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远(H)-分卷阅读19-一粒儿-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19
作者:一粒儿      更新:2022-11-20 21:05      字数:2490
  谁?宝贝儿,你真是讨打了啊。”
  余远略崩溃的一手捂脸,他直觉现在不能开门,可觉得不开门的后果会更加严重,一听郑戎的语气就觉得不太美妙。
  “你来干嘛?”余远黑着脸,明显底气不足:“现在下班时间,公事免谈。”
  郑戎不耐的啧了一声:“开门。”
  余远心里一阵哎呦,手抬起又放下,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你要干嘛?不带以多欺少的啊……”
  郑戎眼神暗沉,轻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开门。”
  完了完了……再不开指不定他就要破门而入了。
  余远苦着脸,说真的他逃婚外加整蛊郑戎的时候一点没考虑到后续发展问题,他简直作死的给自己未来添堵,自寻死路估计就是这么用的,何况谁想到远在Y国的总裁咋说来就来国内了啊。
  咔嚓一声响,门从里面被打开,余远端着略尴尬的笑脸站在门口,就看到面色不善的郑戎直接走了进来,幸好他身后的几个人没进来。
  余远关了门,还没转过身就被人从后面抱起,顿时整个人腾空,两脚离地。
  余远受惊,慌忙的拍着腰上的手:“喂喂干嘛,放我下来!”
  郑戎毫不理会,直接把人夹在臂弯下,另一只手拖了余远的裤子,白嫩的屁股立即裸露在外,他抚摸了两下,沉着声问道:“不想给我开门?”
  余远赶紧否认:“没有没有,我一开始不知道是你啊。”
  啪!
  郑戎不客气的抬手在白皙的屁股上打了一下,余远疼的吸了口气。
  郑戎继续笑着问:“敢逃婚?是不是?”
  余远忙摇头:“这、这个真不是故意的,公司叫我提前回来,你先放我下来听我解释。”
  啪啪!
  余远屁股又挨了两下,白嫩的肌肤上已经泛起了红色,郑戎仍然没有放过他,继续问道:“还敢录音骗我?嗯?”
  说道这个,余远干笑了两下,忍着屁股疼,干脆不要脸的撒起娇来,他摇摇屁股,可怜兮兮的说道:“老公别打了行不行,我疼。”
  啪啪啪!
  又是不留情的三下,余远疼的叫了出来。
  郑戎不为所动:“我就是因为心疼你才会被骗,宝贝儿,你可真是让我不省心啊,你说说,这事咱们得怎么了呢?”
  余远憋红了脸,眼看着说也不管用撒娇也不管用,他直接破罐子破摔,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是想逃婚就是想骗你玩怎么了?谁要结婚啊,老子还没玩够呢!”
  郑戎眼神沉下,他摸着余远的屁股,突然毫无征兆的将三根手指插进了骚穴!
  “啊啊啊疼”
  余远惊叫出声,他没想到郑戎会直接插进来,还处于干涩状态的小穴被突然进入真的不是什么美妙的滋味。
  “疼了?还有更疼的,今天我会争取把你玩坏了,宝贝儿。”
  第26章番外:逃婚惩罚2
  余远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也会被人在自家干趴下。
  并且郑戎这次再也没有心慈手软,他知道如果不给余远点教训,他那性格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有错,指不定哪天余远就真干出打野食的事来。
  奔着卧室,郑戎不客气的把余远扔到床上,他一边扯掉自己的衣服,一边面色不善挂着阴笑的说道:“不干死你,你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余远没工夫搭理他,他正着急忙慌的要把裤子提上,以防万一屁股真开花。
  郑戎当然不能让他得逞,啪的一巴掌又拍上了余远泛红的屁股,顿时疼的余远叫出声,整个人都迟缓了三秒。
  而这短短三秒,已经让郑戎做好了发射瞄准,他趁着余远没回神的一刹那,挺起腰杆,长枪直入!
  “啊啊啊嗷、疼!啊呀别、你滚出去”
  余远后面被突然进入,瞬间疼的飙泪,肠子都要被穴里的硬棒扯坏了,气得直接骂了出来。
  郑戎不动声色,只是脸色更不好看了,笑意简直阴森恐怖,他毫不退让的竟然就前后挺腰在余远的穴内干了起来,尽管穴内干涩难捅,郑戎还是硬生生挤进去再拔出来,然后重复着活塞运动,这一点前戏没有,也一点撩拨情欲的节奏没有,如此生硬的操干一时让两人都不是那么舒服。
  “你不是没玩够吗,想发骚吗?”
  “啊啊、拔出去啊你哈啊啊你疯了、疼唔啊”
  余远越是叫唤,郑戎的速度越是快,他抽抽插插数十下,要是放在以前,余远早就骚穴淫水横流,而且满屋的淫叫,扭着屁股的求干了,哪像现在这样,屁股红彤彤,骚穴干巴巴,前面的肉棒也只是半勃起状态,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郑戎一边不停的操干,一边俯下身,趴在余远的耳边说道:“怎么,平时不是骚的厉害吗,今天怎么萎了,嗯?小骚货?”
  余远喘着气,回头瞪了他一眼:“有本事你让我捅你啊!看你还敢嘲讽我吗,我就是呀啊别、别碰那哈啊啊啊轻点、不行了呀啊啊啊”
  郑戎的手伸到余远身下,精准的拿捏住了对方骚穴前的嫩核,手指来回拨弄揉捏,耳边尽是余远逐渐骚起来的叫声,连原本干涩的花穴都有些湿润起来。
  郑戎满意的勾起唇角:“你想捅我,我也没有你这么骚的穴啊,怎么样,舒服了吗?以后是想出去乱搞,还是想老实的待在我身边?”
  余远体内的快感潮水上涨般的快速升腾,他摇摇头,嘴上就是不服气的反驳着:“哈啊我才不要、结婚唔啊啊老子、就是要出去搞!嗯啊、你管我唔!啊啊啊啊啊不、轻点呀啊啊、放开哈啊啊啊啊啊”
  郑戎略是不快,手指一个用力,花核被他捏的变了形,余远完全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他前面的肉棒都因为花核的快感冒出了精液,骚穴内更是淫水不断,终于滋润的穴里郑戎的大鸡巴操干的越来越带劲,体内的鸡巴比一开始硬了不少也粗了不少,完全勃起的粗壮程度让余远被操的爽翻了天。
  余远脑袋里乱糟糟的,他一边爽着,又一边觉得要和郑戎斗争到底,况且这样一点前戏都没有的操干基本上等同于强奸,郑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强奸犯,还是入室强奸,简直没有人性啊,可余远更没人性啊,连这样的性爱他都被操的爽出骚水,一开始的疼痛被快感代替,完全抛到了脑后,爽的就差扭屁股了。
  但是郑戎明显不想轻易放过余远,他扯下领带,系在了余远就要喷射的肉棒前段,顿时肉棒被封锁住,余远难耐的扭动起身子,他伸手就要拽掉肉棒上束缚的东西,却没想到自己的两只手被郑戎反绑到身后,直接用衬衫的衣袖把手腕绑了起来。
  姿势被束缚,肉棒也被束缚,余远奋力的扭动着身体做抗争,他一边骂一边叫:“郑戎哈啊、混蛋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