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武侠玄幻短篇-[古典] 【被忠犬推倒】(完)【作者:菠萝蜜波波 】-第一版主-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古典] 【被忠犬推倒】(完)【作者:菠萝蜜波波 】
作者:第一版主      更新:2022-05-10 11:48      字数:7685
  作者:菠萝蜜波波字数:8051
  被忠犬推倒(古代)完
  br&bsp;/>
  查看更多的精彩小说】他身黑衣,重伤被冲到岸边。
  捡回家的当天,开始发烧,发烧时,他在断断续续的说着胡话,许是烧糊涂了,小姐直守在他床边,小姐说他是她捡回来的,她有责任照顾。
  我想,大概就像以前小姐捡到小猫小狗,也会尽心照顾
  后来,风和日丽的天,还是在河边,高大的黑衣人双膝跪到地上,求小姐做他的主人,还用眼睛眨不眨得盯着小姐,小姐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不答应呢!又对他说病才刚好,快点起来,不然又要生病了。
  再后来,我们都知道了黑衣人是江湖上有名的武功高手,排行上数得进前五。不是我们想的混进府里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
  黑衣人很高很结实,大约米九几,给人很孤傲的感觉,总是跟在小姐身后,眼光永远眨不眨的追随小姐的身影。小姐让他往东,他绝对不往西,比府里阿黄还要听话。
  又天,不知什么原因小姐站在闺房中哭得厉害,而黑衣人双膝跪在小姐眼前,眨不眨的盯着小姐,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想了想,膝行到小姐脚边,低下头,亲吻起小姐的脚趾,用很谦卑的姿势,像膜拜女神样。慢慢亲吻到脚踝,到小腿,再到膝盖继续路往上,诶?,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他的大手拂过洁白光滑的玉腿!!什么?小姐的亵裤去了那里!
  小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脸娇羞,脸蛋红得快能滴出血来。
  那双大手继续向上抚摸,两手张开半拢着玉腿外侧,用粗糙的掌心摩擦着光洁白嫩的皮肤,缓慢向上移动,这时小姐的喘息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当抚摸到了大腿根部的时候,渐渐向后侧移动来到滚圆的臀部,惊讶于臀部的柔软挺翘,轻轻托住了两瓣雪臀。跪着挺起精壮的上半身,用头微微顶开裙摆,亲上了暴露在空气中的花穴,小姐颤抖着身子软就要倒向地面,好在他托着她的臀瓣。用力抓紧臀肉,小心不让她的身子滑倒。
  嫩滑的花瓣被被粗糙大舌舔洗的水润光亮,他的双唇来到更隐蔽的花心处,张嘴吻住就是用力吸,小姐青涩的身子那受得住这样撩拨,立刻泌出透明花蜜,粗糙的舌尖借着溢出的花蜜顶开闭合的花瓣,开始在花穴口进进出出。
  “唔嗯嗯啊”小姐被舔弄得媚眼如斯、全身软弱无骨眼看就要撑不住了。黑衣人立刻改成单腿跪地的姿势,把小姐向自己身前揽,她就以双腿劈开的样子,骑乘在他跪起的那条大腿上。花穴磨在外衣的粗布上,不会儿汩汩流出的爱液浸湿了布料。她更是抑止不住懵懂的快感,扭动腰肢在布料上磨蹭起来。嘴里呢喃的呻吟着。
