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魔族暴君强娶之后-分卷阅读89-芒果西米露-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89
作者:芒果西米露      更新:2023-01-16 21:43      字数:2160
  “我会一直爱你,至死不渝。”
  番外:唐止与畜生
  力量全数回到身体后,封时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唐止,以前他还对自己身上那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感到疑惑,但自从知道这原本就是属于他给予天地规则的能量加上记忆全部回来后,收拾一个普通的魔只需要动动手指而已。
  唐止站在封时面前,望着被封时宛如拎着一根葱拎出来的魔兽,心中不知作何感想,只觉得浑身一轻,脑海里再也没有那些浑浊粘稠的想法,也没有随时随地都会被动的心悸。
  那个魔本体挺丑的,皱巴巴的一坨,浑身都是紫色的尖刺,头上一个黑色的角,状似犀牛却又没有那么强壮,但凡本体和饕餮一样威猛霸气,或者和恐龙一样高大,也不至于让唐止如此嫌弃。
  不过他的人形还是很好看的,五官俊美,带着浓厚的邪气,额角坠着的黑发或多或少的减少了眉眼中的邪念,导致唐止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被他的外表所蒙蔽。
  谁都不知道,其实他被抓了三次,不过第一次被差点在夜晚被抓的时候侥幸逃脱。
  那时候他还身为将领,周围都有很多人盯着,即使是他,也露出了马脚。
  这一切都让国安局注意到了。
  第二次,老陶联合国安激进派,为了获得那个魔的支持,假意与季胜寒合作抓魔,背地里,却为了获得那个魔的帮助而把自己送给了这个魔。
  地下室的七天,那儿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腐朽的气味。
  但他却被关在那里七天七夜才被季胜寒救出来。
  肺腑尽数被魔气侵蚀,像个废人。
  那时候他就知道国安有内鬼,于是被调任到国安局也毫无异议。
  这些都是在之后调查出来的。
  从他看见老陶在偷偷调查季胜寒和封时开始,他就提醒过季胜寒。
  季胜寒也提醒过封时,不要再任何人面前暴露自己的任何能力。
  但封时没听,他暴露了自己能力,于是他借助国安局卖出去的所有东西都被彻底调换。
  再后来妖族的加入让他彻底放弃了报仇的机会,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开始对这个世界感到厌烦疲倦,一闭上眼就是自己晕过去之前喝下的那杯水。
  所幸封时给的东西很催眠,他也能好好的入睡,虽然对生活失去了所有的乐趣,但也能麻木的蹉跎岁月。
  直到那个魔逃出来。
  他在睡梦中坠入云端入云端,那种感觉让他爽快,身为一个男人,所有的冒犯不敬,所有的尊严在这一刻仿佛尽数倾塌了般,他觉得脑海里一阵舒适,所有的情绪瞬间放空,什么事情都不用去想。
  他的所有情绪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他的身体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甚至拥有了法力,从一个被抛弃的废人变成无往不利的魔族,他藏在骨子里的杀戮嗜血在魔族得到了完整的释放。
  所以他没有让封时杀了那个魔,而是让封时给自己一根绳,套着这个魔的脖子,像是束缚者一条狗一样,吸取着这个魔的法力为自己所用。
  唐止躺在洞穴里,他手微微一动,面容毫无攻击性的甚至还略显乖巧的魔族被动地朝着唐止走过来,他讨好的亲了亲唐止的耳朵,被唐止用力扇了一巴掌。
  “我让你碰我了吗?”唐止怒道,他擦了擦耳朵:“果然是个畜生!”
  魔兽并不感觉到疼痛,他甚至不知道这种极具侮辱性的行为意味着什么。
  “你叫什么?”唐止开口问道。
  魔兽不懂,在漫长的化为人形的时光中,他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字词。
  他瞧见唐止伸出的指尖,又伸手包住唐止的手,手掌温暖宽大,带着薄茧。
  “果然只是个畜生。”唐止不屑道。
  他命令道:“去找吃的。”
  周围的低等魔族都伺机而动,准备去给主人寻找食物,却见唐止手指微微一动:“都别动,让它去,以后,他负责找你们每个魔的食物。”
  魔族应声趴下,小心翼翼地看着站在唐止身边那个强大到让他们一动都不敢动的魔族。
  那魔族和唐止呆的久了,倒是能听懂吃,他似乎是知道唐止饿了,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带进来一头货车那般大小的羊,以手如刀,刀风整齐地割下了血淋淋的最嫩的羊腿肉,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唐止。
  唐止嗤笑一声:“去洗干净,我不想看到任何一滴血渍,否则我不吃。”
  那魔族见唐止说了不吃二字,不知道他前半句什么意思,挠了挠头,一个在人界待过的中级魔族实在看不下去了,用魔语给魔族解释了半天。
  那魔族倾身听了半天,而后对着那个中级魔族说了什么,便飞身出去了。
  “他说什么?”
  那名中级恶魔翻译道:“他说他叫翎修”
  “翎修”唐止低低地一笑:“畜生不值得我唤他的名字。”
  翎修这时候走了进来,那块羊腿被他洗的干干净净,滴下的水滴都无比的澄澈,他把羊腿送到唐止面前。
  唐止勾唇:“其它的你们吃吧。”
  他本意是想让翎修和他们一起吃,但是没想到翎修低低一吼,仿佛从灵魂上就震慑了自己的那群小弟,他们慌不择路的就逃了出去。
  唐止被他们落荒而逃的身影给逗的一乐。
  同时又意识到,自己的那群小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个畜生才跟着自己。
  不过现今这个畜生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自己将手中的线弄断,这个畜生就会没命,四舍五入,这些小弟也是他的小弟。
  所幸那个会翻译的中等魔族被翎修批准留在洞穴里。
  翎修吐出一串魔语,声音好听极了。
  “他说,您能不能叫一声他的名字,求您。”
  “畜生。”他薄唇轻启,声音微冷。
  “以后你没有名字,就叫畜生。”
  “现在生火,将这羊腿烤了,其它的羊肉带出去,别弄脏了我的洞穴,记得打扫干净。”他背过身躺下,床上铺着厚厚的一层厚厚的波斯羊绒毯,还有温暖的,毫无重量的鹅毛被。
  中等妖魔心惊胆战地全部翻译出来,翎修却毫不生气,甚至满心欢喜的在洞穴里升起火堆,而后坐在地上看着躺倒的唐止。
  唐止睡在被窝中,身体悄然的发生了变化,仿佛有些奇怪的感觉,他是个男人,自然知道前些日子那畜生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不可能一夕之间就消失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