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血脉-第三章 收尾-血珊瑚-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第三章 收尾
作者:血珊瑚      更新:2022-07-12 21:22      字数:12016
  第三章 收尾
  索贝的清晨显得异常的寂静,马路上根本就看不到行人,只有收尸车驶来驶去。
  黎明时分的那场叛乱,虽然大部分战斗都是在中央区域进行的,不过边缘的居民区也有被波及到的。
  骑士间的战斗是非常恐怖的,在战甲面前,那些房子就像是纸片扎成的一样,稍微蹭到一点就倒塌了。更别说那些铁血骑士临死前的自爆,那威力比起同盟的轰炸要厉害得多,一旦有人自爆,临近的两个街区至少有一半会被炸成废墟。
  战斗最激烈的中央区域几乎被夷为平地,那些花费了无数心血建造起来的建筑物,现在都已经变成了一片残垣断壁,皇宫更是不存在了,只留下了一连串的大坑。
  在中心区域,所有的广场上全都躺满了尸体,大部分都是普通人。
  有资格住在这个区域的,要么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要么是为这些人服务的仆佣,但是此刻他们全都躺在那里,从衣着上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区别。
  叛乱是在三点开始,攻进城里的时候还没到四点,大部分人都在沉睡之中,身上穿的都是睡衣睡袍。
  变成了一片废墟和坟场的中央区域,已经没有任何占领价值,而四周区域全都是商业区、住宅区和工厂区,没什么必须控制的目标,所以叛乱的军队除了留下一部分人负责维持秩序,大部分人全都撤出了这座城市。
  此刻叛乱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其他的城市,也传到了前线。
  前线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场针对曾经盟友的战斗,现在突然间得到这样一个消息,所有的人全都被震惊了。
  他们不知道接下去的路应该怎么走?也不知道应该听谁的命令?
  而在那片海滩上,仍旧有大批的曾经显赫的人物等待着船只的到来,他们并不知道索贝发生了叛乱,只是在奇怪,为什么今天和往常不一样,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为什么还没有开饭?
  感到迷惘的不只是这些人,叛乱者们同样也充满了迷惘了,因为这次叛乱的发起人和组织者海因茨,也突然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海因茨的行踪,甚至连他的家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如果这个时候,困守在海滨城市罗斯特赛的那些皇室成员里面,有任何一个人下令反击的话,或许局势还会逆转过来,可惜,罗斯特赛那边的人同样也陷入了迷惘之中,他们的迷惘自然是因为乔治五世的失踪。
  再加上,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是海因茨策划了所有这一切,也意味着所谓的后路根本就是假的,那几座海岛根本就不是安全之所,而是陷阱,是监狱,是牢笼。
  不管是皇室成员,还是负责保卫他们的那些近卫军,心中全都充满了绝望。
  要知道,所有近卫军的家人全都早早地送到了岛上去,毫无疑问,那些人都已经变成了人质。
  这招是皇帝陛下最喜欢用的,海因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还让人乖乖地自己钻进牢笼,手段之高明让人感叹。
  ……
  就在弗兰萨帝国上下一片茫然之际,同盟这边也得到了消息。
  上午十点,在小城巴马山顶的那座行宫里面,同盟高层最重要的人物,全都聚拢在了一起。
  就连利奇也到场了。
