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血脉-第四章 原来如此-血珊瑚-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第四章 原来如此
作者:血珊瑚      更新:2022-07-12 21:22      字数:12015
  第四章 原来如此
  红色,一片血红。
  满眼看去全都是红色。
  这是一个红色的世界,一个像血一般的世界。无数和生命有关的奇异符号,悬浮在这个世界里面。
  一进入这里,利奇就感觉到非常难受。
  他连忙退了出来,静静坐在那里好半天,那种充斥胸膛的烦躁感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利奇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历史上的血色帝皇会被称为最暴虐的帝皇,为什么血色旌旗被称作为最残酷最野蛮的军队,所有的暴虐都来自于这里。
  看了看门口,确定没有人会进来,利奇再一次把头冠戴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立刻进入那血的世界,而是连上了苏珊那边。
  苏珊的世界是一片虚无,没有上下左右,也没有天空和地面,就像是身处于宇宙空间,却又没有那漫天的星辰。
  幸好只过了一会儿,苏珊的身影凭空冒了出来。
  “怎么了?你怎么想到联络我?我不是说过这很危险吗?”苏珊似乎有些不高兴,就像利奇不希望她暴露一样,她也不希望被世人所知,要不然等待她的很可能是被拆卸开来研究的命运。
  “我找到一个有趣的东西,十有八九是一部和你一样的智脑,不过它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连上它之后,就像是进入了一个血的世界,而且我没有看到和你一样的存在……”利奇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
  随着他的描述,四周渐渐浮现出和刚才一样的景象,这是苏珊直接从他的意识之中提取出来的影像。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再和那部智脑接触。”苏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难道那部智脑会伤害到我?你不是说过,像你这样的超级智脑,在制造出来的那一天,就被设置了不能伤害人类的规定吗?”利奇问道。
  当初苏珊曾经说过,太古时代的智脑总共分十二级,她属于第九级,从她这一级开始,智脑不但有了模拟智力,还有了模拟人格,和真正的人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
  正是因为太像人了,太古时代的人非常担心,这些超级智脑最终会产生野心,反叛人类,取人类而代之,所以他们在制造这一类智脑的时候,设置了很多规则,不能够伤害人类是最基本的规则。
  反倒是那些低级别的智脑没有类似的规则,就拿利奇一直在用的那两部智脑来说,其中的一部是为了军事目地而设计的,另外一部智脑更是直接参与到杀戮之中。
  “如果那部智脑还存在人格的话,我就不会说它有任何危险了。不能伤害人类的规定就是针对模拟人格而设置的,一旦像我们这样的超级智脑,有了伤害人类的企图,我们的模拟人格就会立刻被抹杀掉。那部智脑的模拟人格很可能已经消失了,但是它的情况很微妙,很可能在漫长的岁月中,又自己形成了意识。”苏珊解释道。
  “能说得明白一些吗?”利奇问道。
  “你可以认为那个智脑已经死了,尸体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蛆虫,新生的它没有太高的智力,完全凭本能活着。”苏珊这一次的解释足够恶心。
  不过利奇一想到刚才进入那片血色世界里面的感觉,对于这番恶心的解释,倒是颇为认同。
  “变成蛆虫之后,不能伤害人类的规定就失效了?”利奇想要再确认一下,说实话,他对于那个头冠所连接的超级智脑里面的太古科技,确实非常在意。
  “变成蛆虫之后,一切都凭借本能做出判断,它应该不会刻意伤害人,你如果想赌一把的话,我绝对不会阻止你,说不定你能够从中得到点什么,但是你别指望我帮你,在它的世界里面,它的力量最强,再说,我并不知道它的虚拟人格是怎么消失的?又是怎么产生新意识的?万一那是某种病毒在搞鬼,对于你来说,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致命的,我可不想变成那样。”
  苏珊不会撒谎,同样也不会妥协,所以她的话一说出口,利奇立刻就明白了,他不可能指望这个家伙的帮忙。
