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八)全裸示众-午夜人屠-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女大学生羞耻露出的一天(八)全裸示众
作者:午夜人屠      更新:2022-05-10 11:48      字数:9633
  (八)全裸示众
  正当家怡跑向升降机大堂之际,辉哥已经从梯进到走廊之
  上,他眼便见前面有个全身赤裸的女性背影,他显然知道这个裸女是谁,
  但仍刻意装作惊讶,大声叫道:前面那位没穿衣服的姐,你在干什么?请你
  停下,是否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家怡当然是头也不回,加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肯定是有理也不清的
  ,何况她也不愿意再让陌生男人到她赤裸裸的丑态,所以鼓作气的继续往前
  走。
  辉哥见状,边紧追上前边: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可
  以帮你的,这裡是公众地方,你不可以这样赤条条地走走去的。
  家怡听到后面追上的脚步声,加惊慌得六神无,只顾拚命向前跑,至
  于前面是否真的如她所想像的安全,已经无暇细想了,当然不会想到面前原
  有个大的陷阱在等候她吧。
  其实辉哥与家怡之只有三至四房的距离,如果辉哥真的出尽全力的话,
  肯定可以在家怡入升降机前把她捉住,但他知道这次行动并非要把眼前这裸女捕
  个正着,而是将她追赶至另个有趣的场景,所以也刻意放慢步伐,让家怡可
  以顺利逃脱。
  当然适当的对白还是不可少的,辉哥仍然面追面警告:姐,请你立
  即停下,否则我会按规矩把你拘捕然后交给警方。
  家怡听到要交给警方,知道加不可以被捉到,否则事情定会闹得大
  ,即使最终不会被控告,也会在多的人面前出丑,所以她对自己定要干到
  底,逃离这保安的追捕是当下最要紧的事,往后怎么办已经是次要的事。
  后面的辉哥着全身赤裸的美少女在前头跑,实在得如痴如醉,自言自语
  :真想现在跑上前,把正面也个清清楚楚,不过会还有许多机会慢慢
  欣赏,忍忍吧。
  在辉哥的刻意放过之下,家怡如愿地跑到升降机大堂,而且有部閒置的升
  降机正开着门,对于后有追兵的家怡,这升降机是她的唯出路,所以二
  话不便跑进升降机内并连连按下关门键,直到门关上了才鬆口气,临关门前
  刹那,辉哥还可以刚刚追到门前,正好到家怡那惊鸿瞥的正面全裸,双
  美乳及神秘的黑色三角地带已经深深印在他脑海裡了。
  辉哥:能近距离到这么漂亮的少女裸体,实在太值得了,真期待
  的那幕尽快出现,到可以名正言顺的个饱!
  门关上了,家怡惊魂稍定才发现升降正往下,向医院地下大堂进发,她知道
  问题又了,因为医院大堂应该会有多的人出入,即是自己的裸露丑态将有可
  能被多的人到,但身在升降机内却又无处可逃,实在急得要死了。
  在这手足无措之,手机忽然响起了,是的声音:家怡,妳在哪裡
  ?
  其实正在控制室监控着,家怡的举动都在眼裡,明知故问而已
  。
  家怡:我在升降机内,怎么办?:dvd跟我妳还没有
  穿衣服的,是吗?妳怎会赤条条的去乘升降机的?楼层也有人的!
  家怡:有人追我,我没办法!别这个了,升降机正向地下去,我如何是
  好?:快按二字吧。
  家怡:还赶得及,按了,跟住怎样做?:出去吧,二楼现在应
  该没有人,如果去到地下的话,门打开妳什么都完了,当众给人光了还是
  事,医院还要追究妳在公众地方裸跑!
  家怡:我可是逼不得已的,可以解释啊。:还想解释!到了二
  楼没有?
  不久,门打开了,家怡:到了,这是什么地方?我要出去吗?:
  当然要出去啦,妳不是想到地下大堂裸体示众吧!?
  出了升降机,是个很宽敞的大堂,装修比较华丽,有别于楼层,家怡
  赤裸裸地处身于此,到光洁的不鏽钢装饰上出现自己丝不挂的身体倒影,羞
  耻及恐惧的感觉顿再次侵袭她:我已经出去了,快给我拿衣服吧!我快要
  羞死了。:妳着别离开,我找妳。
  家怡:这裡很大,万有人出我往哪裡躲?刚才追我的保安员可能很快
  会追到,怎么办啊?