  索贝的叛乱是在三点开始,三点一刻的时候,同盟就已经预料到局势会有所变化,立刻联络了他。
  利奇是九点钟到的,所以开会是十点钟开始。
  在会议厅里面,一张长桌前,安妮莉亚坐在主位上,卡洛斯老头坐在侧座,在他的对面坐着尼古拉四世。
  这位罗索托皇帝是前天到的,利奇之所以离开,除了感觉到无聊,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不想看到这位皇帝陛下。
  尼古拉四世其实也挺憋屈,以前同盟排座位的时候,他的位置肯定在卡洛斯老头之上,他的国家一向都是同盟排名第二的强国,在战前,还被认为是仅次于帕金顿圣国和弗兰萨帝国的第三号强国。
  但是现在,就算坐在这个位置上,也都是别人谦让的结果。
  说实话,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卡洛斯老头的手里居然也藏着一个圣级人物,只凭这一点就足以压过他的国家一头。
  再加上,奥摩尔在高阶骑士的数量上,也大大超过他的国家,现在灵甲的数量一下子增加了许多,奥摩尔的优势越发明显了。
  心中郁闷的他,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斜对面。
  利奇坐在卡洛斯的下方。
  按照同盟的实力来说,那原本应该是剑圣马克斯的位置,不过马克斯如果坐那里的话,利奇就必须坐在尼古拉四世的边上,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再往下就是各国参谋部的人了,利奇的下方坐的就是巴尔默。
  这位老兄挖了一个星期的泥巴,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那些掉落到烂泥中的损毁灵甲大部分捞了起来,算是提前完成了任务。
  “很高兴能够和大家说,战争已经结束了。”女皇陛下显得异常高兴,经历了这场漫长的战争,她确实已经累了,也已经倦了。
  不过这里也有人显得比较郁闷,巴尔默就是一个,那些参谋部的人也都差不多,他们原本还指望弗兰萨帝国能够多支撑一些时间,能够让他们多拿一些战功,特别是攻克索贝,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可惜现在晚了,弗兰萨帝国自己结束它的辉煌。
  “听说乔治五世和海因茨全都失踪了?”尼古拉四世问道,罗索托在中线各国也安插了间谍,不过数量毕竟不多,而且那些间谍的地位都不高,能够得到的消息非常有限。所以他要向安妮莉亚确认此事。
  “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安妮莉亚看了一眼旁边的卡洛斯,帕金顿的情报部门也只是听到了一些传闻,没有更加具体的消息。
  卡洛斯老头则摊了摊手,他也无能为力。
  海因茨和乔治五世的失踪,是海因茨这个头号阴谋家一手搞出来的,别说同盟这边没人知道实情,联盟那边也是一头雾水。
  “这两个人会不会隐名埋姓藏在了什么地方?”尼古拉四世问道。
  他会这样问,是因为他也曾经有过同样的打算。
  当初西斯罗联邦进攻得最猛烈的时候,他曾经考虑过,一旦罗索托战败,他是退让帕金顿?还是换成另外一个身份,干脆躲起来?
  同样他也考虑过,如果躲起来的话,怎么想办法联络旧部?为以后复国做打算。
  既然他会这么琢磨,很难说海因茨和乔治五世会不会也留了什么后手。
  “这好像没什么可担忧的,就算那两个人还活着,他们也没可能东山再起,古往今来历次大战,就没听说过哪个战败国能够死灰复燃,就算血色旌旗不也彻底消亡了?”
  卡洛斯老头可以说是见惯了风雨,所以一点都没有在意。
  “那两个人就别管了,顶多让各国的情报部门稍微注意一下。”安妮莉亚也不怎么在意此事,与其担心那两个人,还不如担心联盟投降的天阶骑士,后者如果心怀故国的话,搞起破坏来可不得了。
  “现在,弗兰萨帝国賸余的两派人,全都在观望等待,所以我们应该尽快控制局面,用最快的速度占领索贝。”巴尔默只能最后再搏一把了,弗兰萨帝国还没有正式提出投降,如果现在攻占索贝的话,那就是占领,而不是对方主动投降。