  此番景色看得黑衣人跨下顶起高高的帐篷来。从那帐篷的大小不难推测出,他跨下的巨物定有着惊人的型号。
  被忠犬推倒——番外完
  这天,小姐身体微恙,半躺在床上,黑衣人端来药碗,吹凉喂药,小姐孩子气的躲进被子,就是不喝药。眼看药快凉了,他掀起被子,就着药碗含了口,嘴对嘴渡到她口中,药碗很快就空了,小姐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大口喘气。
  他的唇舌顺着细嫩脖颈路下移,用嘴咬开丝绸衣襟,饥渴的吻上两团饱满玉乳,轻舔着画圈,张嘴衔住乳尖再用力吸。小姐被挑拨的不停娇喘,忍不住弓身向前,索取更多爱抚。
  直到两点乳尖被吸的充血,玉乳上遍布吻痕,他仍然用唇舌吸允、挑逗着。
  只大掌摸索着来到小姐的腿心,钻进两条玉腿的夹缝,手指并拢在花瓣上按压滑动,待花瓣越来越热溢出点点蜜液时,他并拢两指用力向细缝内按压刺入花穴,突然的入侵让两条玉腿更用力的夹紧,大手也被夹住动弹不得,两指在穴内抚摸探索,紧致的穴肉绞吸着手指,像张蠕动的小嘴。按到某处花穴内的软肉,“啊”小姐声尖叫,脸上表情似痛苦似快乐。
  大手更用力按向那处,时不时点刺嫩肉,雪嫩娇躯扭得如同离了水的鱼,两颗玉乳左右晃动,流动的乳波让黑衣人双眼泛红,跨下撑起帐篷。床帐忽地落下,帐内片春光旖旎。
  那之后,两人腻在床上好久,发出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等他端着空碗离开后,小姐已是眉目含春,双颊嫣红,气色却是好了许多。
  每天黑衣人亲自“喂药”,让小姐的病很快就好了。可我发现他们常常躲在假山后面,偷偷的“喂药”。后院扫地的阿婆说,府里要有喜事了。
  六月府里的荷花开了,微风拂过水面,整片荷花池摇曳生姿,常看到小姐在池边弹琴,身后立着身黑衣的他,两人身影交叠在起,和谐得如此自然。
  这天,府里来了两位客人,老爷和他们有说有笑,前厅好不热闹,小姐刚好路过前厅,却脸惨白的走了。小姐到底听见了什么?我们谁都不知道,能让小姐变脸色的事,想必不是美事。
  后来,小姐闭门不出,整日关在房里,就连送去的饭菜也是原样未动,这可急坏了老爷夫人,黑衣人跪在小姐门前天夜,求小姐吃饭。
  第二天,门开了,小姐却对他说,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他盯着小姐的脸好久好久,直到门重新关上。我在他脸上看到了片死寂,就像弄丢了最心爱的东西。
  之后,我路过小姐院子时都能看到跪着的黑色人影,这是他第次违背小姐的吩咐,跪又是两天,有人悄悄给他放的饭菜动都没动。
  那以后,他被小姐彻底嫌弃了,走路时,他跟步,小姐退三步。看书时,他端茶递上,小姐起身走人。出门时,他抬手要扶,小姐绕开他,自己上了马车。私底下各种谣言满天飞,看得我们是干着急,却什么都帮不上,直到某天,切才有了答案。
  顶大红的花轿停在府前,周围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小姐被打扮得身大红坐在闺房中,等着前来迎亲的人,美艳的脸上片心如止水。
  小姐坐在轿中被抬到镇上最有钱的刘府,府上人头攒动宾客寒暄,热闹异常,小姐蒙着盖头被搀扶着,步步如履薄冰,额头已冒出层细密的汗珠。