  话还没有完,已经挂断了电话,家怡实在不知道应不应该真的听听
  话话留在原地不动,因为全身赤裸在空旷的升降机大堂中心位置,感觉绝不好
  受,虽现在没有人会经过,但谁可以保证之后的情况,万又走出几个保安
  ,那真的无处可逃,要赤裸裸地被人逮捕了。
  越想越觉得危险,家怡急急致电给,但没有接听,家怡心想还
  是自己周围有没有地方可躲藏吧。
  细心观察下,她发现这裡原是个演讲厅,而且演讲厅门外正竖立了牌子
  ,显示下午二将会有个医学研讨会在此举行,因为现在是上午,所以还没有人
  出现,但想到不久之后这裡将会人人往的景象,而自己却身无寸缕,家怡不
  禁心裡发毛,彷彿下子已经堕入了未的空,赤身露体地被人群包围着,
  无处可逃。
  但羞耻的感觉只持续了会,刺激的心却跃动起,家怡的思想很快回到
  现实,望着前面这个将会热闹非常的演讲厅,可能是出于好奇,她很想裡
  面的环境。
  家怡战战兢兢的把门推开了少许,心地偷望眼,发现裡面已经佈置妥当
  ,灯光亦已亮着,切都明显准备绪,只是人却个也没有,连工作人员也未
  到场,又似乎有怪怪的,但家怡却反而可以鬆口气,至少这裡不会有人为她
  带威胁。
  此,她心裡泛起个大胆的念头,是想赤裸裸地进入演讲厅去坐坐那
  些座位,因为平常出入这场合的人都是穿得整整齐齐的,但现在自己不但只是衣
  冠不整,简直是衣不蔽体。
  家怡自言自语:与其在外面等,不如到裡面等还好吧。
  于是推门直入,行到最前排的位置坐下,然后呆呆的着距离身前不远
  的演讲台,她又再次出现自己人前裸露的幻想,刹那身边都坐满了人,而自己
  却是唯个全身赤裸的观众,成为了众人的焦。
  被观众视姦的感觉令家怡感到非常的羞辱,浑身赤裸又不知可以往何处走,
  家怡只好合上眼紧抱自己,捲曲着赤裸裸的身体,等待群众的法落。
  今次这个恶梦似乎没有醒得那么快,幸好她手中的电话突然响起,把她从恶
  梦中救出,她才如梦初醒。
  电话中传的声音:你在哪裡?我在二楼,却见不到你。
  家怡还没回过神,支吾其辞:我在坐着,不,我在裡面。:
  你在演讲厅,是吗?
  家怡:是啊,外面太空旷了,感觉很危险,有人出现无处可藏,所以我
  入去了。:你真大胆啊,你知不知道那地方会儿后将会坐满了人,
  你想怎么样,表演裸跑?
  家怡:不是啊,我也不想的。
  还没待家怡完,便抢着:快些出吧,我带你往别处走。
  家怡:好的,我即刻出。
  家怡出到走廊,以为见到可以解除困境,但当她到两手空
  空,没有为她带衣服,便感到十分失望。
  家怡以怪责的语气质问:你怎会没带衣服的?你这样有什么意
  思?:我赶着立即过,那有找衣服呢?你自己惹的麻烦还要怨
  我没帮你补救吗?
  家怡心想:其实是你把我弄到这尴尬的田地,不过现在有求于你,忍你
  吧。
  家怡:算我不对好了,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你跟着我走吧
  ,先离开这裡再。
  罢,手拖着家怡往走廊的另端走,那边远处有门,可以到有
  阳光从外面透入,似乎是要领家怡往室外走,完全没有在意过家怡此刻是
  全身赤裸的。
  家怡大惊:你想往外面吗?我可是没穿衣服的,你到底想帮我还是害我的
  ?:地下大堂已开始有参与讲座的人士到,不定下分钟有人
  乘升降机上到,你要是留在这裡肯定会被人光光,那么你走还是不走?