  对于联盟的人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对于他来说,区别就很大了。
  “确实应该这么做。”其他和巴尔默一样身份的人,也在一旁点头应和。
  “不只是索贝,其他城市也应该尽快占领。”另外一位参谋部的人将巴尔默的意思引申了开去。
  “就这样吧。”女皇陛下自然明白他们的用意,她并不打算阻止。
  “比这更重要的是,弗兰萨帝国手里掌握的那些技术,特别是他们继承自血色旌旗的那份遗产。”尼古拉四世在一旁提醒道,他厚着脸皮赶来这里,真正的目地就是为了这件事。
  他和他的国家已经比帕金顿、奥摩尔、卡佩奇和蒙斯托克落后了一步,当初,四国从瓦雷丁那里得到爆裂斗气的秘密,搞出了另外的几个版本,他的国家没有参与其中,虽然事后按照同盟当初签署的协议,罗索托帝国得以共享最终的成果,但是那毕竟有所区别。这一次,他可不想再一次缺席了。
  就算这位皇帝陛下不说,其他人也肯定不会忘记这个最大的果子。
  历次世界规模的战争结束的时候,首先被瓜分的不是土地和人员,而是战败国所拥有的顶尖技术。
  “这件事比较容易,必须承认,海因茨做了一件好事,就是因为他的提议,乔治五世把最重要的一批技术人员全都送到了海岛上。只需要我们派人接收就可以了。”安妮莉亚说到这里,目光看向了利奇。
  其他人也是一样。
  如果是以往的话,接收类似的东西,肯定要带着艾斯波尔、莎尔夫人、伊洛他们那帮人,那帮人没有一点战斗力,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实在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现在就用不着了,利奇一个人就可以搞定,顶多再加上罗拉莉丝。
  这两个人又最擅长飞行,想要赶在其他人前面的话,没有比出动他们俩更合适的了。
  “没问题,我可以跑一趟。”利奇乐得有事做,再说,他也确实想看看弗兰萨人从血色旌旗那里继承了些什么。
  他一直有一种感觉,血色旌旗之所以能够那样辉煌,能够以一国之力对抗整个世界,幕后很可能有一个和苏珊相似的存在。
  每一座遗址里面都会有一部和苏珊相同的超级智能,只不过大部分的智脑都因为漫长的岁月而损毁了,但是既然有苏珊这个例外,就很可能会有第二个例外。
  “接下来谈一下俘虏的分配,怎么样?”尼古拉四世匆匆忙忙跑到这里来,弗兰萨帝国的那些骑士也是原因之一。
  “整个西线,就你们和昆塔古姆冈特各国瓜分,难道你还不满足?”卡洛斯老头现在对尼古拉四世一点都不客气,既然都已经撕破脸了,他自然是一点点利益都要争夺。
  更何况,那已经不是一点点利益了。
  弗兰萨在高阶骑士的数量上仅次于帕金顿,比奥摩尔还要多,虽然他们大部分已经战死沙场,但是他们的血脉全都保留了下来。
  这些人的后代里面,很容易就会出现辉煌骑士和天阶骑士,而现在,高阶骑士主导战场已经成为必然,他们的价值就更加巨大了。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老头甚至把整个西线都放弃了,之前乔治五世为了控制西线各国,把西线许多重要人物的家人,抓到了弗兰萨,扣作人质,这其中就包括那些高阶骑士的家人。可以称得上精华的,都已经在这里了。西线还剩下的顶多就是一些漏网之鱼,那些就留给尼古拉四世好了。
  ……
  分赃大会仍旧在进行着,利奇和罗拉莉丝却已经退场了。
  利奇的灵甲和罗拉莉丝的飞梭,早已经准备好了。
  那架飞梭同样也可以看作是一部灵甲,不过没她的另外一部灵甲强悍,临出发之前,伊洛的手下在那架飞梭的底下,加挂了一个能量舱,这东西有一米长,巴掌大小,里面可以装下三十块能量结晶,足够让飞梭跑个来回。
  这一路可不近,海因茨挑选的那几座海岛,全都离开海岸有数千公里,位于大海的中央。
  当初海因茨挑选岛屿的时候,并没有打算拿这里当陷阱,他是真得把这里当做最后的退路来建造,所以挑选得非常谨慎。
  这一路之上绝对没有可以停下来的地方,即便原来有一些岛屿,也被他派人给铲平了。