  只听耳边响起,拜高堂二拜
  “拜”字后面却没了声音,小姐的身子顿时落入个熟悉的怀抱,满堂宾客犹如被静止的画面,霎时无声,视线全部集中在黑红两人身上,扯下盖头的小姐笑颜如花、眉目含情。而黑衣人却脸冷峻,唯独那眼神,温柔如水。
  宾客们只看到这幕,两人便化作道影子,凌空跃上院墙,消失在众人视线中。接着刘府又是阵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远处,黑衣人怀中的小姐娇嗔,“还以为你不来了”
  黑衣人深情的望着她,“有你的地方,就有我。”
  番外完。
  被忠犬推倒——番外2(正文补完)完
  (此番景色看得黑衣人跨下顶起高高的帐篷来。从那帐篷的大小不难推测出,他跨下的巨物定有着惊人的型号。)
  补完
  大掌牵着白嫩小手来到他的跨下,隔着衣物慢慢摩擦里面的巨物,小姐柔嫩的掌心被巨物灼烧着,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高热的温度,被欲望驱使,凭直觉把手探入他下身的衣物,慢慢握住巨大滚烫的肉棒。突然被包裹住的触感让黑衣人强压欲火,沙哑着呻吟出声。猛地把小姐扑倒在地,下扯开自己的裤子,涨大到恐怖型号的肉棒突然弹跳而出。
  大手扶着巨物在花穴口划圈研磨,直到整个龟头都沾染上透明的花蜜,这才下体沉,将肉棒挤进闭合的细缝里。肉棒顶端还未完全插入,就听到小姐的声哭喊,他立刻僵在原地,心疼得动都不敢动下。
  低头吻去粉颊上的两行清泪,手揉搓高耸的绵乳,手来到两人交合处上方的小核来回捻动。慢慢的花穴溢出更多液体,穴口也变得放松起来,巨大的肉棒又开始继续向窄小的穴内挺进。
  娇嫩的花瓣被撑得向外凸出,肉棒上满布的狰狞筋脉刮骚着花穴内的软肉,层层花瓣中的小嘴正寸寸侵吞着恐怖的巨物。肉棒进入到某处时遇到了阻隔,用力挺突破了障碍。
  娇躯上的敏感处被更快速的揉捏着,试图分散她小穴内的疼痛,柔软的双唇也被男性的唇舌封住,粗糙的舌尖更是在她口里四处舔舐、搅动,让她无暇顾及其他,也把她疼痛的叫喊声全部吞下。
  压抑到极限的欲望再也按耐不住,整根巨物没入后,就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小姐强忍着疼痛,咬紧下唇,努力接受着入侵的巨物。渐渐的花穴里升起股酸涨,白嫩柔软的身子忍不住扭动起来。
  感觉到她的配合,黑衣人不再压抑欲火,大手抓紧两条白嫩的大腿,拉开成最大的角度,把肉棒重重的捅了进去,时间,屋子里全是肉体交合的“啪啪”撞击声和尖锐的女人吟叫声。
  肉棒不停顶撞着花穴中的某处软肉,几十下勇猛的戳刺后,终于把硕大的龟头顶入了子宫,小姐的身子突然剧烈地不停扭动,像离了水的鱼,樱唇更是张得大大的,急促喘息着。白嫩的身躯突然阵颤抖,花穴中股液体喷射而出,烫在硕大的肉棒上,娇躯立刻浑身无力的瘫软下来。
  然而巨物还未发泄,依然重重的捅入,再整根拔出,只留下龟头含在花穴中,之后再次用力顶入不停重复着,随着撞击速度越来越快,所有的冲刺都集中到花穴中的那处软肉上,小姐再次尖叫着达到了极限。
  可是,这次,顶撞的动作并未停下反而越来越猛,小姐被肉棒戳刺着无法发泄,堆积如山的快感如潮水般涌入她的全身,在高潮中攀上了又个极限,直到抽插的动作缓了下来,她才再次泄了出来。