  家怡:不如我们先去找件衣服吧,我不可能这样赤条条地跟你走走去,
  加不可能走到户外去,被人见的话,我肯定被当成变态或是疯子。
  :你刚才惊动了保安,他们现在正四周围找你,虽然今只有两个人当值,但他
  们如果个从上往下,另个从下往上,你肯定脱不了身,所以你现在最不
  可能被发现的地方是医院大楼以外的地方。这层楼的外面是平台花园,使用率
  很低,平日很少人的,你在那裡待会,我再去拿衣服给你吧。
  家怡完全接受不到要脱光光的走到户外,但又反驳不到的提议,
  接不上话。
  见家怡已开始失了方寸,便乘机推她把:放心吧,外面没有人的
  ,你出去等会儿可以了,留在这裡反而危险呢,不定那些保安已经索
  至这层,你到会赤裸裸地被他们捉住,算我们可以解释得到,但拖
  延了可能会有多人经过,难道你想当着多人面前,全──裸──示──众─
  ─吗?刻意强调全裸示众
  四个字,是要深化家怡的恐惧感,令她失去仅有的判断能力,从而变得容
  易被摆佈,堕入的圈套。
  家怡:若我出去了,你真的很快会拿衣服救我?的如意算盘似
  乎打响了,家怡竟然接受如此荒谬的建议。
  :当然嘛,我骗你干吗?你若这样子被抓住,我也有麻烦的。
  知道家怡已经不会反抗,便即刻拖着家怡往那出口走过去,二话不把门
  打开,三爬两拨便把全身赤裸的家怡推了出去。
  当家怡还未定过神的候,只留下了句可圈可的话:好好
  的可这裡等吧,记得留意电话啊。
  然后下子便把门关上,家怡迟了两秒才回过神,便发觉事情不对劲了,
  她想去开门追上去找,但门已经开不了,即是家怡现在被赤裸裸的关在医
  院大楼之外,身体完全暴露于户外的空,若然此刻有人经过,家怡的裸体肯定
  是无处可藏。
  阳光照射到家怡光熘熘的身体之上,而赤脚踏在户外的地面上亦令她觉自
  己赤身露体的羞耻,无地自容的感觉非常强烈,虽然身旁没有人,但家怡已
  经不其然地以两手遮掩着身上的重要部位,彷彿周围的花花草草都在盯着她的裸
  体。
  家怡好不容易才能迫自己冷静下,当她到这个所谓平台花园的环境后,
  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原是极其危险,因为这个花园其实只有两个花圃,种植了
  些型的植物,棵树木也没有,是个完全没有遮挡,没有可掩护之处的公共空
  ,而除了医院大楼外,另外两边也连接着两幢大楼,可怕的地方是,任何人从
  这些大楼的窗户往下观望,都可以清清楚楚的到个全身赤裸的美女在空旷的
  户外花园中展示全身的每吋肌肤。
  家怡知道要是在这裡等待,其实等同向着三幢大楼内的人裸露身体
  ,如果有人因此而报警的话,家怡彻底的完了,肯定要当众出丑。
  家怡不想坐以待毙,但身后的门又开不了,唯有四周围有没有别的地方
  可藏身吧,但这个花园实在极其空旷,除了连接另外两幢大楼的门,似乎没有
  的出口了,家怡唯有行到去远处的出口,逐个门口试试运气。
  家怡要全身赤裸地在花园行走,实在非常不习惯,虽然没有人,但也要以手
  遮着乳房和下体才安心,但这样羞涩害臊的姿态其实加诱惑,而这幕裸女
  户外露出
  已经被隐藏的人拍摄下了。
  由于家怡的步行姿势受影响,慢慢才到另幢大楼的二楼平台门口,可惜
  扭门柄之下,原也是关上了的,家怡其实已心有预算,于是前往最后个出
  口试试,心想如果开不了,唯有致电催促前好了。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早有预谋,这门竟然可以打开,家怡不禁有刹那绝处