  “我想知道,最坏的情况下,我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利奇仍旧想搏一把。
  “你可能会变成白痴,就像你还是普通骑士的时候,挨了一下精神穿刺一样,或者,你的潜意识里面会被留下点东西,你会渐渐变得不正常……”苏珊一口气说了七八种可能性。
  利奇只感觉到毛骨悚然,他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
  苏珊突然又说道:“你最好别把低级别的智脑和那东西相连,如果那玩意儿真得有病毒的话,会感染那些低级别的智脑,如果让我知道你那样做的话,我会把你手里所有的智脑全都清理一遍,到时候,你的智脑不能够再用了,可别怪我。”
  这绝对不是威胁,超级智脑虽然拥有模拟人格,但是它们绝对不会理解,什么叫舍己为人,从本质上来说,她们是绝对自私的。
  利奇吓了一跳,他暗自庆幸,刚才一进去就退了出来,根本没时间用那两部智脑去分析那个血色的世界。
  不能和智脑相连,就算找到太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技术,也没有任何用处,他不可能用大脑去记忆,但是让他彻底放弃,他又不是很甘心。这简直就是站在宝库门口,朝着里面张望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拿。
  ……
  心中满是犹豫,利奇进退两难。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终于一狠心,关掉了战斗服上的那两部智脑,然后再一次将头冠戴在了脑袋上。
  几乎在一瞬间,他再一次进入了那个血的世界。
  知道这样做非常危险,利奇不敢浪费时间。刚才苏珊给了他一些指点,所以他现在知道,怎么才能够得到他需要的东西。
  这同样也是一个虚拟的意识空间,在这里心中所想,一切都会成真,区别只不过是控制能力的强弱罢了。
  如果那部超级智脑的虚拟人格仍旧存在的话,它就是这个空间的神,任何人进入这里想要听到看到什么,首先必须得到它的同意,但是现在,这个虚拟人格已经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一个只有原始本能,类似变形虫的低级意识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利奇才敢浑水摸鱼。
  知道时间紧迫,利奇事先就已经想好要些什么。
  他对太古时代的生命科技并不感兴趣,就算得到了,想要重现那些技术,也要花费大量的心血,更重要的是,生命科技离不开生物实验,到了后期更要在人体上进行试验。这是他绝对做不到的。
  他需要的是太古生命科技和当今文明的斗气功法相互融合的技术。
  曾经看到过苏珊关于历代圣皇的记忆,所以他知道,那几位圣皇所进行的研究,远比他们拿出来的东西要多得多,他本人也是一样,一直以来,他显露在世人眼前的技术,恐怕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大部分东西都被他隐藏了起来。所以他想要赌一把,看看血色帝皇是不是也这样?
  几乎在一瞬间,一个虚无缥缈的身影出现在了利奇的眼前,那是血色帝皇。
  这是利奇按照血色帝皇的肖像,投射到这片空间之中凝结而成的。
  那位被称作为有史以来仅次于初代圣皇的帝皇,和其他帝皇一样都有着自恋的特征,他的各种各样的肖像非常容易找到。
  这个办法是苏珊告诉他的,她并不敢肯定成功几率有多少,只是除此之外,其他办法的成功率更小。
  利奇盯着那个肖像,他的心紧张到了极点,自从晋升辉煌之后,他已经很少出现情绪变化了。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他看到那个身影开始变化了,变化非常细微,毕竟他当初用来借鉴的肖像画,全都出自名家之手,和血色帝皇本人非常接近。
  此刻那身影正在变得越来越年轻,那些肖像画大多是血色帝皇中年时留下的,那正是他最辉煌的时候,纵横天下,所向披靡。
  过了大概三五分钟,那身影已经变得像是十七八岁的摸样,突然一直静止的影像动了一下,原本只是一副油画,突然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只见这位帝皇的脸上满是惶惑和惊诧,显然他是第一次进入这个诡异的世界,紧接着四周凭空冒出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显然是血色帝皇脑子里面想着的东西,在这个世界的投影。
