王应晨,是这个世界上最闲的人……
  王应晨本来想留下来跟她睡,却争不过糖糖。于是默默地回了自己家。
  夜已深,糖糖帮着妈咪把两个弟弟哄睡着。
  晟晟和小葫芦两兄弟,一大一小躺在哥哥晟晟房间里的床上,睡得像两头小猪一样。
  萍萍交代了守夜的两个保姆看着他们俩。
  安顿好两个弟弟之后,穿着可爱的亲子母女睡衣的两母女,上楼到糖糖的房间。
  萍萍睡在糖糖的公主床上,搂着女儿,翻着童话书,给她讲童话故事——用的是法语。
  现在糖糖开始学第三种语言——法语。所以萍萍现在给她讲睡前故事,都要用法语来说。
  生了几个孩子后,她的外语水平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她一个法律专业的高材生,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外语专业的高材生。
  就是因为,宗熙和大哥都会给孩子们用除了中文和英文之外的语言讲故事和对话。
  前段时间,糖糖问她能不能跟她练习下法语对话。
  她一脸讪讪的,告诉糖糖自己不会法语。
  大哥看她的眼神马上就变了,仿佛在看一个白痴。那眼神似乎在说——你这种水平也配教养孩子。
  于是,第二天开始,她开始埋头钻研法语,也开始做好自学几个国家语言的准备。
  学习对她来说不是难事。所以她现在已经达到了法语的幼稚园水平——可以用简单的法语跟糖糖对话,给她念童话故事了。
  萍萍心态很好。她觉得能学习挺好的,知识的力量是伟大的。在教养孩子的时候,能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可以去改进。
  而且,陪着孩子一起成长,一起进步,一起经历。这种感觉挺好的。
  反正,她现在也没有工作,博士也毕业了。多学习一些技能傍身,准没错。
  万一哪天四个男人都跟她拜拜了,她除了当律师还能做翻译,挺好的!
  几个男人看到萍萍努力学习几国语言,觉得很感动。
  他们并不知道,萍萍把这当做是她的一个职业规划了。所以对待学习各国语言这一点,无比认真!
  其实,萍萍觉得汗颜。
  太难了,现在的父母。
  糖糖和晟晟的幼稚园,隔三差五就布置一些奇奇怪怪的手工作业。美其名曰为“提高孩子的动手能力,增强亲子关系”。
  比如——
  今天让你交一座用豆子贴成的房子上来……
  (萍萍的内心戏:老师,你是不是以为我是艺术家?!)
  明天让你交一个变废为宝的废物利用小发明……
  (萍萍的内心戏:老师,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发明家?!)
  后天让你交一个拼成一幅画的水果雕花……
  (萍萍的内心戏:老师,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厨神?!)
  这些手工作业还不能应付过去。因为其他小朋友交给老师的,看着都是工艺品级别的。要是他们家孩子交上去的太差,孩子会觉得没面子。
  萍萍在幼稚园看到其他孩子的作品,觉得很懵逼。这些真的都是孩子们做的吗?怎么看起来就像是外面买的……
  她觉得最疯的就是——他们家孩子那么多!
  现在家里有两个孩子在上幼稚园,就是糖糖和晟晟。小葫芦也快了,而且她肚子里还有一个……
  要做的手工作业可是别人的N倍!
  而且,家里的男人,都是大忙人。纵使他们平时多么宠爱孩子们,多么关注孩子们的成长,也真的没这种闲情雅致,在加班应酬一天回来,还做这些幼稚园手工作业。
  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到了萍萍这个无业游民的头上。忙不过来的时候,王应晨也会帮忙一起做。
  她现在的工作——除了是个母亲,还是一个幼稚园手工师!
  萍萍也不会让家里佣人来做,都是手把手带着孩子一起做,让孩子参与其中……
  萍萍一边走神回忆起过去那些“坑妈”的幼稚园手工作业,一边用还算流利的法语给糖糖把童话故事讲完了。
  “讲完了,睡觉吧!晚安,宝贝,”萍萍掖了掖糖糖的被子,哄她快点睡。
  这时,糖糖的房间门响起了敲门声。
  第189章大哥病了
  本来安静下来快睡着的糖糖听到敲门声,眼睛立刻又圆成了个咕噜,闪闪发亮,“爸爸!是爸爸回来了!”
  听到屋内的小女孩喊声,知道她还没睡,屋外的人直接开门了,“糖糖你怎么没睡觉?”
  “爸爸!你回来啦?!”糖糖立马从床上跳起来手舞足蹈。
  却没想到,唐萍萍也在屋里。
  喝了酒的宗政,就这样看到两母女穿着一模一样的睡衣一起躺在床上,愣了半晌。
  有点尴尬。
  宗政甩了甩越来越重的头,对糖糖笑了笑,“糖糖,早点睡,晚安!”
