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血脉-第5 败亡之局-血珊瑚-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第5 败亡之局
作者:血珊瑚      更新:2022-07-12 21:22      字数:11258
  第5 败亡之局
  从那场决战之后,半个月内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战斗,同盟甚至将一大半人马撤回第一道防线附近。
  原因在于没办法保障物资补给了。
  这半个月来只有三天是晴天,其他日子全是大雨,再加上那场大战让阿尔齐斯河的中段崩塌,一千多公里的河道完全改道而行,新的河道根本不畅通,所以雨水难以泻出,全都聚集起来。现在中线的北端大部分地方全变成了池塘。
  同盟遇到难题,相对而言,联盟的麻烦更大。
  和之前的接连几十场大战不同,联盟这次是彻底溃败,更可悲的是联盟这一次精锐尽丧。
  驻守阿尔齐斯河防线的全是联盟精锐,那场大水让所有人寸步难行。当初卡佩奇战役遭遇的一幕再次上演,这一仗弗兰萨帝国三十万精锐部队全军覆没。
  现在联盟还有一百几十万军队退守第六道防线,但其中大部分是各附庸国的部队,还有一部分东线的残兵,弗兰萨帝国的军队数量最少,早已主客互易。
  那些弗兰萨军队还好说,撤到后方后迅速集结起来,重新构筑起防御线。另外两路人马就不对了,稍微好一些的还会找一座城市驻扎,观望情况发展;表现差一些的已经一窝蜂散了,那些骑士连战甲都不要,进城之后抢些食物就往自己的国家赶。这种逃兵在强征来的东线部队里至少占七成。
  中线各附庸国的部队逃兵数量不是很多,但他们各有打算,占据一些城镇之后按兵不动。
  和东线部队比起来,他们多少有些优势。他们的家属没有被弗兰萨帝国扣为人质,所以用不着担心。到了这个时候,弗兰萨人再丧心病狂也不可能派兵进入各个附庸国。但若要他们倒戈一击却也没有可能,弗兰萨帝国积威已久,就算现在只剩下一张老虎皮,他们也不敢轻碰虎须。
  此刻,同盟的军队如果派得出人,恐怕一个中队就可以接收一座城市,一个小队就可以俘虏对方的一个兵团。
  但是同盟没有这样做,因为高层另有打算。
  此刻同盟的精锐部队全都集中在巴马,这里不是军事要冲,巴马和当初利奇待过的泊尔摩一样,是风景宜人的度假胜地。
  巴马并不大,人口一万左右,是一座依山靠湖的山城。一条可以走四辆车的盘山公路婉蜒而上,公路两旁是住宅。那些住宅青砖红瓦,庭前都有一个狭长的小院,高不过两、三层,没有任何雕塑装饰品,顶多有几道弯成优美造型的铁襕杆作为妆点。
  这是一个非常优雅又宁静的小城,但在山顶上却有一座颇为气派的城堡,稍微低一些的地方还有一座教堂。
  那座城堡叫安美恩堡,建于十四世纪,是皇室度假时的行宫。
  此刻不管是行宫还是城市,全都落到同盟手里。
  因为有太多重要人物住在这里,负责安全的官员不敢有丝毫疏忽,干脆把一万多居民全都迁出去,安置在十几公里外的一座小城市里,这里全被同盟的军队占领了。
  以利奇的地位,他被安排在安美恩堡里,这是半年来他第一次住在房子里。
  从城堡里可以看到底下的那片大湖,要不是现在正在下雨,景色应该不错。
  “好不容易有一个休息的机会却不能出去,真是扫兴。”他看着窗外的大雨,不由得抱怨起来。
  “恐怕是因为你的那些女人全都在这里,但她们却不能过来,所以你感觉很无聊吧。”密斯拉半躺在床上腻声说道。
  和利奇其他女人不同,这位公主殿下很会吃醋,就算明知道利奇非常强壮,她一个人根本吃不下,她也不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
  利奇也不强求。
  当然他有另外一个选择:他去找黛娜她们。不过意义不大,就算把人全都找齐,他也不可能和她们做那事,毕竟人多眼杂。
  现在不同以前在格拉斯洛伐尔的时候。当初整个格拉斯洛伐尔连辉煌骑士都没有,这里却是辉煌骑士多如狗,天阶骑士遍地走。这座小城才一百多公尺高,他在底下做任何事,那些人只要想知道肯定能够听到动静。
  在这里就不同了,城堡里有八个圣级强者,里里外外全都被隔绝开来,至少那些天阶骑士别想听到里面发生什么。
  密斯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朝利奇眨了眨眼睛,问道:“你说这样可以吗?