  利奇瞪大了眼睛,他知道,此刻他看到的一切,就是当年血色帝皇第一次进入这里的影像。
  血色帝皇居然早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这个头罩,并且发现了这里面隐藏的秘密。
  利奇静静地在一旁看着,此刻他完全是一个旁观者,血色帝皇才是主角。
  很显然一开始这位伟大的帝皇并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看上去很茫然,而且时不时会消失一下,那显然是他取下了头冠。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似乎渐渐找到了控制这个世界的办法,四周冒出来的那些影像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这个世界和苏珊的世界完全不同,所拥有的记忆似乎全都和生命科学有关。
  利奇暗自庆幸,要不是这样的话,恐怕飞行技术就轮不到他发明了。
  事实上,在苏珊有关那几位圣皇陛下的记忆之中,他们都已经接触过飞行技术,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目地,他们并没有把飞行技术拿出来。
  超级智脑里面不可能只装着一种科技,那样的话实在太浪费了,而且对虚拟人格的发展很不利,所以苏珊才会怀疑,这部智脑可能受损过,甚至连大部分的记忆区都已经损毁,留下的只有和生命技术有关的内容。
  这和他当初在昆塔古姆冈特荒漠发现的那座遗址里面的那台智脑倒是非常类似。不过那台智脑的级别很低,并没有模拟人格,甚至连自我的意识都不存在。
  眼前的景象不停地改变着,血色帝皇出出进进变得越来越频繁,显然他是在靠自己的记忆,将他看到的太古时代的生命技术带到外面的世界去。
  利奇顿时松了口气,血色帝皇确实是一个精神力变异者,不过精神力变异的程度显然比初代圣皇差,只相当于第四代圣皇的程度。
  利奇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自豪感,在精神力方面他是最强的,即便初代圣皇也不能和他相比。
  所以他能够和普通的智脑相连,只有初代圣皇的精神强度达到了这样的标准,而初代圣皇比他早一千多年,当时发掘出来的神甲,数量远远不能和现在比,完好的智脑更是少之又少。初代圣皇甚至都不知道他有这样的能力。
  利奇耐心地看着,他现在的耐性好得不得了,就连老伯都没办法在这方面和他相比,之前的那半年,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
  随着时间的推移,血色帝皇明显在长大,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二十几岁的青年。渐渐地他开始有所变化,不再是悬浮在半空中,而是盘腿坐了下来,似乎在修炼斗气。
  在虚拟的意识空间里面,同样也可以进行修炼,不过在这里面修炼斗气,根本就是虚妄的,不会让实力得到丝毫的提升,更不会练出一丝真正的斗气。
  利奇自己也在苏珊的虚拟空间里面修炼过,但是他修炼的是武技,武技和斗气不同,得到的那些经验全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他能够练成那么多神技,全都是在虚拟空间里面模拟成功之后,再带出去的。
  接下来的景象就变得单调了许多,血色帝皇一进入这个空间里面,就开始修炼,一开始是和外面一样盘腿而坐,渐渐地这位皇帝陛下学会了放松自己随意地漂浮在空中。他的大脑似乎进入一片空无的状态,四周再也没有那些看不懂的太古时代的资料出现。
  利奇并不感觉奇怪,如果他也一连几年都面对一部弄不懂的天书,他肯定也会感觉到厌烦,这位皇帝陛下用了整整六年时间才变得不耐烦,已经是毅力惊人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位皇帝陛下的身体四周出现了一缕古怪的血色暗影。
  原本已经有些麻木的利奇,顿时振奋了起来,他知道,血色帝皇之所以成为血色帝皇的契机,终于到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血色帝皇的身影消失了,但是令人感到惊诧的是,那一缕血色暗影并没有消失,而是仍旧按照原本的循环路径在流转着,每一次都会有些变化。
  利奇似乎有些明白了。
  他可以肯定,那东西绝对不是血色帝皇留下的,那么只可能是隐藏于这个虚拟空间的那只“变形虫”。
  不知道是处于本能?还是其他的原因?那东西对斗气产生了兴趣。
  斗气是太古时代没有的东西,却又和人体潜能有关,那东西会感兴趣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看着那东西好奇地再那里摸索,用的是很没效率的方法,利奇对这个意识体的智力总算有了一点认识。