  逢生的感觉,但她也未至于股脑儿的冲了入去,她仍然冷静地先探头往裡面
  视察下环境,心想如果裡面是没有人的话便可以入去先躲藏会。
  可惜在此,两名保安员明哥及辉哥竟然分别从旁边那两幢大楼推门而出
  ,很明显这是的心安排,通风报信,是要他们迫使家怡走入绝路,
  上演令她羞辱的幕。
  明哥虽然离家怡还有段距离,但却先大声地吓吓家怡:前面那位没穿衣
  服的姐,请你合作别再四周围跑了,这裡是公众地方,你公然在此裸露身体已
  经违法,请跟我们去办公室,否则我们只好报警了。
  跟着辉哥再接力补上句:若然警察真的了,你定逃不了的,而且事
  情会闹大,还是别再逃了,跟我们走吧,可以大事化的。
  这番话好像言之成理,大事化的结局实在有吸引,家怡已有动摇,
  心裡自忖:再逃也不知会走到什么地方,如果跟他们合作可能会快穿回衣服
  ,不用再继续赤裸裸地四处跑,在两个人面前出丑总好过丝不挂地被警察拘捕
  ,那可能被多人到。
  家怡正在盘算走还是不走的同,两名保安员已快步走上,面对两个大男
  人,赤裸的家怡真的不知如何应付,心裡当然是千万个不愿意让他们见自己的
  裸体,但逃跑的后果却可能加严重,在两害取其轻的情况下,家怡痛苦且无奈
  地选择了投降,不再逃避,希望跟他们合作些可以早脱离这个尴尬的处境
  。
  二人亦步亦趋,家怡面对两个走得越越近的男人,到他们身穿整齐的制
  服,而自己却身无寸缕,实在难掩内心的羞耻感,为了尽量减少身体的暴露,特
  别是女性最需要保护的部分,家怡的双手只好上下的紧紧抱住自己,希望可
  以尽量保留仅有的私隐,然而在男人的眼中,这样全裸而不露,害臊而带
  羞涩的举止反而易令人燃起慾念,萌生将其凌辱的念头。
  幸而二人尚算专业,即使眼前着位赤裸裸的美女,也没有露出色迷迷的
  眼神或猥琐的表情,仍然可以装出冷静处理的模样。
  他们眼见家怡似乎已放弃逃跑的意思,心裡暗喜,互相
  打了个眼色,好像已
  经知道下步该怎样做,在他们行至距离家怡只有不足十公尺的候,明哥率
  先开腔:姐,请你放心,我们没有恶意,是帮你的,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
  虽然家怡竭力保持着三不露的姿势,但全身赤裸面对着两个陌生人,而且
  还是男人,难免羞得满面通红,紧张得不知该如何应对,难道跟他们,自己在
  没穿衣服的情况下不经不觉便到了不同地方接受身体检查,最后流落至医院大
  楼外的户外地方吗?似乎有不合情理,但事实确是如此,现在回想也觉得自己
  实在太不智了,竟然赤身露体跟着人家的意思四处走,弄至如今的境地。
  家怡心想:始终要有个解释的,总之要成是意外和并非自愿的,不然
  肯定会被当作露体狂对待了。
  家怡打算含煳其辞的敷衍他们:我是做身体检查的,因为出了意外,
  所以情急才会走到这裡,
  几秒之,二人已经行到跟前,家怡要硬着头皮丝不排地在两个穿着整
  齐的男人面前,彻彻底底的暴露全身的肌肤给他们近距离地得清清楚楚,实在
  羞得无地自容。
  明哥和辉哥由头到脚打量了家怡的赤裸身躯遍,带着不屑的表情窃
  笑了下,辉哥质问道:请问是什么意外,令你需要脱光衣服到处走,而且走
  到户外地方呢?
  家怡:因为我的袍子在检查过程破了,又意外地被职员取走了,加上
  又紧迫,他们便叫我先赶去下个检查室,所以我才会没穿衣服出现在医院的走
  廊上。
  明哥故作惊讶:他们叫你赤条条地走出去,你跟着走出去?不是吧?你
  不觉得难为情的吗?