  这样就能够怀上宝宝?”
  “你不是想再多玩一段时间吗?”利奇越来越弄不懂这个小女人。
  在他身边所有的女人里,除了妮丝,就数这个家伙最多变,不久之前还说要多享受美好的青春,不想太早怀孕,现在又说想要有一个小宝宝,以便他不在的时候能够排解寂寞。
  “我改变主意了。战争眼看就快结束,将来你在蒙斯托克,我在帕金顿,一年都不知道能不能见一面。”密斯拉颇有几分幽怨。
  “是啊,战争快要结束了。”利奇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高兴还是遗憾。
  不过有一件事他很清楚,接下来的战争已经没他的分了。
  几天前的军事会议对下一阶段的行动有了安排,同盟联军将会被一分为三,其中一路人马继续对弗兰萨帝国军队进行压制,另外两路人马将会合东线和西线的部队,对联盟中线各国进行占领。
  也就是说,战争到了收尾阶段。
  接下来就算再有大战也是地区性战斗,无关大局。
  “有什么可感慨的?你总不能一个人把风头出尽,要给别人一些机会。”密斯拉非常清楚联合指挥部高层为什么做出那种安排。
  之前事关同盟的生死存亡,所以大家考虑的是必须嬴得这场战争;现在大局已定,需要考虑的不是羸得战争,而是另外一些东西。
  主要是各国的军队高层在战后都要进行大调整,一批老人需要换掉,一批新人要上来,这些新人想要坐稳位子就必须拥有足够分量的战功。
  其中还有地位高低的问题。
  因为利奇太过出彩,以至于各国参谋总部的人没有捞到什么功劳,反倒是指挥官一系跟在他后面捞到不少好处。
  在军队里最容易失控、最容易滋生野心的就是指挥官一系。帕金顿没有出过这类问题,奥摩尔就不好说了。
  所以接下来的战役,各国都有意让参谋总部的人得到更多的战功,让他们的地位能够超过指挥官一系。
  “再说,弗兰萨或许很快会发生大变故。”密斯拉知道一些事情,但她不敢多说,有些事对于利奇也必须保密。
  同盟的情报部门不知道海因茨已经产生异心,秘密计划推翻乔治五世,不过联盟有很多迹象表明,这个国家的局势已经不稳。
  就像当初的蒙斯托克,战事上的不利最终必然导致政局动荡。
  更何况乔治五世之前一段时间搞得天怒人怨,联盟各国都视他为敌,只是怯于弗兰萨帝国的强横;现在弗兰萨帝国精锐尽丧,高阶骑士更是折损大半,已经失去威慑力。联盟各国肯定会有所圆谋,现在之所以没动,恐怕是因为人质还在乔治五世的手里。
  不过乔治五世不是省油灯,他肯定意识到这一点。他即使不动各国军队,对各国的高阶骑士肯定会下手,要不然他寝食难安。
  谁都不知道乔治五世现在还有没有这种实力?没有就再好不过。万一有的话也不错,至少逼出一张底牌。
  此刻的弗兰萨首都索贝完全是一片萧瑟和慌乱的景象。
  走在路上的行人一个个六神无主,很多人聚拢在咖啡馆里,满脸愁容地议论时局。
  在卖布和米粮的店铺外可以看到排队的长龙。知道帝国输了这场战争,人们拼命地花钱,想要在手里的钞票变得一文不值之前,把它们全都换成布匹和粮食囤积。
  在出城的公路上,很多家庭逃难似地离开这座曾经无比辉煌的城市。这里是风暴的中心,留在这里肯定不安全。
  索贝其实早已戒严,不过执法队和宪兵现在也没有心情管这种事,而且上面有人说过,如果有人想要出城就让他们离开,只要别让人混进城就可以,所以看到有人朝城外走,他们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各位市民,最近有同盟的间谍到处散布不利于帝国的言论,说我们已经战败,说前线大溃败,这一切都是谎言,请市民们不要轻信这种谣言,帝国是不可战胜的。”一辆车缓缓地在大街上行驶着,车上有两个特大号的喇叭,从喇叭里不停地传出宣传口号。
  那声音很响,一、两个街区之外都能够听到。
  可惜这种宣传没有多少作用。
  早在几个月前,大家已经不相信这种宣传了。
  当初也是这样宣传,说什么帝国非常安全,同盟根本无力反攻,不久之后同盟的大规模羁炸就开始了,连索贝都遭到轰炸,好几个街区被炸成一片平地,废墟至今留在那里。
  从那之后再也没人相信政府的宣传。
  此刻,另外一股暗流正在索贝不为人知的角落之中涌动。