  同样是对斗气一无所知,同样缺乏这方面的资料,苏珊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帮他完善功法中的不足之处,让他一下子就练成了“真?光轮斩”。
  除了对那个意识体多了一丝鄙夷之外,利奇对血色帝皇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看重了。
  同样是借助超级智脑的力量,他在发现智慧头冠的秘密之前,已经搞出了龙式战甲,还发明的飞行技术,那可不是从太古时代的记忆中得来的。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收起了对血色帝皇的轻视。
  这位皇帝陛下能够成为传奇,并不是完全靠超级智脑的帮助,他可不像初代圣皇,初代圣皇一生下来就是王子,而血色帝皇出生于一个普通骑士家庭,他能够一步步走上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利奇猛然间想起,他看过有关血色帝皇的传记,好像都说到血色帝皇是在二十五岁那年开始了他传奇的一生,之前他完全称得上默默无闻,顶多就是实力的提升比其他人稍微快一些。
  也就是说,那个意识体对血色帝皇的影响马上就要开始了。
  血色帝皇的身影一消失,很快就会再次出现。
  果然,每一次进入这个空间,那个血色暗影就会立刻缠上来,一开始完全是按照血色帝皇的功法流转着,渐渐地它似乎有了些心得,开始改变斗气流转的轨迹。
  不知道为什么,血色帝皇似乎感觉不到这东西的存在,他显然是认为那些改变全都是他自己做出的。
  一套和爆裂斗气非常相似的功法在渐渐成型,而且那个意识体渐渐模拟出了一些奇特的机器。很显然它也有着和苏珊一样的能力,可以搜索进入这个意识空间的人的记忆,从那些记忆中提取出有用的东西。
  血色帝皇是两个世纪以前的人,当时医疗技术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了,治疗仪和各种骑士专用的药剂都已经非常齐全。
  这些东西对于不是医师的人来说,或许非常复杂,也非常难以弄懂,但是对这个只相当于变形虫的意识体来说,却显得太过简单和粗糙,要知道,它拥有的是太古时代最先进的生物科技。
  渐渐的,用来辅助修炼的机器变得越来越复杂,血色帝皇修炼的功法也变得越来越复杂。
  ……
  当利奇将头冠摘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他放在旁边的怀表是十点半。
  现实中的时间才过去六个小时。
  果然和苏珊的意识空间一样,里面的时间变得非常漫长。
  他最早看到的血色帝皇的身影是十七八岁的摸样,而且穿着普通的骑士制服,结束的时候,血色帝皇虽然看上去仍旧很年轻,看上去绝对不超过三十五岁,但是眼角眉梢已经可以看到一缕缕的鱼尾纹。而且他身上穿的衣服也已经换成了一件华贵无比的皇袍,头上戴着金色的皇冠,而且身上随时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和霸气。
  现实之中只经过了六个小时,利奇却感觉到很累。
  房间里面也显得有些压抑,小小的房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资料。
  这些资料就是他此行的目地,里面全都是弗兰萨帝国最宝贵的有关生命技术研究的成果。
  他此刻躲在房间里面,名义上就是要对这些资料进行整理和核实。
  这也是他万里迢迢赶到这里的原因。
  看着那一大堆东西,利奇感觉到一阵头晕,就算有智脑的帮忙,他还是得先把所有的资料全都拍摄下来,然后传到智脑里面去。
  这绝对是一件花时间而且考验毅力的工作,偏偏不做又不行,他不可能一直待在岛上,毕竟这里并不安全,现在因为索贝发生了叛乱,再加上乔治五世和海因茨同时失踪,叛乱者和帝国政府全都群龙无首,所以大家都不敢乱动,但是情况万一有所变化,难说岛上的人会不会对他动手。
  一想到这些,利奇又为刚才浪费了六个小时而后悔起来,既然那颗晶体已经到了他的手里,而且已经证实东西是完好的,他就不应该在这里使用这玩意儿。
  时间宝贵,利奇从旁边取过一叠文件翻看起来,他看得很快,因为根本用不着他去理解,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把那上面的东西,传入智脑里面。
  时间一点点过去,已经翻阅过的文件越来越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利奇终于将最后一份文件放了下来,他站起身,走出房间,站立在门口,长长地呼了口气。