  利奇和罗拉莉丝不但要飞过大海,还要一路飞到海边,这同样也是很长的一段路程。一路之上根本就得不到补给,所以必须带够能量结晶。
  他的那部圆盘形的灵甲,倒是用不着任何改装,当初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远距离飞行的需要,两侧的外壳底下有一片可以移动的挡板,需要作战的时候,就换上高强度的合金板,那就是两面护盾,需要远距离飞行,就换成两片布满栅格,看上去像是蜂窝一般的薄金属片,每一个栅格里面都能够塞下一块能量结晶。
  不过利奇从来没有那么做过,因为那样实在太危险了,一旦遭到攻击,他很可能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一飞上天空,利奇顿时有了以前的那种感觉,这一次飞往外海,前半段路程会有人指引方向,但是一旦离开海岸,他就只能靠自己的方向感和罗盘的指引。
  装了反重力装置之后,飞行的方式就完全改变了。
  他和罗拉莉丝采用的是一种称作为波浪飞行的方式,首先靠反重力装置让速度达到极点,然后冲上天空,靠惯性飞行一段距离,然后降低高度,再一次进入离地二十米的距离,之后反重力装置再一次启动……
  这种飞行方式速度快,效率也高,唯一的缺点就是危险了一些,万一在降低高度的时候遭到攻击,就麻烦了。
  好在利奇的“界”覆盖范围够广,每一次都是他先降低高度,罗拉莉丝跟在他后面,一旦有什么发现的话,两个人都来得及做出应变。
  傍晚时分,两个人看到了海岸线。
  沿着海岸是一片高低起伏的群山,整个大陆几乎都是这样,这是毁灭之战导致的版块漂移的结果。
  在群山的后面,有些地方是壁立的悬崖,也有些地方变成了沙滩,那是百万年来自然侵蚀而成。
  “原来这就是海。”利奇心中颇为感叹,不过感叹的同时也有一丝羞愧,他现在也算是一个大人物了,却连海都没有看到过。
  “这并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罗拉莉丝倒是没显得太过在意,对于太古文明来说,海洋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但是对当今文明来说,海洋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听到罗拉莉丝的话,利奇愣了一下,紧接着他不由得有了一丝感叹。
  或许这也是一件好事。
  太古时代晚期的星际旅行,是按照航海技术的模式发展的。那些在宇宙中翱翔的飞船,体积都造得很大,那上面的武器,威力自然也是越来越大。
  事实证明,那些庞大的太空战舰所拥有的攻击力,远远超过了必要的程度,相反,它们的生存能力却不够。
  毁灭之战中,最后幸存下来的太空武力,全都是一些小型和紧凑型的战舰,以及转载有几十架太空飞翼,本身的体积却不算很大的小型母舰。
  当今文明在航海方面的弱势,或许也是一种幸运。
  他曾经让苏珊推演过,星际旅行并非只有一种发展模式,可行的方案有很多种,如果以效率来算的话,按照铁路技术的模式发展,效率肯定会更高。
  一想到这些,利奇的心头顿时变得轻松了一些。
  ……
  子夜时分,茫茫无际而且漆黑一片的海洋上,终于显露出一丝灯光。
  不管是利奇还是罗拉莉丝,都感觉到一丝欣喜,他们俩已经这片海域来回转悠了一个多小时。
  “我过去看看。”罗拉莉丝主动说道。
  虽然没有确切的消息,但是按照常理推算,弗兰萨人肯定会在岛上放几个天阶骑士,罗拉莉丝过去的话,就算对方有什么企图,也奈何不了她,利奇就没有这个本事了,如果有地形可以利用的话,他倒是可以靠设置陷阱和各种各样的绝招,干掉一个天阶骑士,但是这里既没有地形可以利用,而且很可能不是一对一,他也就没有兴趣逞这个威风了。
  那座岛屿并没有笼罩在扫瞄网之下,只要没这玩意儿,罗拉莉丝就完全有把握不惊动任何人,偷偷摸进去。
  只见她减慢了速度,关掉了反重力装置,整架飞梭完全融入了黑夜之中。
  那架飞梭无声无息地朝着岛屿滑翔过去。
  临近岛屿上空的时候,罗拉莉丝小心翼翼地绕了一圈,她在确认这是不是她要找的地方?同时也是在确认,下面有没有危险?