  在索贝西郊不知什么时候修建了一座新的兵营,这座兵营被一圈铁丝网围拢,铁丝网高五公尺,巡逻队围绕着铁丝网不停转着。
  在里面的人一个个满脸怒容,他们的眼神中闪烁着失望和绝望。
  或许在三年前铁血骑士还是神秘、强大和荣誉的代名词,是帝国最不为人知也最精锐的部队,但现在所有人已经明白铁血骑士的底细。随着铁血兵圃在西线和中线连连折戟沉沙,再也没有人羡慕那些铁血骑士。
  在兵营最里面靠近正中央的地方,在一个很小的营房里,十几个军官聚拢在一起,他们全都是大队长、中队长一级的人物。
  营房外,几个骑士逛来逛去,他们负责站岗放哨。
  “大家都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也应该明白一旦我们变成铁血骑士之后,肯定会被送上前线,活下来的可能连一成都不到。就算不死在同盟的人手里,用了自杀斗气之后身体也会变得僵硬,变成不死不活的植物人,至少需要六个月才能完全恢复。但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帝国根本支撑不过六个月。到了那个时候就要看运气了,如果运气好,同盟对我们感兴趣,留我们一条活路,下半辈子我们就像小白鼠那样活着;如果运气不好,同盟从其他地方得到制造铁血骑士的技术,我们只有自生自灭了。”
  一个金色头发,外表颇为俊朗,浑身散发一股杀气的青年分析眼前处境,他俨然是这群人的首领。
  “这对我们太不公平。”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骑士异常愤怒地嚷道:“我们为帝国拼死拼活出了那么多力,就以我来说,我参加过卡佩奇战役,后来又去了西线,在那片冰天雪地熬了半年,守卫第一防线。第二防线的战役我全都参加,至今伤势未愈,但现在我却要被牺牲。”
  此人完全从自己出发,但他的话更容易引起共鸣。
  在场的这些人能够做到中队长、大队长,全都是靠军功升上来,大多参加过前期的战役,各个都是帝国功臣。
  按照乔治五世的旨意原本应该区别对待,不过当时乔治五世只在嘴里提了一下,并没有落在纸上,事后恐怕连他自己都忘了此事。海因茨既然要煽动骑士们的愤怒情绪,自然不会按照皇帝的意思来。
  “跟皇帝比较近的那些人现在都拼命往后方逃,听说早在开战之前帝国就秘密在海上营造好几个隐蔽所,就算战败了,他们也可以逃到海上。他们既然连退路都有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另一个骑士跳出来说道。
  那个金发青年显然知道不少内幕,他本来也想提这件事,没有想到除了他之外,居然还有人听到风声:“确实有海上隐蔽所存在,不过不是战前建造的,而是在瓦雷丁帝国被攻破、一部分残余力量退往海外之后,帝国高层受到启发,开始这个秘密项目。据我所知,那几个秘密隐蔽所可以容纳十几万人,不过到现在为止有几个隐蔽所还没有造好。高层牺牲我们恐怕就是为了替他们拖延时间。如果我猜得没错,只要我们能够拖延到雨季,那些项目肯定可以完工。”
  这个内幕一曝,周围的骑士顿时一片哗然。
  对于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大家不怎么清楚,但最近这段日子政府高官全都慌慌张张四处跑动,而且高层之中很多人的家属已经搬离索贝,他们都是坐飞翼离开的,神情看起来没有什么愤怒和悲伤,反而很多人露出一脸庆幸的模样,这不可能是被送往后方当做人质。
  两边相互一印证,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变得一目了然。
  “怪不得,那帮拍马屁的家伙总是鬼鬼祟祟议论什么大名单、小名单,一天要往海军部跑五、六趟,想必是为了能够被列入名单里。”
  又有一个人连结他知道的一些情况。
  这十几个人能够爬到现在的位置,肯定有自己的人脉和消息来源,七拼八凑之下,事情的脉络渐渐变得清楚。
  知道理由之后,他们越发感觉命运的不公:为什么别人能够撤往海上,他们必须成为炮灰?