  这枯燥而又乏味的工作,总算是结束了。
  现在随时可以回去。
  这一次万里迢迢赶到这里,还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收获倒也不错。
  当然他的收获和弗兰萨帝国掌握的那些技术没有太大的关系,那些东西的价值,在他看来非常有限。
  真正有用的还是血色世界里面那个诡异的意识体搞出来的东西。
  不管是血色旌旗还是弗兰萨帝国重现的技术,和那里面的技术比起来,都只是冰山一角,真正的好东西一直都被隐藏着。
  不用接受“圣皇的祝福”,直接将辉煌骑士提升到天阶,这就是血色旌旗掌握的最高成就,也是血色旌旗得以纵横天下的根源。
  弗兰萨帝国用了两个世纪的时间,让这种技术又往上走了一步,可以把天阶骑士提升到圣级。
  但是在血色的空间里面,那个意识体早已经找到了,让圣级强者继续突破的办法。
  血色帝皇被称作为雷帝之下第一强者,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就是在圣级境界之上,又连续突破了三次,只论境界的话,他比大叔还胜过一筹。
  知道了血色帝皇的实力,利奇甚至有点怀疑,当初为了干掉这个家伙,帕金顿圣国到底搭进去多少圣级人物?反正一部雷神加上一个雷帝嫡系,绝对不可能胜得过那个家伙。
  利奇正拿血色帝皇和大叔做比较,想看看这两个人谁更强一些?突然旁边传来了罗拉莉丝的声音:“那些资料研究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都已经在我的脑子里面了,弗兰萨人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血色旌旗留下的那些技术里面,最珍贵的是对人体潜能的逐步开发,按照我的计算,原来的技术能够让大部分骑士都进阶王牌,让百份之十的骑士可以进阶荣誉,百份之二的骑士可以进阶辉煌。”利奇低声说着,他并不知道罗拉莉丝藏在哪里?所以没办法用传音的办法。
  既然血色帝皇把大部分的好东西都隐藏了起来,利奇当然不会傻乎乎地往外献宝,此刻他所说的这些,全都是根据血色旌旗遗留下来的资料,分析出来的结果。
  他甚至还有所保留,并没有提,血色旌旗的最高成就,是解决了辉煌骑士晋升天阶的这道天堑。这项技术一向都掌握在血色帝皇自己的手里,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记载。
  此刻,这座岛屿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那些侦察骑士肯定有这本事,辉煌级别以上的骑士感知全都异常灵敏,他们也都能够听得到。
  利奇的这番话立刻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面。
  他们知道,利奇是在和一个隐藏得极好的人说话。
  对此,他们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像利奇这样的大人物出现在这里,身边没有护卫是不可能的,哪怕现在战争已经结束,哪怕联盟大部分人都已经决定投降,像这样的地方仍旧异常危险。
  岛上的人甚至已经猜到,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护卫,肯定是圣级强者之中出身于隐王家族的罗拉莉丝。只不过大家都不打算声张。
  他们更在意的是话里面的内容。
  没人认为利奇是在随口乱说话,人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相信权威的话,而现在的利奇绝对有资格称得上权威。在这个岛上,恐怕就只有波罗诺夫能够和利奇叫一下板,不过在众人的眼里,波罗诺夫的实力肯定在利奇之下。
  而最初搞这些技术的时候,是在一个半世纪以前,那时候的弗兰萨刚刚进入一流国家的行列,远没有现在这样强盛,也没有波罗诺夫这种宗师级的人物,甚至连大师级的人物都只有两三个。所以那个时候,完全有可能因为实力不够,以至于走错了道路,在那之后,一代代的研究人员就沿着这条错误的道路一直走了下去。
  罗拉莉丝根本不在意弗兰萨人是否走错了路,她在意的是女皇陛下出发之前的吩咐。
  “弗兰萨人的那种把天阶骑士提升成为圣级人物的技术,你是否已经找到?”
  虽然那种技术有很大的缺陷,帕金顿圣国却志在必得,她们再也不会犯祖先当年的错误了。
  “在里面,不过我已经有更好的了,我的方法没有那么危险,成功率也大得多,只是有一个缺陷……”利奇没说什么缺陷。
  不过听到这话的人,全都立刻猜到,会有什么缺陷?