  此时她的下体片泥泞不堪,穴口处不停溢出股股淫液,而巨大的肉棒依然深陷其中,硬如热铁,每下都深得捅入子宫,戳在娇嫩的子宫壁上。小姐早已被大量快感折磨的意识模糊,浑身绵软的承受着身下卖力的攻击。
  又用力顶入了十几下,黑衣人终于精关松,将巨物深深埋入子宫,激射出大量的白浊,热烫的感觉让现在极度敏感的花穴再次泄出了花液,喷吐在肉棒上。
  白浊喷射了许久,直到射完最后滴,全部灌入了子宫里,连白嫩的小腹都被撑起了弧度。
  把累瘫的小姐抱到床上,从背后拥紧她,黑衣人这才合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完。
  被忠犬推倒——番外3完
  秋风瑟瑟,天气渐渐转凉,充满暖意的闺阁中,片水气氤氲,小姐整个人浸在巨大的木桶中,白嫩的胴体被热水熏蒸得更加玉雪盈润,乌黑的长长发丝披散开来,蜿蜒着漂浮在水面,两团高耸在发丝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忽然,小姐勾起唇角微微笑,眼神透着些许顽皮,微启红唇就是声
  尖叫。
  高大的黑色人影立刻破门而入,眼中映入的却是片春光旖旎的景色,氤氲的热水中是凹凸有致的雪白胴体,两只小手用力遮掩住饱满双峰,却把两团乳肉挤出让男人血脉喷张的深深沟壑。柔软的腰肢在水中更显得盈盈握,两条圆润雪白的大腿紧紧夹在起。
  黑衣人看得眸色越发幽深
  br&bsp;/>
  ,气息也渐渐粗重。双眼紧锁着赤裸的娇躯步步靠近木桶,大手不受控制的伸入水中,贴在圆润光滑的藕臂、肤如凝脂的雪背上不住流连。
  掌心里水滑温暖的触感诱惑着他来到两团被挤出深沟的饱满前,就着环胸的小手,起用力按压。乳肉犹如被小姐自己亵玩着,胸部被挤得更加鼓胀,热热酥麻的感觉从胸部扩散蔓延向全身,檀口微张溢出丝娇吟。
  另之只大手也深入水中,顺着不盈握的纤腰滑到圆滚的臀瓣上揉捏了两下,之后贴着夹紧的大腿挤了进去。手掌借着温暖的水流在夹紧的腿缝中进进出出,磨得白嫩腿心越来越热。
  体内升起的波波快感,让她媚眼含春,目光迷离,身
  体不受控制的把腿夹得更紧。纤腰在水中不住扭动,全身的雪肤染成片娇艳的粉红。
  双玉臂放开环着的双乳,软软的揽上黑衣人的脖颈,还挺起胸前的饱满凑到他面前,期盼得到更多的安慰。薄唇袭上团绵乳舔舐吸吮,张嘴含住乳尖用力嘬,小巧的肉珠立刻变成充血的红色挺立在雪白乳肉上。
  “啊!”小姐忽然声大叫,只见男人挺直身体双臂用力收,把娇躯从水中捞起,浑身湿漉漉的雪白身子滴着水窝在他怀里,玉臂搂住他的脖颈不敢松开,两团丰满抵在健硕胸膛上,白嫩的大腿紧紧夹在窄腰的两侧,雪白隐秘的下体也被迫抵上了黑衣人的小腹。
  双粗糙的大掌托在雪臀下四处摸索着,之后握住两个滚圆的臀瓣,五指微张,松紧的抓揉着臀肉,还顺着臀缝把手指滑上前面的花穴来回磨动钻进钻出,不会就溢出大量的蜜汁。雪白大腿夹在他的腰上的根本无法合拢,小姐只得赤裸着身子,娇羞的把头埋在他胸前,感受着他在自己体内撩起的阵阵欲火。
  身上的黑衣被浸湿,黏在身上,显现出健硕的身体线条和紧实的肌肉,还有胯下高高顶起的巨物。伸手扯开裤子,狰狞的肉棒弹跳而出。双手托着滚圆的臀瓣调整好位置,就着站立的姿势,将肉棒顶上腿心中的细缝。挺动窄臀让龟头在肉缝上前后摩擦,透明的花液汩汩渗出,全部流到肉棒上,把圆润的顶端洗得水润光亮。
  小姐被磨得欲火难耐大声呻吟起来,臀部高高向后翘起弓着身子扭动纤腰,想要更多来填满心头的空虚,下身的肉缝越来越热,更多的花液不断流出淋湿了整根肉棒,巨大的龟头烫在肉缝上来回磨动,就是不进去。小姐被欲火折磨得扭腰摆臀,张俏脸憋得通红。