  这座岛绝对不小,长有二十几公里,宽也有十几公里,样子看上去像一个拉长了的葫芦,两头稍微大一些,中间有一段比较细。
  中间那一段凹陷进去的部位,形成了一片天然的港湾,在港湾之中,十几艘战舰停靠在那里,在海滩上还横七竖八地搁浅着几十艘小艇,这些小艇全都倒转过来,晒着船底。
  岛上那葫芦形的两头,全都建造着成排的房子,房子的式样和以前的施泰因很像,都是一半位于地下,露出地面的部分只有一米多高,除了屋顶就是一扇长条形的窗户。
  一看到这番景象,罗拉莉丝知道利奇找对了目标。
  稍微思索了一下,她朝着那小的一头降落下去。
  理由其实很简单,如果她是设计师,她肯定会用大的那一半来安置人员,作为生活区,研究人员则弄到另外半座小岛上,这样既能够保证不容易泄密,万一出点意外,也容易控制损失的程度。
  罗拉莉丝的动作异常轻盈,她就像是一只蝙蝠,无声无息地飘落到地上。
  快要临近地面的时候,那架飞梭突然间折转,那光滑的外壳立刻分裂开来,露出底下的骨架和魔动筋。
  眨眼间那些外壳重新拼装组合,飞梭迅速变成了一部灵甲,一部看上去颇为轻盈的灵甲。
  整个过程虽然发出了一些声音,却被四周的海浪声所掩盖了。
  罗拉莉丝一边变形,一边查看着四周,她能够清楚地听到那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此刻是子夜时分,大部分人都睡着了。
  这里居然连守卫都没有,罗拉莉丝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以她的实力,就算有守卫,她也不会在乎。
  她的老祖宗是所有侦察骑士的祖师爷,她自然有对付侦察骑士的办法。
  没有睡着的人也有,有三个人居然在海边,一个人坐着,另外两个人站在那个人的身后。
  罗拉莉丝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靠近到百米之内,看清那个坐在海边的人的背影,她立刻知道那个坐着的人是谁了。
  此人穿着一件很宽松的衣服,身体却枯瘦如柴。
  联盟并不是只有一个如此枯瘦的人,但是有一个这样的人非常有名,那就是波罗诺夫,而且传闻中,波罗诺夫有严重的失眠症。
  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人里面,一个明显是骑士,身体魁梧,而且站立得笔直。另外一个人蜷缩着身体,显然有些承受不住深夜海风的吹拂。
  罗拉莉丝猜测,后面那个人十有八九是安东尼奥,波罗诺夫唯一的朋友兼私人医生。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那个被罗拉莉丝怀疑是安东尼奥的人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的风很大,而且空气非常潮湿,对你的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哈哈哈。”波罗诺夫狂笑不已,他的声音犹如夜枭一般难听:“战争结束了,我的生命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谁说的?你是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神工之一,你还开创了一条新的路,战后还有很多研究等着你去进行。”安东尼奥劝解道。
  “你看,你刚才也说了,我只是‘之一’,谁都知道,最厉害的战甲制造师是那个家伙。几年前,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外行。”波罗诺夫此刻居然显得比以前正常得多了,他没有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也没有显露出哀怨和悲伤。
  “那个人……应该不算是人吧?”安东尼奥只能这样解释。
  可惜这招对波罗诺夫没什么效果,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轻响。
  原本站在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那个骑士,瞬间掠到了波罗诺夫的身边。
  罗拉莉丝比那个骑士更早反应过来,不过她没有动,因为她知道是利奇过来了。
  利奇会过来是因为,罗拉莉丝看到听到的任何东西,他同样也能够看到和听到,所以他也知道波罗诺夫就在海滩上。
  对于这位歇斯底里的神工,他的感觉一向都非常复杂。
  这是一个非常强悍的敌人,战争爆发之初,这个家伙压得同盟那么多战甲制造师喘不过气来。即便是到了战争的末期,这个家伙搞出来的东西,仍旧差一点让联盟反败为胜。
  不过利奇也确实挺佩服这个家伙。
  他自己能够改进灵甲,靠的是近乎于作弊的手段,而这个家伙却是完全凭本事。
  如果是在三年前,他看到波罗诺夫,肯定会毫不留情地下手灭杀,但是现在,他倒是有兴趣和这个疯狂的天才好好交流一下。
  利奇打开了扩音器,他朝着保罗诺夫打了个招呼:“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那位神工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和利奇只打过一次交道,也只说过几句话,却牢牢记住了利奇的声音。
  “你怎么会来这里……也对,索贝已经出事了,你们肯定担心我们会毁掉所有的技术资料,所以派你抢先一步过来。”安东尼奥的脑子此刻显然处于清醒的状态,他迅速猜到了前因后果。
  “我不喜欢这个差事,说实话,你们的战甲技术确实不错,但是我并不怎么在意,至于那些和人体潜能有关的技术,别人或许会看得很重,唯独我……”利奇确实有理由说这话。
  不过他这样说,也是有目地的,他为的是安抚一下波罗诺夫,如果是几年前,他倒是巴不得能够气死这个家伙,但是现在,这个家伙活得长久一些,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你和我之间的较量,最终是你赢了,想必很得意吧?”波罗诺夫根本不知道利奇在哪里,他等着前方漆黑的一片,挥舞着拳头问道,他的神智似乎又有些不清楚了。
  “赢你是应该的,你又没办法和智脑相连,不过,这一次我确实被你吓了一跳,没想到你也在搞新式灵甲,而且进度那么快。”利奇的这番话是用智脑计算之后才说的。
  对波罗诺夫这个疯子,实在是轻不得,也重不得,如果一个劲说软话,这个家伙会以为是在嘲笑他,如果真得嘲讽他,那么这个家伙弄不好会立刻喷血身亡。
  利奇先说自己的优势,这也就意味着波罗诺夫虽然输了,却不是他的本事不济,之后,利奇又提到波罗诺夫让同盟措手不及,两边的新式灵甲差不多同时出来,这在无形之间捧了波罗诺夫一下。
  果然,听了这番话,波罗诺夫虽然情绪仍旧有些激动,却没有歇斯底里大发作。
  知道这个家伙很难相处,利奇不打算多做纠缠。
  “我们再来一场比试,怎么样?”