  “现在怎么办?”一个骑士问道。
  众人看向那个金发青年。在这群人里他的地位不是最高,但他的身份却高贵一些。
  这个青年叫佐德,他算是豪门出身,虽然算不上一流豪门,但在弗兰萨这种身份已经不简单了。所以他的人脉和消息来源比别人全都要强好几筹,无形中就成了这群人的首领。
  “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皇帝如此无情无义,干脆……”刚才那个小胡子显然准备煽动众人造反。
  “干脆什么?找死吗?”金发青年瞪了小胡子一眼,虽然他的年纪在这群人里面算是最小的,但是出身让他的见识和阅历都超过其他人:“你以为皇帝和他身边的大臣全都瞎了?他们没考虑到我们会有所行动?我们一进来就被收缴武器,连给我们的餐具都是木头做的。你难道要用这些硬拼那些战甲吗?”
  这话一说,众人顿时有些丧气。
  不只是没有武器那么简单,此刻军营四周二十四小时有人巡逻,里外两道岗哨,j公里之外驻扎着三个精锐兵团。
  虽然这三个精锐兵团人数加起来才两千左右,比起这个营地里的十几万人根本是九牛一毛。
  但是两千人的实力不是这边可以比的。乔治五世尽管已经利令智昏,却没有糊涂到把荣誉骑士改造成铁血骑士的地步。这里实力最高的只是王牌骑士。
  更别说那边全都装备有战甲,这里的人赤手空拳,这种差距远比人数上的差距要大得多。
  “还有一点你们有没有考虑?从东线征调过来的那些人,他们的家属全都被扣起来;西线各国高层的家属也一样。上面现在专门玩这一手,难说你我的亲人是否也被关押起来。不搞清楚这一点,你敢动手吗?”金发青年朝四周扫了一眼。
  他目光所及,那些人全都低下头。在这一点上他们确实没有考虑到。
  “十有八九是这样。”旁边的一个骑士苦涩地说。
  “现在最重要的是和外面取得联络,把情况搞清楚。”金发青年说出他的想法。
  “从时间上来说恐怕来不及,我和我的人在第一批改造的名单里,三无后改造就要开始了。”那个小胡子忧心忡忡地说道,他之所以手足无措就是因为这些人里以他的时间最紧。
  “接受改造就接受改造,成为铁血骑士,只要不动用自杀斗气并不会出什么事,而且成为铁血骑士之后,你的处境可能会比我们好,上面可能会把你们安排到其他地方,看守得也不会像现在严密。到时候打探消息就全靠你了。”
  金发青年突然意识到这或许会让小胡子产生太大的压力,而且还会有一种被利用的感觉。他转头又对其他人说道:“大家都一样,成为铁血骑士也是一个机会,凭我们的实力想要对付那些精锐部队根本就是做梦,更别说城里还有几支近卫军。变成铁血骑士之后至少还有一搏的机会。”
  旁边的人总算从刚才的失落中走出来,他们并不是怕死,走出学院成为一个正式骑士的那一天,他们已经有了准备,战死沙场对于他们来说是稀松平常的一件事。他们愤怒的是帝国对他们的不公,他们痛恨的是被人当做炮灰。
  看到大家的反应,金发青年知道自己成功了,他继续说道:“就算大家接受改造,成为铁血骑士之后立刻被送上战场,你们也不要担心。据我所知,现在上面下达的命令被执行的可能很低,就连兵团、军团一级的军官也不想打仗。你们在前线尽可拖延时间,在后方的人想办法搞清楚我们的家属是否被扣起来了。如果已经被扣起来了,还要搞清楚他们被弄到哪里去?为了联络方便,我们还需要弄一套暗号出来。”
  金发青年做事确实很有条理,他一条一条地把大家需要做的事罗列出来。
  没有人对此产生疑义,此人在无形中得到众人的认可。
  傍晚时分,一场大雨骤然而至。
  一队执法官走进这片被铁丝网围绕着的营地,为首的执法官大声念著名字。
  被喊到的全都是军官。
  每天这个时候,各级军官要到执法队报告。