  缺陷肯定是只对女骑士有效。
  利奇的那点烂事不但同盟那边的人一清二楚,联盟这边的人同样也都听说过。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利奇问道。
  “接应我们的人应该已经在半路上了。你现在最好问一下这里的人,看看他们能不能和我们的指挥部联络上。”罗拉莉丝自己当然不能做这件事,此刻她隐藏在暗处,远比出现在众人面前要有用得多。
  一个圣级强者出现在敌人的面前,固然是一种威慑,而一个出身于影王家族的圣级强者,隐藏在幽暗之中,那就不只是威慑了,更是一种无形的警告。
  ……
  傍晚时分,五架大型飞翼降落在了岛上,从飞翼上下来的,几乎全都是高阶骑士,其中天阶骑士占了一大半。
  因为载重量的关系,这么多人却只带来了两部灵甲,其他人全都只穿了战斗服,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既然来了这么多人,利奇和罗拉莉丝的使命就算是达成了,只是安妮莉亚和卡洛斯都希望两个人在岛上再待一段时间,因为利奇和罗拉莉丝都有灵甲,罗拉莉丝还是圣级强者,多了这两个人,绝对更保险一些。
  这并不是强制性的命令,安妮莉亚和卡洛斯都非常委婉地建议利奇好好休个假,享受一下海风,海水和沙滩。
  对此,利奇欣然接受。
  既然是休假,当然要有休假的样子,利奇可不想待在那座岛上。
  岛上虽然还算平静,但是气氛并不怎么好,空气中带着一丝紧张的味道。
  反正海上不可能只有一座岛屿。
  利奇在四周转了一圈,就在离开这座岛屿数十公里的地方找到了另外一座岛。
  这其实应该算是一块岩礁,长只有三百多米,最宽处不过二十米,突兀地高出海面之上,不过对于利奇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落脚的地方。
  他不是只有一个人,来的时候,安妮莉亚和卡洛斯显然考虑他会感觉到寂寞,所以把翠丝丽、妮丝、黛娜、玫琳和诺拉全都调了过来。
  本来利奇也打算把罗拉莉丝拉进来,可惜她要在那边坐镇,根本就离不开。
  将一张伪装网展开遮住头顶,利奇急不可耐地把战斗服脱了下来,那几个女骑士的动作同样不慢。
  岛上一半是沙子,一半是岩礁,那片沙滩就是天然的床,利奇在海水里面稍微洗了洗,就急不可耐地等候在了那里,女骑士们则翻过岩礁,到那边去清理身体了。
  这件事一直让利奇感觉到挺郁闷,他身边的女人可以任由他玩弄,唯独清理身体的时候不允许他旁观。这是莉娜一开始的时候就定下来的规矩,后来一直都没有改过。
  听着隔壁传来的咯咯的轻笑声,利奇的心头越发痒痒起来。
  整整过了半个小时,黛娜她们才重新爬上岩礁,朝着这边走来。
  利奇早就有些等得不耐烦了,他的那根东西又硬又胀。看到黛娜走近过来,他一把抱住黛娜的腰,一只手已经探到了下面。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以往从来不会拒绝的黛娜,居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这一次翠丝丽是主角,你好好陪陪她,她是奥摩尔人,加入105小队只是暂时的,现在战争已经结束,她马上就要回国了。”
  听到黛娜的话,利奇愣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一阵黯然,从本质上来说,他和老妈是一样的人,都喜欢热闹,不喜欢别离。
  “那么妮丝呢?不会也跟着一起前往奥摩尔吧?”利奇问道,他对于妮丝的感情最为复杂,当初妮丝还叫罗宾的时候,没有少给他吃苦头。如果说他有什么仇人的话,妮丝肯定算一个,但是自从得到了妮丝的处女之身,一切就都变了。
  “如果女人和女人可以结婚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奥摩尔。”妮丝异常幽怨地说道,不过她的话显然已经暗示了,她仍旧会留在蒙斯托克。
