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失策-分卷阅读39-豆荚张-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39
作者:豆荚张      更新:2022-11-20 21:04      字数:2489
  父女两人乘着夜色而行。
  十二点,康露洁在鎏金颐庭的家里睡着,二十岁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
  庄泽确认她已经安生,又换下刚回来时换的睡衣,穿戴整齐,连袖口也扯得毫无褶皱,不动声响地离开这这栋别墅,开康司祺的车,驶入更浓的夜里。
  他手边的杂物箱上放着一个薄薄的文件袋,里面是涂玉晴离职第二天晚上交给他的所有关于康司祺过去给小情儿们花钱的疑点,时间和表面用途都罗列得很清楚,涂玉晴也口述了自己的怀疑。这一切,他都已经牢牢记在了心里,不需要再看这份字面文件。
  这些年,康司祺对小情儿确实大方,小到一个小物件,大到房子,都送出去过。近段日子里,庄泽暗里托涂玉晴一一联系过他们确认安全,这些小年轻们都还算有良心,基本满口保证祸不会从自己的口出,唯独一个许意,联系不上。
  相比起其他人,康司祺对许意的物质给予不算丰厚,车子房子都没有。但康司祺送过他一副据说是宋朝的古字画,还曾被疑为可能是宋徽宗真迹。有谜团的古字画,比车子房子更有价值。
  可是,许意一个学电子科技的人,懂什么字画呢?
  那天,涂玉晴交待:“许意很会讨喜,最早是在一个酒宴上认识康总的,大概是两年多以前,那时候C市的反腐形势远没有现在这么紧张,夏厅还会出席一些场合,那天的酒宴他就去了,许意也不知怎么的,竟然跟他说上了话。可以说,康总那时候就注意过这个小男孩儿。后来过了两年,康总换来换去的,总算换到他头上,他们俩这就好了挺长一阵子,直到这小孩儿有点娇纵,冒犯了尤总。”
  庄泽:“怎么冒犯的?”
  涂玉晴将那天的事情描述了一番,特别指出了雍正年间那粉彩大花瓶被打碎的事儿,佐证自己找到的疑点一个连放在眼前的古董大花瓶都不爱护的认,怎么会爱护一副字画?
  庄泽对她的强调不置可否,又问:“他不知道康和尤梓沂的关系吗?”
  涂玉晴有点难以言表地扯了扯嘴角:“小宠物……怎么有资格知道主人的正经感情生活呢?”
  倒是实话。庄泽暗里认可,表面没说什么。
  涂玉晴看不出他的态度,继续说自己的观点:“许意被宠坏了的,性格傲气,很容易唯我独尊,突然知道康总居然和尤总有关系,挺受刺激的,而且当天不就分手了吗,说不好他揣了什么心态离开的。”
  也就是说,是个危险人物。
  而这个危险人物,涂玉晴去联系了好几次,那边不是不接电话就是直接关机。涂玉晴便上门去,去了两次,对方均不在家。没办法,她只好把情况告诉庄泽。庄泽亲自打电话,那一回通是通了,然而庄泽刚自报家门,那边却只甩了句恶狠狠的“哼”,就挂了。
  此后,电话再没有打通过。
  今天,夜深至此,庄泽总有一种静不下来的忐忑,心跳得神经都有些发麻。几乎不用思考,直觉便投在了许意这里。他确定,如果这次康司祺二十四小时内不能回家,问题一定会出在这个小孩儿身上。
  深夜空旷马路上,他把车开得飞快,同时反复拨打许意那个永远打不通的手机号。
  不知道拨打了多少次,忽然有一次耳塞里没有传出“你所拨打的号码正……”的女声,响了两声之后,竟然被接通了。
  庄泽下意识张了张嘴,正要以最快的语速说明来意,就先听到了那边的声音手机像是放在一个逼仄的空间里,声音闷而遥远,隐隐听得出来那边有大肆翻找东西的声音,并不太真切。
  过了一会儿,有人道:“赵处,找不到。”
  女声显得胸有成足:“找不到就对了。”
  又有年轻的声音怒气冲冲地反驳:“你们大半夜跑到我家里乱搜,现在什么也找不到,你们要给我道歉!”
  “道歉?”女声可笑地发出一声冷哼,“找不到就更有问题了,金主送了你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不留着,弄哪儿去了?许先生,还是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慢慢聊吧。”
  庄泽听到这里,一切都明了,后背倏然发凉,脚下一踩油门,车速飙过了脚下道路的最高限速,一边听着那部偷偷接通的手机里的声音,一边心急火燎地往目的地赶去。
  十分钟后,他到达许意住的小区。
  迟了。
  不久前在演唱会上带走了康司祺的那辆车,刚刚从小区驶出来。
  庄泽紧急刹车,眼神骤然凝聚,盯住那辆车。并不明亮的路灯下,可以看到,那车的副驾座上正坐着那位刚正不阿的女处长,后排就看不清了;然而不用想也知道,许意就在车里面。
  庄泽将车停在暗处,看着那辆车开出小区,往右,转弯,上了马路。
  他耳塞里仍旧传出闷闷的声音,只听见那位女处长似乎是对电话里吩咐:“突破口马上带回来,过十二点了,正是审人的好时候,不要停,连夜审姓康的,过了三点再说。”
  此后,再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庄泽坐在车里,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仍旧凝眉静听。然而不久后,这通话突然断了,耳塞里终于只剩下嘟嘟的忙音,在寂静的夜里,简直敲打到人的心里去。
  本就危机四伏的堤岸,如今还被掏了个蚁穴。只希望,不要再下雨。
  不知在车里坐了多久,庄泽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重新启动这辆车。
  他看起来没什么表情,那张脸静穆得发冷,比任何时候都像颜料一层一层堆叠出来的油画。车开上道路,他望了一眼油表,眉头微蹙半分,便转了方向,往鎏金颐庭相反的方向而去,同时拨出了另一个号码。
  片刻,电话被接通,那头的涂玉晴诧异而不安,语带睡意:“庄老师?”
  庄泽淡淡地问:“我方便去你家里吗?”
  涂玉晴:“我,我家?我现在在父母家,在L市,你…...”
  “我就是要去你这个家。”庄泽轻轻吸入一口气,“我想见一见涂明朗。”
  第二十六章
  涂明朗,一根在C市和L市都盘踞多年的老油条。虽然能力显得平庸,没什么上进心,混到退休也就那样,但得益于他总是笑眯眯的脸与随和性格,政府单位混的这些年,倒一直拥有极好的人缘。
  在庄泽的印象中,那个男人很少生气,善于两碗水端平,放到社会交际的标准里,是个人才。无奈,他最后留给庄泽的是一个抛妻弃子的形象,伤害沉积进了潜意识,根本剔除不掉。正常情况下,遑论见面,对方的事情,他听也没兴趣听。
  凌晨两点半,庄泽按照涂玉晴给的地址找到L市内的家。
  是个老小区了,物业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