  这是弗兰萨帝国一向采用的做法,实际上是让各级军官互相告密。
  正因为互相告密,所以这种报告都是单独进行。
  那个金发青年也在被喊到的队列之中,他和别的军官一样穿上雨衣走出去。
  把人召集齐,那些执法官柙着军官们离开营地。
  在数百公尺外有一排房子,是看守这里的执法部队住的地方。
  军官们被带往最左侧的那排房子。
  这排营房是特制的,为了不让外面的人听见里面的谈话,所以有三层隔墙,而且只有门,没有窗,外面还有骑士站岗放哨,闲杂人等根本没法靠近。
  所有的军官被勒令排队等候,他们在雨地里站成一排。
  等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终于轮到那个金发青年。
  他被带进了第二间房间。
  房间里面只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身材矮小、微微有些秃顶的执法官。
  金发青年走过去在对面坐了下来。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两个人居然一点都没有执法官和被看押者的样子。
  “今天的情况怎么样?上面已经在催了。”那个执法官差点头哈腰了。
  佐德对于这个家伙实在没什么话可说,再加上他一向对执法系统和情报系统的人没有好感,所以不冷不热地说道:“我这边已经搞定了,已经有四分之一的人加入我们;其他人不是不想拉过来,只是因为我担心人太多会出意外,万一当中有人告密就全完了。”
  “确实稳妥一些为好,你做得不错,有四分之一也就够了。等到你们动起来,其他人肯定会跟着你们一起。”执法系统的人天生谨慎,自然赞成佐德的做法。
  “不过,有一些人我不太能够肯定。我拉拢的全都是一线兵团的人,他们看得多听得多,自然知道跟着我们才会有活路。但这里还有很多二线兵团的人,那些人平时在背后骂得很凶,什么都敢骂,可是我感觉他们心里好像还有侥幸的念头。”佐德看着那个执法官。
  后者完全懂得他的意思。
  “这很容易,我想,皇帝的心里恐怕也把这里的人分成几种,先把二线兵团的人送上前线应该会符合他的心意,万一局势支撑不住、同盟的进攻太猛烈,一下子就打过来,还有你们这些一线兵圃的人可以挡一下。”
  这种说法颇为恶毒,却非常接近事实。
  那个执法官不打算去想佐德刚才所说的,是不是为了将接受改造的时间尽可能延后。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肯定要为自己考虑,即便他本人也不是因为崇敬海因茨才上这条船,而是他认为海因茨的想法是正确的,也是现在唯一的选择。
  “里面的人想要知道他们的家人现在在哪里。”佐德说道。
  “他们已经被送往莱布尼彻,那里有一个后方基地。”执法官压低声音,这不是什么机密,所以他敢回答。
  “我知道了。”佐德稍微安心了些。他原本担心亲人会和那些东线骑士的家属在一起,那不是人待的地方。莱布尼彻就要好得多,他以前听说那里原本是武器试验场,很多技术人员和他们的家属都住在那里,所以条件还算不错。
  “还有什么问题吗?”执法官显得异常和善,现在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这个金发青年的手上,他只能赔尽小心。
  此刻城里驻扎的军队全是乔治五世的亲信。
  虽然亲信里同样也有许多潜在的背叛者,但一个人是否忠诚不可能写在额头上,他们不敢随意上去接触,万一踩上地雷就完蛋了。至于老百姓容易煽动,不过老百姓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现在的皇帝连骑士的忠诚都不在乎,肯定更不会在乎民心;如果老百姓敢暴动,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血洗整座城市。