  “我需要一个孩子,这是我的家族的要求。”翠丝丽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显露出羞涩,似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幸好利奇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对骑士世界一无所知的菜鸟,对于简单而又复杂的骑士的世界,他已经越来越熟悉。
  “借种”这种事,在其他地方很少听到,但是在骑士的世界里面却经常发生。
  当然,这类事一般在帕金顿和奥摩尔这样的古老国家比较多,像卡佩奇和蒙斯托克这样的“开明政体”国家,数量要少一些。
  “那么你们呢?”利奇的手在每一个女人的下面都摸了几下。
  虽然只是摸了几把,但是他的手带着催情的魔力,黛娜她们顿时变得星眼迷离起来,一股酸痒的感觉,在她们的尾椎和腰眼之间回荡着,离着高潮只差着那么一点,只要稍微再刺激一下,她们恐怕就受不了了。
  稍微露了一手,就已经让黛娜她们知道,他的手段已经厉害到什么程度。
  “你有这本事,能够决定是否让我们怀孕?”妮丝一向都不怎么服气利奇,这话也就她说得出口。
  不过这也是事实,在骑士的世界里面血脉越强烈,生育后代的可能就越小。一般来说,男女双方任何一个人达到辉煌境界之后,想要有孩子就只能找普通骑士做配偶,就像博斯罗瓦娶了维多利亚,要不然以蒙斯托克前最高统帅的身份,博斯罗瓦完全可以娶实力更强的女人为妻。
  正因为如此,从理论上来说,利奇和翠丝丽之间能够有孩子的几率,非常渺茫。黛娜她们想的是靠做爱的次数,和一些家传偏方,来搏一下那渺茫的几率。
  没有人能够想到,利奇还真得有办法。
  因为当初血色帝皇就曾经想过,要破解这个对于高阶骑士来说,难以避免的魔咒。那位皇帝陛下所锺爱的女人里面,有一个就是和他同甘共苦的青梅竹马,两个人一步步走来,当他们想要孩子的时候,实力都已经很强了。
  那位皇帝陛下绝对不允许自己拥有这样的遗憾,结果他成功了。
  这种秘法并没有被保留下来,那位皇帝陛下并不希望其他人得到这种秘法,强大血脉和强大血脉的结合,生下的孩子拥有着令人惊叹的天赋。
  换成是帕金顿圣国、奥摩尔帝国或者弗兰萨帝国拥有这样的技术,同样也不会随意散播,唯独利奇不在乎。
  那些帝皇要在意国家的稳固,超级强者并不是越多越好,如果不能够掌控的话,反而会出危险。利奇却不这么想,他出生于共和制国家,相信社会本身就会寻求平衡,一旦超级强者的数量多了,最终的结果只会是现有的平衡被打破,一种新的平衡被建立起来。
  他真正担心的是像太古时代那样,搞什么军备竞赛,最后连整个世界都毁灭了。
  圣级强者之前的战斗确实很恐怖,但是和太古时代那些巨型战舰比起来,那威力差得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为了不让这个世界重蹈太古时代的覆辙,他也要想办法尽可能增加高阶骑士的数量,最好有朝一日,圣级强者像现在的荣誉骑士那样普遍,天阶只相当于现在的王牌,到了那个时候,肯定不会有哪个国家,会再去建造太空战舰。
  ……
  昏黄的落日映照在沙滩上,红彤彤的晚霞下是几个纠缠在一起的赤条条的身影。
  翠丝丽的身体被整个折了起来,她的膝盖被举到了胸口这里,以利奇的本事,他一向都是直接将jing液注入女人的子宫里面,原本用不着这种姿势。
  两个人一直都保持着这样的姿态,利奇那硕大的性器,完全没入了翠丝丽的yin道之中,顶端更是直接插入了子宫里面。他的那两颗蛋蛋也被翠丝丽的肛门吞了进去。
  那一阵阵强力的紧缩,让利奇感觉到非常爽,现在的他可以随意地调整身体的敏感程度,和女人做爱的时候,他总是让身体尽可能的敏感,等到承受不住的时候,就让身体变得麻木。这样既能够享受到做爱的乐趣,又可以在做爱的过程中掌握主动。
  比起翠丝丽体内的强力收缩来,更令利奇感觉美妙的是肛门附近那轻轻的舔舐。
  肯这样做的只有玫琳和诺拉,玫琳一向都对他百依百顺,别说舔肛门,就算再出格的事也都愿意做,而诺拉则习惯了逆来顺受,她很少会主动做什么,但是利奇只要想玩什么,她从来都没有拒绝过。
  此刻正在这么做的是玫琳,诺拉正趴在翠丝丽的身上,屁股高高地翘起着。和她并排趴着的还有黛娜。