  然后把门关上了。
  糖糖一个晚上没见爸爸,可不能放过。立刻跳下床,一边尖叫着追出去,“爸爸……”
  糖糖出去了,萍萍无语,自己躺在糖糖的床上,看着这间非常梦幻的房间。
  整个房间的装修以粉白色为主,欧式公主房。
  所有的家具都是欧式白色的,小梳妆台、小书桌都是……
  还挂有很夸张的欧式床幔……
  就连壁纸都是粉红暗金线的……
  这间房原来是空的,本来按照规划,是留给大哥的孩子住的。后来大哥直接装修给了糖糖住。
  装修设计稿大哥看了很久,修改了很多版,他才满意。
  大哥对糖糖,是真的视若己出……
  另一边,糖糖追去了宗政房间里。
  宗政喝了酒,要去洗澡了,糖糖又赖着不走。
  可是唐萍萍穿着睡衣睡在隔壁糖糖房间,宗政不好意思再去开糖糖房间的门,于是只能放任糖糖在他房间里玩,自己先去洗澡了。
  宗政洗完澡出来,发现糖糖还在他房间四处转。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套过家家玩的塑料“医药箱”,脖子上挂了一个“听诊器”。
  但是他现在感觉身体很不适,浑身发烫,头很重。所以没心思陪糖糖玩,“糖糖,已经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爸爸,你干嘛脸红红的,不
  舒服吗?我来帮你看病……”糖糖很敬业地爬上床,坐在躺着的宗政旁边的空位上,打开“医药箱”,把里面的塑料“医疗用品”一一摆了出来。
  宗政今天身体不适,有点发烧,晚上还有个推不掉的应酬。他真的昏昏沉沉,没有任何精力应付糖糖了,“你快点回去妈咪那边睡觉。”
  糖糖不听。拿着塑料玩具“听诊器”,贴着宗政的胸膛,“爸爸,你哪里不舒服?快点告诉我!”
  “爸爸发烧了,现在好想睡觉,所以糖糖快点回去睡觉,这样爸爸也能睡觉了,”宗政闭上眼睛,索性不理她了。
  “真的吗?爸爸你发烧了?”糖糖连忙伸出自己的小手摸了摸宗政的额头,“果然很烫!怎么办?我治不了……”
  糖糖愣住了,这个病她治不了!
  怎么办?
  对了!找妈咪!
  平时她发烧都是妈咪照顾她的!
  妈咪能治好她,一定也能治好爸爸!
  于是糖糖二话不说,火速收拾好了她的“医药箱”,捡起东西跳下床跑了出去。
  “砰”的一声,宗政的房间门关上了。
  终于不用应付这个小家伙了。
  宗政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睡觉了。
  他感觉很难受。
  “妈咪!救命!爸爸生病了……你快点去看看!”糖糖冲进自己房间。
  “怎么了?”萍萍支起身来。
  “爸爸发烧了,烫烫的,你快点去,”糖糖拉着萍萍的手,让她起来。
  大哥发烧了?
  那她要叫家庭医生来看下吗?
  可是大哥没发话……
  而且这些年,大哥有什么头疼脑热的,她都管不着……
  “妈咪,快点!爸爸很不舒服!”糖糖继续摇萍萍的手。
  最后,萍萍被糖糖硬拉着走到宗政的房间门口。
  萍萍却不敢进去。
  她从来没有进过大哥的房间。
  就算出差时跟大哥同床共枕,在家里也没有两个人待在一个卧室过。
  萍萍想了想,低下头跟糖糖说,“糖糖,你先回去睡觉,等下我看完爸爸了,就回来陪糖糖睡觉好不好?”
  “嗯,”糖糖想了想,把爸爸交给妈咪,就可以放下心来了。于是松开了妈咪的手,小跑回自己房间了。
  爸爸生病了,妈咪要照顾他,自己可不能添乱……
  萍萍敲了敲大哥的房间门,里面没有声音。她开门进去了。
  门没有上锁。
  毕竟大哥的房间,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完全没有锁门的必要。
  平时,每天佣人们都固定在上午十点进来大哥的卧室打扫卫生。然后再去隔壁打扫大哥的书房。
  当然,这一切都在管家的监督下进行。毕竟大哥的地盘,各种文件资料都很重要,不容有失。
  除此之外,只有糖糖和孩子们可以随便出入,没人阻拦。
  屋里很昏暗,只有床头的台灯亮着。
  萍萍悬着一颗心,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大哥躺在床上,已经迷迷糊糊的状态了,似乎也没有发现她进来。
  萍萍鼓起勇气,伸手摸了摸大哥的额头——
  果然很烫。
  “大哥,你发烧了,我打电话让林医生来一趟吧!”萍萍问他。
  “……不用……我没事……躺一晚就好……”大哥一副很难受的样子,闭着眼睛摇摇头。
  萍萍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想了想,拿出睡衣口袋里的手机,给宗熙打了电话。
  宗熙很快接了电话,“萍萍,怎么了?”
  刚才他们还在微信聊天,发给她的信息已经几分钟没回复。他正想发第二条信息,她电话就来了。
  “宗熙,刚才糖糖跑出来告诉我,大哥发烧了,我进去看了下,确实是,可是大哥不让叫医生,怎么办啊?”萍萍问他。
  “一点小发烧不要紧的,”宗熙嗤之以鼻。
  他们宗家的男人,基本没有因为感冒发烧这种小事叫医生上门。
  平时家庭医生主要是来给萍萍和几个孩子看些头疼脑热的。
  “大哥还喝了酒,状态很不好,”萍萍还是如实汇报了。
  “那你去给他找点水、退烧药和湿毛巾,我不在家,麻烦你多照顾下大哥了……”宗熙在电话那头说。
  “哦……”萍萍点点头,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家里的佣人都已经睡觉了。她要找人帮忙,就得把大家叫醒。太麻烦了。
  于是,她自己出去去找了药箱,又走回了大哥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