  金发青年思索片刻又想起几件事,他刚要开口,突然听到远远传来空袭警报声。
  呜呜的警报声响彻索贝上空。
  听到令人揪心的声音,人们连雨衣都来不及披、雨伞都来不及撑,慌慌张张地跑出屋外。
  在一个个十字路口早有穿着雨衣的军人挥舞红白相间的长棍子,他们维持秩序,安排人们躲进防空洞里。
  或许是已经习惯,索贝的市民行色匆匆,慌张却不凌乱。自从同盟反攻正式开始以来,索贝差不多五、六天就会被——炸一次。直到进入雨季之后矗炸次数才渐渐减少,原因是同盟的后勤补给跟不上,大型飞翼不得不被当做运输车来使用。
  又过了片刻,叮叮当当的警钟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那是救火队出动的信号。
  所有的救火队全都出动,它们散布于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隔几个十字路口就停一辆,这样作为的是在炸弹爆炸之后,用最快速度压制火势。
  这些都是弗兰萨人经历一年多的聂炸所总结出来的经验。
  一个小时之后,天空中传来嗡嗡的声音。
  那声音像是有几万只蜜蜂围绕人的脑袋乱转,声音不但响亮,而且让人寒毛直立。
  索贝上空的天乌云密布,此刻还在下雨,云层像是一锅开水似的不停翻滚。
  在云层下隐约可以看到五、六个小点正异常悠闲地往索贝飞来。
  令人胆颤的嗡嗡声不是这些小飞翼能够发出的,真正载满炸弹的县炸机群此刻正飞行在云层上。
  这是三月时发展出来的一种新技术,如果——炸的目标是城市,用不着冒险进入云层下方,只要派几架专门用于侦察的飞翼下去,由它们确定方位,负责——炸的大型飞翼按照计算出来的参数投下炸弹就可以了。
  在地面上,一个个气球冉冉升起。
  联盟的空中力量早已荡然无存,年初的空中大战,联盟的空中力量就是主要打击目标,与此同时那些木料场、家具、马车作坊……只要和木头有关的地方全都遭殃。仅剩的几百架飞翼也被海因茨调往几个海上基地。
  所以此刻的索贝除了防空气球,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突然,一团暗影从云层中飞出来。
  这团暗影的速度快得惊人却没有一点声音,至少地面上的人听不到它发出的声音。
  只见诡异的暗影“之”字形来回飞着,所到之处,两公里内的防空气球全被二击落。
  只是片刻工夫,索贝上空被清理出一条干净又宽敞的飞行走廊。
  那些待在地面上的人看着天空中的那道暗影全都捏紧拳头。他们很清楚那是谁,也知道只要把这家伙打下来等于废掉同盟一条胳膊,可惜没有一个人做得到。
  所有的人都知道,只要高度超过地面二十公尺就是他的天下了。
  那个黑影正是利奇,此刻他驾驭灵甲充当空中护卫的角色。
  自从知道同盟再也不需要他充当指挥之后,他闲得发慌,所以干脆找点事情做,正好同盟要轰炸索贝,他跑来充当护卫了。
  对于下方的这座城市他熟得不能再熟,他曾经带队十几次淼炸过这座城市。
  如同例行公事,将所有视野切换一遍,利奇立刻将底下的情况摸个一清二楚。
  靠近中央区域有大量的能量反应,那里集中几千部战甲,似乎还有灵甲。
  弗兰萨帝国到底还有多少灵甲?这是同盟最希望知道的一件事。所以弗兰萨人现在非常狡猾,不会轻易发动反重力装置。此刻他只能怀疑,没有办法确定。
  打开“共享视野”,利奇把他看到的东西全都传出去。