  波罗诺夫本来就心有不甘,听到利奇提出挑战,他立刻大声喝道:“比什么?”
  “灵甲这玩意儿其实没什么稀奇的,只是强在多了一个反重力装置,所以它的速度非常快,还有高度上的优势,战斗的时候限制也少。如果普通的战甲上,也有类似的能力,不需要效果那么强,只要战甲能够飘起来,甚至就算不离开地面也可以。这样的话,就算比不上灵甲,差距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大……”利奇讲述着自己的设想。
  波罗诺夫静静地听着,他虽然是一个疯子,但是一触及到技术方面,脑子马上变得敏锐起来。
  他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利奇的意思。
  这个设想并不新鲜,当初利奇提的新式战争理念,其中就有对战甲进行分级,按照骑士的境界不同,搞出相应的战甲。
  波罗诺夫研究过利奇的设想,也确信这种设想是可行的。而此刻利奇所说的这些,显然就是为辉煌境界设计的战甲。
  不知不觉,中四周的灯光全都亮了起来。
  虽然没有守卫,这里毕竟驻扎着许多骑士,海边那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有人听见。
  一个个骑士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却没有一部战甲出现。
  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索贝出事了,也知道是参谋总长海因茨发起了这场政变,还知道乔治五世和海因茨双双失踪了。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战争结束了,以前的盟友不再是盟友,以前的敌人也不再是敌人。
  ……
  那圆盘状的灵甲缓缓地降落到地上。
  随着“嗤”的一声轻响,两边的护盾左右分开,利奇从圆盘里面走了出来。
  他是赌,眼前的这些人都已经不想打仗了。
  有一个原因让他敢这样赌,罗拉莉丝就隐藏在不远的地方,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罗拉莉丝绝对可以把他救下来。
  此刻海岛上已经是一片通明,所有的灯全都亮了,大部分骑士都跑了过来。
  虽然互为仇敌,利奇在联盟那边也仍旧是名人,也仍旧是一个传奇人物。对他感兴趣的人,绝对不比同盟这边少。
  “你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得多。”那个一直保护波罗诺夫的骑士,非常好奇地说道。
  听到这话,利奇颇有些伤心,自从修炼了“金丝茧”之后,他一直都没有长个头。
  这类功法全都有塑形的作用,修炼“金刚”的人,会变得越来越高大魁梧,而“金丝茧”却是向匀称方面发展,对于女骑士来说,她们当然是非常高兴,利奇就有些高兴不起来了。
  “听说你的实力不错,虽然只是辉煌境界,却有着天阶的实力,有机会的话,我们练练?”那个骑士发出了挑战之言,不过他显然也知道现在的时机不对,所以没把话说死。
  “别提那个了,我在战甲制造方面或许还可以算得上不错,说到战斗力就差远了,马克斯那样的才能够叫高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够达到他那样的高度。”利奇显得异常谦虚,同样这也是委婉的拒绝。
  不过他的话,在其他人听来,实在有些刺耳。
  对面那个人显然是个天阶骑士,利奇直接拿剑圣马克斯来做基准,那个人只能傻眼了,转念再一想,他又不能不承认利奇所说的话,一点都没错。
  强弱这东西是要比较的,以利奇的实力在蒙斯托克,绝对可以称得上第一高手,但是和他身边的那帮圣级强者比起来,他确实什么都不是。
  聚拢过来的骑士越来越多,但是他们有意无意间空出了一条路,这条路的尽头是一个看上去大一些的房子。
  那个房子同样也是大部分位于地下,顶部是圆弧形。这种构造是为了不需要用柱子支撑。
  利奇早就注意到了那个房子。
  从这片区域的布局来看,那个房子位置虽然偏了一些,却被各个防御点包围着,绝对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是这里的主人,带我参观一下吧。”利奇转身朝着波罗诺夫说道。
  他说这话,等于是把这个神经质的家伙,当成了这个岛上的首脑人物。