  黑衣人忽然猛挺腰,整根肉棒全部刺入肉缝,紧窄的小穴瞬间被撑开到极限,微微带着疼痛,但更多的是被巨物填满的充实感。
  红唇发出声满足的叹息,转眼间身下的肉棒已开始了剧烈冲击,双大手配合着抽插将雪白丰臀用力按向龟头,滚烫的肉棒次次戳在花穴的最深处。赤裸的娇躯被大力顶起再重重落回肉棒上。瞬间,屋子里全是肉体拍打的啪啪声、绵延不断的呻吟声。
  巨大的快感让两人完全沉浸其中,被欲火支配着不停重复猛烈的撞击动作,纤细更是疯狂的扭摆,小姐尖叫着泄了次又次,他却丝毫没有减慢速度,反而抽插得越来越快,穴内的肉棒涨得越来越粗,戳在紧小的穴口中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硕大的龟头猛力顶在最深处的子宫壁上,仿佛要把她的身体穿透。
  小穴被顶的越夹越紧,好像要把肉棒夹断样,接着她呻吟声娇躯开始颤抖,股液体烫在巨大龟头上,小穴阵阵紧缩又次着到了极限。肉棒压抑着想要喷射的欲望,又重重戳刺了几十下,终于腰间麻,冲进花穴最深处,阵抖动将浓稠的白浊喷薄在她体内,子宫被灌满后肉棒还在不停射出,大量白浊顺着两人交合的下体滴落到地面。
  直到许久后射出了最后的白浊,黑衣人才发出声满足的轻叹。此时小姐媚眼如丝,脸上片春色,红唇微张着不停喘息。
  他扯下全身的衣物,抱着她踏进浴桶,两人起泡在水中,雪白的背靠在健硕的胸前,丰臀压在他大腿上,随着荡漾的水波轻轻蹭着男人腿间刚释放过的巨物。
  没会儿,肉棒再次挺立了起来,发出滚烫的热度,顶在白嫩的臀瓣间。而小姐却惶然未觉,泡在水中仿佛快要睡着了。大手从她身后慢慢摸上两团饱满,热烫的巨物磨蹭着娇嫩的臀瓣,屋子里再次片春色撩人。
  完。
  被忠犬推倒——番外4(主角访谈)完
  主角访谈:
  问:之前小姐不理你是为什么?
  黑衣人:小姐要嫁给别人,我不想小姐跟着我吃苦。
  问:小姐嫁给了别人你会怎么做?
  黑衣人:直跟着小姐保护她。
  问:小姐和别人行夫妻之实,你会怎样?
  黑衣人:阉了他!
  问:
  问:小姐嫁给别人会幸福吗?
  黑衣人:在江湖上漂泊不适合小姐,锦衣玉食才适合小姐,这是我给不了的。
  问:小姐要嫁给别人你怎么想?
  黑衣人:不用想,因为我不会离开小姐。她嫁不嫁人对我来说没区别,只是换了住的地方。
  问:好强悍的答案0口0
  问:后来为什么又抢亲了?
  黑衣人:看到小姐拜堂时发抖,时心软
  问:你们以后去那里?
  黑衣人:找座山做山大王,小姐是压寨夫人。
  问:如果小姐以后喜欢上别人,你怎么办?
  黑衣人:(思考)以后小姐身边百米内,不会有男人。
  问:如果小姐以后喜欢上女人,你怎么办?
  黑衣人:()还可以这样?以后小姐身边百米,男女通通都不许有。
  问:这样小姐身边都没人了!!!谁来照顾小姐?
  黑衣人:打扫、做饭、洗衣服,找人教我,都我来做。
  问:你家里还有兄弟吗?qq
  黑衣人:()??
  问:如果你以后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黑衣人:(思考)没这可能。如果真有那天,我会把命还给小姐。
  问:之前你不理黑衣人是为什么?
  小姐:我嫁给别人他也不急,还不带我走。
  问:如果最后没人抢亲,你嫁给了别人怎么办?