  轰炸索贝是为了造成恐慌,同盟高层不指望能够炸死什么重要人物,同样也不指望能够造成多大的人员伤亡。早在二月分时,情报部门已经发现豨炸城市的效果仅限于毁坏房屋;自从联盟大量挖掘防空洞之后,人员伤亡减小到可以忽略的程度,死得最多的就是救火的人,这没什么意义。
  既然为了造成恐慌、不求实际效果,与其啃硬骨头还不如挑容易的地方下手,最容易下手的就是住宅区。
  这座城市想要学天之城的恢弘,又希望能够像卡佩奇一样繁荣,所以它的中心区域模仿天之城,四周城区则是卡佩奇的模式,民居和商业区完全混杂在一起。
  利奇信手圈了几个轰炸范围。
  轰炸终于开始了。一颗颗沉重的炸弹从云层中钻出来,朝着地面砸去。
  这些炸弹每一个重达一百公斤,中间是用能量结晶充填而成的爆炸装置,外面包裹的是沥青和油脂的混合物。
  半年来无数次轰炸的结果,证明这种混合物最合适用来羁炸居民区,一颗炸弹下去可以毁掉一幢房子,顺便把四周一起点燃。油脂和沥青的混合物黏性很强,黏上哪里就烧到哪里,而且不怕水。
  随着炸弹落下,地面上传来一阵阵沉闷的羁响。
  很快一团团火光冒出来,滚滚浓烟升到空中。可惜现在正下着雨,大火明显没有蔓延开来。
  落下的不只有炸弹,还有无数传单随风飞舞,这是以前没有的。
  这些传单全用油纸印书成,根本不怕水,就算浸泡在水塘里也没关系,还容易着火,掉进火堆还可以助长火势。
  传单夹在炸弹的缝隙之间,每一颗炸弹落下都夹杂几千张传单,上面是一些前线的战况,比如西线各国已经投降、联盟在中线刚经历一场惨败,损失兵力若干,圣级强者、天阶骑士陨落多少。
  这些东西起的作用和轰炸一样。同盟高层并不指望能靠这些传单让弗兰萨人投降,只要造成恐慌情绪就足够了。
  利奇无聊地看着下方,看着救火队和预备役军人试图扑灭大火,他的心里没有丝毫激荡。
  突然他看到七、八公里外,有一辆车飞快地朝中央区域驶去。
  如果仅仅这样他不会心动,但重力感应器竟然发出警报。
  有灵甲启动了。
  虽然不敢肯定灵甲启动和这辆车有直接关系,利奇仍旧折转方向朝那边飞去。
  以他此刻的速度,七、八公里的距离眨眼即至。
  相距还有一公里时,他弹出一片刀轮。
  那是一片真正的刀轮,是从外面那片巨型刀轮上分离出来的一小片。
  这片刀轮其薄如纸,宽仅半寸,直径却达到三尺,刀光暗藏,只有刃口闪烁着一丝寒芒。
  没有一丝声息也没有一点痕迹,刀轮横着切入那辆车左侧,像切豆腐一样破开车体,然后从右侧穿出来。
  利奇正打算确认战果,猛然间他感觉寒毛直立。
  只见两道白光朝他急射而至,另外还有一道白光径直朝那辆车飞去。
  他顿时意识到自己的高度太低了。
  随手弹出一串刀轮,他猛地一个俯冲,一头扎进离地面二十公尺的范围之内。
  一进入这个范围,反重力装置瞬间启动,他的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
  这一连串动作快如电光火石一般,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那两部灵甲被利奇事先弹出的刀轮所阻,等到他们格挡开迎面而来的刀轮,恰好看到利奇扬长而去。
  其中,部灵甲放慢速度,转而朝那辆车飞去。驾驭这部灵甲的天阶骑士显然知道利奇是出名的快腿,一旦速度拉起来没有人能追得上。另外一部灵甲却紧咬利奇不放。
  用不着回头,利奇也知道自己的身后有条尾巴。
  他的这部灵甲除了速度惊人,另外一个优点就是装了十几个观察镜,能够观察三百六十五度的情况。
  与此同时,那部为飞行而设计的智脑给出最安全的飞行航道。
  这部根本不像灵甲的灵甲如同一只灵活的老鼠,在索贝的大街小巷之中窜来后面那部灵甲没有这么高超的飞行技术,一开始还试图绕开建筑物,后来干脆横冲直撞,反正灵甲不怕这种程度的撞击。