  利奇的双手在诺拉和黛娜的阴部轻轻拨弄着。有时候也会把手指或者整个手伸进去。
  黛娜因为生育过,所以屁股比较大,臀部丰满柔腻,诺拉的屁股就要小得多了,娇巧而又浑圆,形状像是蜜桃,颜色也粉嫩。
  这两个女人的阴部早已经满是泥泞,一大片白浊的黏液糊在她们的腿跟上,并且顺着大腿流淌到膝盖,而她们的肛门附近全都是稍微稀一些的黏液,这些黏液泛着泡沫。
  那两片花瓣和隐约露出的花径全都鲜嫩欲滴,虽然被利奇采摘了好几年,里里外外都玩了个遍,那里的颜色却始终没有变深。
  这是身为骑士的好处,女骑士的新陈代谢远比普通人强,体内的色素和杂质很容易被排出来,所以她们的ru头,阴部和肛门永远都是粉嫩的,不会因为年纪的增长和频繁做爱,而变深变暗。
  像玲姨和老妈的那些同学,她们的阴部颜色就是鲜红的,阿丽亚娜和莫妮卡更是有些发暗,只有两个人例外,一个是克丝琴娃,另外一个就是爱莎,前者是天生如此,后者却是靠一种秘药的关系,这或许也是他对这两个女人特别宠爱的原因之一。
  一想到那些女人,利奇不由得想起了一件事。
  艾米丽她们现在还好说,二十多岁,青春仍在,但是阿丽亚娜却已经三十多了,更别说玲姨。
  她们都是普通人,老得快,而且寿命也相对短暂。
  如果是以前,他也只能认了,但是刚才在那个血色世界里面,他却看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血色帝皇死的时候是七十三岁,但是他看上去却只有三十岁的摸样。
  骑士确实老得比较慢,而且境界越高,衰老的速度越慢,到了圣级之后,衰老的速度差不多是普通人的三分之一。不过血色帝皇能够那样年轻,并不完全是因为境界高。这位皇帝陛下对于自己的容貌非常在意,居然试图创出一种能够让人永葆青春的功法。
  那个意识体显然明白了这位皇帝的意图。
  永葆青春显然不可能,即便在太古时代晚期,也没人能够做到这一点,顶多就是减缓衰老,和让外表变得年轻。
  不过这已经够了。
  对于那套功法,利奇记得非常清楚。
  功法和抽像的公式不同,就算再复杂,也能够很容易地记住,对于骑士来说,这几乎是本能。
  心有所想,斗气就自然而然顺着记忆中的轨迹流转了起来。
  这种功法和“金刚”、“金丝茧”非常相似,全都是斗气轨迹异常繁复,必须流转全身,遍及五脏六腑,只不过“金刚”重在增强,“金丝茧”既注重增强,同时也注重平衡和滋养,而这种功法却是另辟蹊径,视斗气为流水,冲刷全身每一个细胞,祛除体内淤积的杂质,同时也起到滋润的作用。
  只是片刻功夫,斗气就已经流转了一圈,利奇早已经修成了空灵之体,斗气在体内畅通无阻,也没有循环路径可言,随便什么地方都能够走通。
  一圈下来,他顿时感觉到愕然。
  这种功法居然还有内视的效果,随着斗气的流转,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体内的杂质。
  他的杂质不多,只有少量的杂质聚集在脏腑之间。
  兴之所至,他将一丝斗气顺着性器注入了翠丝丽的体内。
  即便经历了多年的合修,斗气在别人的体内运转,仍旧显得有些艰难,好在翠丝丽同样也练成了“金丝茧”,大部分的循环通道都是通畅的,并不需要另行打通。
  一圈下来,果然如同他预料的那样,翠丝丽体内就远没有他纯净,不但脏腑间淤积了大量的杂质,皮肤、肌肉、血管和筋腱之中也有杂质,只不过数量稍微少一些。
  利奇一阵欣喜,既然他可以强行推动斗气,在翠丝丽的体内如此流转,那么在艾米丽她们的身上也能够这样做,顶多就是费力一些,不过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的斗气无穷无尽,根本不怕消耗。
  唯一的问题就是,老妈怎么办?
  虽然老妈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十五年的养育之恩,他早已经认定了这个母亲。同样他和老爸之间的感情也非常深。
  利奇顿时头痛了起来,显然,他还得研究出一套别的办法,来取代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