  小姐:()做有钱人家的夫人,天天吃饭、睡觉、打小强。
  黑衣人:(脸阴郁,扛起小姐往卧房走去)
  问:这是要进行爱的教育咩?0口0
  采访结束,撒花
  作者的话:正文比较短,这个番外可以解释下剧情中的疑惑,希望大家喜欢
  被忠犬推倒——番外5完
  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有处山峰,树木茂盛、郁郁葱葱,山间升起袅袅炊烟,隐约看到原来那里有处木屋,屋子外面挂了不少兽皮,很像是山里猎人的住处。
  屋内,室温意融融,小姐穿着雪白的兽皮,体态略显丰盈,坐在床边轻轻晃着摇篮,没会儿,嘹亮的婴儿哭声响起。她抱着摇篮中的宝宝边翻看襁褓边柔声哄着,然后解开衣服开始喂奶,宝宝边蠕动小嘴吸吮乳汁,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面前的女子。
  这时木屋的门开了,同样身兽皮的黑衣人刚从外面打猎回来,看到母子俩温馨的画面,忍不住凑了上来,薄唇带着凉意印在白嫩的脸颊上,俏脸顿时染上两团红晕。
  他伸长手臂从身后揽住她的腰,整个人半靠在娇小的身子上,看着她给宝宝喂奶。
  婴儿娇嫩的小嘴吸吮着粉红的乳尖
  ^点0^1b点”e^t^
  ,雪白乳峰从敞开的衣领内露在外面,随着女子的呼吸上下起伏着。看了会儿,黑衣人的眼神开始变得幽深,双大手也变得不规矩起来,悄悄伸向她敞开的领口,覆上另团雪嫩的饱满,缓缓揉搓着。
  正在喂奶的小姐发现后,娇嗔的撇了眼,可是这眼神看在他眼里却更加心痒难耐,大手揉捏的力道也变得更重,甚至还将衣领扯的大开,将薄唇覆上丰满的乳峰,舔舐起来。瞬间,波电流从胀鼓的丰满蔓延到她全身,让她忍不住溢出丝丝呻吟。
  此时,她的胸前边是身材壮硕的黑衣人,边是还在喂奶的宝宝,大小两张嘴分别吞吐着两处敏感的乳尖,胀胀的乳峰同时被吸出乳汁的感觉,是她从没经历过的,娇小的身子开始轻轻颤抖,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黑衣人把已经喝饱的婴儿从她手上抱起,放进摇篮,薄唇再次覆上雪嫩的饱满,香甜的乳汁从小巧的尖端缓缓流进他的唇舌,让人欲罢不能。大手探入敞开的衣领轻抚上雪白的娇躯,壮硕的身躯将她慢慢压向后面的大床,扯下娇躯上所有的衣物,唇舌舔吻在她全身各处敏感上,引得她气息粗喘,不断扭动腰身。他又用膝盖将她的双腿顶开,膨胀的胯下隔着衣物摩擦着女子的下体。
  花穴处早已泥泞不堪,很快就将他裤子上顶起的帐篷打湿了大片,黑衣人解开衣物,根粗硬的巨大肉棒出现在眼前。狰狞的巨物缠绕着凹凸起伏的筋脉,硕大的龟头止不住溢出滴滴液体。
  大手将她白晰的双腿打开到最大,下身用力顶,粗硬的肉棒整根没入花穴,将窄小的甬道撑得酸胀,两人同时发出声满足的叹息。
  巨物在小穴深处研磨了会儿,就开始猛烈抽插,肉棒戳刺的力量让她全身不停向后移动,花穴里还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大手抓起两条白嫩的腿,环在他的窄腰上,两条腿立刻环成圈紧扣住他,将两人的下体贴合得更加紧密。
  他用力握紧纤腰,将巨物捅进花穴最深处,浅浅抽出后,再用尽全力顶入,肉体的撞击让两人下体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她被撞得穴内阵热胀,全身流窜着股股酥麻的快感,呻吟更是声高过声。
  粗硬的巨物在娇躯上抽插了近百下后,退出花穴。将白嫩的身子摆成臀部正对着他,双腿跪趴的姿势,这才扶着硕大的肉棒再次戳进她体内,壮硕的身体紧贴着花穴不留丝空隙,巨物因为这个姿势可以进到更深的地方,他卖力耸动着紧实的窄臀,次次用力贯穿小穴,狠狠戳进子宫。
  抽插近百下以后,粗硬的肉棒
  阵抖动,男子低吼着将浓稠的白浊喷射进子宫深处,烫得花穴内壁阵收缩。她也同时达到了高潮,股热液浇在硕大的龟头上。
  女子还处在高潮的余韵中,肉棒却在蠕动的花穴中再度硬挺起来,全身娇软的她被压在壮硕的男子身下,尽力承受着热情无尽的欲火
  许久以后,他终于得到了满足,环抱着全身赤裸的娇躯,感受着激情过后的温馨时刻,而她早已累瘫在他怀里,看着手臂中恬静的睡脸,他仿佛拥有了切
  年后,伴随声响亮的啼哭,小木屋再次迎来了新的生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