  以波罗诺夫的地位,绝对有资格担任这个位置。不过,利奇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波罗诺夫考虑,而是不希望弗兰萨人自己推选出代表来,他可不想面对一个头脑清楚,思维缜密,甚至实力也不错的家伙,那样的人肯定不好打交道。
  波罗诺夫确实是一个神经病,不过他还没到彻底失去理智的时候,他也知道帝国已经战败,大家现在都只有投降这一条路可走。
  “好吧,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最新成果……要不是帝国支撑不住了,只要再给我一年的时间,等到这个成果出来,一切肯定会改变……”这个神经病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唠唠叨叨地自言自语着。
  那个房子一大半都位于地下,所以先要沿着阶梯往下走,阶梯的尽头是一扇厚重的铁门。
  一路之上,利奇看到两边全都是观察孔,这里原本应该戒备森严,就算罗拉莉丝这样的人物,想要偷偷潜入进来,也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所有这一切都形同虚设。
  波罗诺夫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串钥匙,他身边负责保护的那个天阶骑士也掏出了一串钥匙,两个人同时把钥匙插入了位于大门两侧的钥匙孔里面。
  随着钥匙的转动,那扇沉重的铁门滑了开来。
  房子里面原本应该是漆黑的,但是门一开,里面的灯自动都亮了起来。
  里面的空间远比利奇想像中的要大得多,却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仪器设备给塞满了。
  在房子的正中央停着一部战甲,这部战甲没有外壳,骨架采用的也是外骨骼构造,座舱也是背负式的。
  让利奇感觉到意外的是,那个座舱没有让手臂和双腿穿入的套管。
  “没想到你也研究到这一步了。”利奇故意显得非常惊诧。
  波罗诺夫愣了一下,然后猛地转过身来喝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利奇拍了拍这位脑子有毛病的神工的肩膀,然后指了指海滩:“你没有仔细看过我的那部灵甲吗?没看到那部灵甲连手臂和双腿都没有了吗?”
  “那东西不是专门为了空中而设计的吗?”波罗诺夫异常惊诧地问道。
  “谁这么告诉你的?你难道没听说过,我用这部灵甲干掉过一个天阶骑士吗?”利奇说道。
  波罗诺夫沉默了片刻,然后破口大骂起来,被他骂到的,有参谋部专门负责战甲研究的人,也有情报部的人。
  旁边的安东尼奥和那个天阶骑士,显然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两个人都没怎么在意,甚至连劝都没有劝一下。
  “你应该感觉到幸运,因为你的条件比我好,你和我都感觉到战甲不应该再靠人的身体去控制,应该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我甚至都已经搞出来一些成果了,可惜,除了我之外,别人都不这样想,所以弄到最后,只有我自己的灵甲采用了这种技术。”利奇在一旁抱怨着,似乎和波罗诺夫同病相怜似的。
  果然这招非常有效,波罗诺夫渐渐停了下来,也不再骂人了。
  安东尼奥和那个天阶骑士面面相觑,两个人从来没有看到波罗诺夫这样好说话。他们只能把这归咎于天才之间总会有某种共鸣,不是天才的人是没办法理解这一切的。
  或许是利奇的话,非常合波罗诺夫的胃口,或许真得如同那两个人所想,天才之间有着某种共鸣,利奇和波罗诺夫居然谈得非常起劲,他们俩一边转悠一边讨论,嘴里面蹦出的全都是其他人听不懂的东西,时不时地两个人也会吵起来。
  在一旁的安东尼奥和那个天阶骑士,一开始还挺担心,唯恐波罗诺夫神经病发作,但是很快他们就放下心来。
  波罗诺夫就算吵得再凶,神智却始终是清醒的,而且两个人一旦吵到僵持不下的时候,就会找来纸笔,然后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
  说着说着,话题渐渐转移到了弗兰萨帝国的人体潜能研究上,让利奇意想不到的是,波罗诺夫居然在这项研究上,也挂了个副主任的头衔。
  “没想到,铁血骑士计划居然有你的一份。”利奇这一次并不是故作惊诧。
  “你刚才不就说过,骑士和战甲应该是一体的,现在怎么说这样的白痴话?”波罗诺夫的嘴巴一点都不留情面。
  听到这话,利奇突然灵光一闪,他想起了一件事。
  “我看过对铁血骑士的尸体解剖,他们的身体里面有很多金属线,那不会就是你的杰作吧?”