  看到身后的天阶骑士是这种人物,利奇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瞬间打开索贝的交通图,迅速找到他要的目标。那是一条小巷,仅够一个人通过,两个人相向而行必须侧身通过。他这部灵甲是一个直径三尺的大圆盘,宽度和普通人的肩膀差不多,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切入小巷里。后面那部灵甲就不行了。
  只听到一阵稀哩哗啦乱响,整条小巷瞬间被挤塌了。两边的房子纷纷坍塌,无数砖块如同冰雹般砸落下来。那个天阶骑士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变故。突然他感觉一阵心悸。紧抟着他发现数十片刀轮从四面八方朝着他袭来。这一切快到极点,不过在时间凝滞之下,那个天阶骑士也没有慌张。一旦进入天阶之后,再也不存在措手不及这种说法。几乎在一瞬间,那部灵甲周围二十公尺之内,无论是墙、天花板还是纷纷砸落下来的砖块,全都变成粉末。
  此人的“界”所拥有的特性是粉碎,这是一种非常霸道的特性。
  不过这招对那数十片刀轮没有用,那些刀轮在利奇的控制之下,它们的四周笼罩着利奇的“界”.天阶骑士之间的战斗就是“界”与“界”的碰撞,谁的“界”
  更强悍,谁就占据上风。利奇的“界”是“绝对控制”,从特性上来说比不上“粉碎”,不过“绝对控制”属于比较赖皮的特性,它真正的厉害之处就是抵消其他任何特性。知道这一点的人很少,因为他出手的机会不多。
  所以那个天阶骑士看到刀轮仍旧朝他飞来,顿时有些意外。不过他怎么慌乱,挥舞手中的两把长剑左右格挡,将一片片刀轮全部击碎。
  他的剑看似轻盈却不亚于双手大剑和战斧的力量,这和他修炼的功法有关;他最擅长的就是“举轻若重”,配合粉碎特性的“界”,即便碰上同等级的骑士也很占上风。
  突然又是一片刀轮飞进来。
  那个天阶骑士心中冷笑,他感觉利奇不够聪明,明知道这招没用居然还拿出来。如果聪明就该趁着刚才的机会赶快逃跑。这片刀轮有些不同,它的速度特别快。那个天阶骑士右手一转,一剑劈了过去。
  剑刃和刀轮相碰,爆闪出一片刺眼光芒,紧接着一阵金属碎裂之声响起。让那个天阶骑士难以置信的是,碎的居然是他的剑。他的变招够快,猛的剑猛地一转。这次他不敢硬劈,而是往上撩去,他用的是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又是一阵光芒爆闪,同样响起一阵金属碎裂声,另一把剑也碎了。
  “千丝千线。”那个天阶骑士骇然地看着飞来的刀轮,他终于看透这一招的本质。
  此刻他已经闪无可闪、避无可避,眼睁睁地看f刀轮从腰际划过。
  一阵爆闪,在费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一个街区从索e的地图上消失,和这个街区临近的街区也只剩下一片残骸。
  当爆炸的火球徐徐升上天空时,利奇重新飞上天空。他看着身后衷撼人心的场面,心中充满自信。又有一个天阶骑士丧命在他的手里,而且这次是靠他自己的力量。
  请续看《骑士的血脉》45
  世界大战结束,利奇的传奇也将迈入最终章战争因乔治五世与海因茨演出的最后一幕戏,划下句点,但对利奇来说,并非所有事情都随着战争结束而完结;战后的重建才是利奇所等待的,一个全新的未来开始显露,新世界的风貌将在世人眼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