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替身的白日梦-分卷阅读124-顾青词-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124
作者:顾青词      更新:2023-01-16 21:41      字数:2021
  ”
  “真巧,我也是这系的。”那男生热情的说道,“我带你去报道吧?”
  每年的迎新都会有很多学长学姐自的当志愿者,颜随原正愁没人指路,这就有热心学长帮忙,他连忙感谢,拉着简黎一起走。他的行李也算多,一人拎一就没了。
  学校非常大,光是宿舍楼区就要走上十几分钟,颜随原的宿舍还在最里面,三人走在阳光下并行,学长热情又阳光,一路上都在给他们讲解着校内的事情,颜随原听得入了迷。
  把他送到宿舍后,学长还要了颜随原的微信,说是怕他熟悉环境,可以随时叫他来帮忙,然后又说晚上的迎新晚会他会来带他一起去参加,说了很久的话才起身离开。
  简黎抱胸在宿舍桌前看着他俩,眼镜后的眸中流露出些许了然,等热情学长走后,他才缓缓地开口:“颜先生,你的婚戒呢?”
  “我给拿下来了。”颜随原低头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痕,有些好意思:“怕上学后引起同学们的围观,别人都是来上学的,就我一结了婚,且年纪还大。”
  简黎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我听说c大的校风很开放,别说结婚,就是生完孩子都有返回来继续读书的,这并没有什么可难堪的。”
  “何况,你可是和我们老板结婚了,他要是知道你戴戒指,怕是又要闹事。”
  颜随原本意当然是承认自己结婚,就是怕别人多问,可简黎说得很有道理,他了又把藏在行李箱的戒指盒拿了出来,“我这就戴上。”
  简黎见他走哪都带着戒指,又笑道:“你怎么还真的替身带?”
  “这可是大钻戒呢,当然要好好保管。”颜随原嘀咕着。
  很快他的室友们陆陆续续都到了,总共四人,天南地北都有,都是挺好相处的人,没什么刺头。作为一合格的特助,简黎很快就把其余几人的底子摸得一清二楚,把来前老板交代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到位。
  毕竟老板亲口说的,决让“夫人”进入大学后有机会遇上心怀轨的人,一旦有苗头,掐也要掐死。
  他甚至可以预见,今晚那毛头子见到颜随原手上的婚戒,怕是心都碎了。
  简黎把人送到安顿好,又带着宿舍的几人一起吃了午饭放心离开,临行前还说晚上会有车来接他回家。
  等他离开,室友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学生,至多也就是康,谁也没见开学报到带着助理来帮忙,晚上还有车来接的富家大少爷,纷纷对他肃然起敬,生怕得罪了颜随原。
  颜随原很尴尬,几次张口解释,最后还是坦白了:“其实是……我就……他是我先生的私人助理,我、我结婚了。”
  他说完所有的话,就在几位室友震撼他们全家的目光下低了头。
  室友们懵逼完了,也没对此多说什么,这到底是人家的私事,再说长那么好看,结婚早也正常,这年头什么世面没见,只要人品好,大家还是好朋友。
  室友们没有多说一句,颜随原放下心,晚上跟着他们一起高高兴兴去参加晚会,刚下楼就看到白天见到的那位热心学长。
  学长换了身衣服对着他们招手,看样子等了有一会了,颜随原和室友们走到他身边,几人跟在学长身边走,一路上有说有笑的,颜随原跟他们在一起,真的有种感染了的错觉,仿佛自己也跟着年轻了好几岁。
  虽然他本来也算很大。
  学长边走边给他们讲笑话,经意瞥见颜随原无名指上的戒指,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你怎么戴戒指了?”
  “哎呀,我们颜结婚了嘛!”其中一室友笑嘻嘻的说,“听说他家先生很厉害。”
  学长那张帅脸上立刻出现裂缝,整人跟雷劈一般摇摇欲坠,仿佛接受这事实,他求证般的看向颜随原,像是要他亲口证实这件事到底是是真的。
  “是真的,
  我结婚了。”颜随原轻咳一声,大概有点懂了为什么简黎让自己戴戒指的原因,他又是傻子,难道现在还看出这位热心学长的心思?
  学长可置信,忍住脱口出:“你居然英年早婚!!???”
  “噗!”颜随原实在没憋住笑出声,“英年早婚?”
  “哈哈哈哈哈……”
  他根本知道学长这都哪里弄出来的词,仔细其实还挺合适,二十一岁就结婚,算起来他可就是英年早婚吗?
  室友们同情的看了一眼还没开始就失恋的可怜学长,他们刚才也是这么震惊的,谁到这么年轻的人竟然结了婚,什么心思都该收收了。
  迎新晚会一般就那几花样,颜随原却看得很开心,根本管坐在身边的学长要死要活,只顾盯着台下看。卓阳冰给他了信息,让他散场后到楼下去,他已经到了。
  于是等到晚会一结束,颜随原带头在前头跑,心情快乐的飞起来。
  晚上的高校一样生机勃勃,路两边都是昏黄路灯,卓阳冰双手抱臂倚在宿舍楼下的路灯旁,眉目低垂像是在思量着什么。他的皮囊在路灯下看着实在太英俊,所以时时地会有孩子上前去问一两句,却都他生硬的态度弄得尴尬离去。
  颜随原从远处跑来,他听着脚步声抬头,看到他的那一刹那,眉间的疏冷才烟消云散,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双手张开把他环到身前,亲昵的凑去亲了一口:“结束了?”
  “嗯。”颜随原习惯了他这样,老实的回道:“我们回家吗?”
  “当然回家,难道我还真的让你睡宿舍?”卓阳冰拦着他的腰往回走,一边耐心问道:“今天报道顺利吗?”
  两人边聊边往走,室友们停驻在楼下看着他俩远去的背影,互相看了看,都有些确定。
  “刚才那人,是是老出现在报纸杂志里?”
  “好像是啊……”
  “颜他老攻这么牛逼的吗?”
  “怪得学长输那么惨,亏。”
  几人在楼下窃窃私语,根本管身后几步远死心跟来一探究竟的学长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