  “是我又怎么样?”波罗诺夫把这看作是最得意的事之一。
  利奇得到答案,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这个神经病做出任何疯狂的事,全都可以理解。
  说实话,和那些搞纯血骑士试验的家伙比起来,波罗诺夫绝对要正常多了。
  “我知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那些东西。”波罗诺夫倒是有自知之明,没认为利奇是专程为他而来。
  这个神经质的家伙现在倒是挺冷静,他走到了房间的一角。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只见成排的橱柜围成了四面墙壁,中间放着一台像施刑的刑床的东西,这玩意儿全都是钢质环扣,可以把人紧紧地锁在上面,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探针和金属线。
  利奇对于这东西并不陌生,瓦雷丁人最先偷窃到这方面的技术,他们靠自己的技术复制了一种调制装置,就和眼前这玩意儿差不多,之后铁血骑士技术被同盟得到,一开始用的也是类似的装置,知道他、马克斯和其他圣级强者加入之后,才重新搞出一套更安全,更温和的调制装置。
  同盟的调制装置是在半催眠的状态下进行的,用来调制的能量里面混合了他和兰蒂转化的异种能量,虽然比例很少,却让调制能量变得柔和了许多。
  突然,利奇的目光定在了其中的一个橱柜上,隔着玻璃,他看到了一样非常熟悉的东西。
  那是一个头套,由十几根纵横交错的金属带构成,上面镶嵌着一颗颗扁圆的晶体。
  利奇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正是他想要找的,智慧头冠里面也有类似的东西。
  现在所使用的联络装置,就是依照这东西的原理发明的。
  从各个遗址里面挖掘出来的太古时代的物品之中,这种联络装置的数量很多,甚至比反重力装置的数量还多。
  战甲制造师们全都确信,他们已经把这种装置研究透彻了,只有利奇知道,现有的成果只是冰山一角。只有像初代圣皇、血色帝皇和他这样的人,能够让这种装置的另外一部分功能得以启动。
  橱柜的门是锁着的,不过这对利奇来说算不得什么,那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锁。事实上没人认为这东西重要,只是作为血色旌旗的遗产,所以一直都摆放在这里。
  利奇的食指轻轻一弹,从指尖弹出了一根很细的钢丝,他把钢丝穿进锁孔里面,稍微搅了一下,锁就一下子弹开了。
  他开锁的时候,因为有身体挡着,波罗诺夫根本就没有看到,而安东尼奥和那个天阶骑士一直站在门口,更是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
  想要掉包是不可能的,不过利奇原本就没有想过掉包,他需要做的只是换掉这上面的一块晶体。
  要调换的那块晶体就在额头正前方的位置。
  利奇早就准备好了另外一块同样的晶体。
  每一块这样的晶体上,全都隐藏着一道无形的印记,这道印记连接着一张网络。在太古时代,这张网络连接着无数类似的装置,也连接着许多像苏珊那样的超级智脑。
  可惜现在,这张网已经变得残破不堪,只剩下几根丝线还孤零零地挂在那里。
  他曾经找了个借口,把同盟之中除了罗索托帝国,所收藏的这类装置,全都试了一遍。最终的结果让他失望,只有两部装置可以和苏珊连上,其他的要么那道印记已经不存在了,要么就是对面没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