  事情箇中的曲折,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清楚,家怡也知道自己难以短
  解释清楚,便搬出,:你们认识这裡的吗?她是我
  的朋友,是她带我到这裡的,她很快会回,你们可以找她了解。
  明哥和辉哥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辉哥继续质问家怡:是
  这裡的职员,我们当然认识,但我不会相信她容许你在医院的共众地方裸露身体
  ,太不合理了。
  有理不清,家怡开始焦急了:我有她的电话,你可以跟她对话问清楚的
  。
  家怡罢便下意识地把手上的电话递给辉哥,示意他可以致电予,但
  她忘记了自己的手是不能移动的,这下递电话的动作,即令她对乳房完全
  失去遮掩,彻底暴露在明哥和辉哥眼前,之前直紧守的两宣告失守,两颗娇
  嫩的乳头尽入眼帘。
  二人可曾如此近距离的到个清纯的素人美女露乳,明哥和辉哥当场傻
  了眼,紧盯着家怡的胸部,尤其是那双粉红色微微翘起的葡萄。
  家怡知道自己春光乍洩,后悔也不及,最自然的反应是惊愕地叫了出
  ,然后匆匆地收回拿着电话的手以遮丑。
  虽然家怡已经回复三不露的姿势,但明哥和辉哥二人仍未回过神,四隻
  眼睛仍然没有离开家怡赤裸裸的身体,他们这举动令家怡觉得极其委屈,不自觉
  地连连退后了几步。
  家怡情急之下不禁动气:你们够了没有?要我在这裡多久才让我离开
  ?我要求先穿回衣服再跟你们对话。
  明哥瞬收起急色的样子,冷静地回答:姐,请你分清楚,是你自己脱
  光了衣服在共众地方乱闯,我们逼不得已要赶处理而已,我们当然要先了解事
  情的始末才可以处理下步怎样做,我们不是有心要你在这裡跟我们对话,是你
  赤裸裸地出现于这裡在先,如果你这么介意别人见你的裸体,你便不应该脱光
  光走出。
  辉哥接上,质疑家怡的话:姐,俗语,牛唔饮水揿得牛头低,这裡
  是医院,不是你自愿的话怎可能有人逼你脱光光到处裸奔?其实你是否有特殊癖
  好?
  家怡听他们的话后,又惊又怒,却又不能发难,只好继续裸着身子在解释:
  请你们先找找吧,她可以证明这次绝对是意外,是误会!绝不是你们所
  的那样。
  今次家怡没有伸手把电话递出去了,继续保持战战兢兢的样子,双手力保乳
  房和阴部不会被他们到,但其实家怡此刻全身上下根本件衣服也没有,双
  脚也是光熘熘,连鞋子也没有,是彻彻底底的全身赤裸了,三不露的坚持其实
  意义不大,只是她心理上的最后道防线而已。
  家怡见他们没有什么反应,继续:不如你们先让我穿回衣服再下去吧
  。
  明哥:的也是,你不可以赤裸裸地留在这裡的,你现在要先跟我们去办
  公室,我们再联络。
  家怡:这样子跟你们去办公室,怎可以的?
  明哥:我们现在那有衣服给你穿?况且你已经脱光光由五楼跑到这裡了,
  不是现在才害臊吧?别多话,快跟我们走好了,要到那裡才东西可以给你穿,
  你赖在这裡不走也没用的。
  家怡急起了,想催促快些到,否则真的可能要赤身露体地跟他
  们去另处地方,途中又不知要遇上什么难堪的事情了,急忙:你先等我打
  电话给!
  罢随即按键致电了,这动作即令家怡的手不能遮掩胸前两,
  她唯有选择转过身背着明哥和辉哥二人,但这样却让整个裸背及臀部完全暴露在
  他们面前。
  个全身赤裸的美少女当着自己面前打电话,修长的美腿,浑圆紧緻的屁股
  ,白滑的裸背,配上此刻的姿势,实在美不胜收,既是色情,又是情色,面对如
  斯美景,明哥和辉哥实在得如痴如醉,加上家怡背向着他们,二人终于可以放
  肆地尽情欣赏,不用再装模作样了。
  家怡自言自语:快听电话吧!快听电话吧!
  终于,这通电话是没有人接听,家怡深感无助,顿失了方寸,明哥出声了
  :我你应该是找不到吧,快跟我们走吧,别再赖在这裡了。
  家怡大惊:不可以的,我不会这样子跟你们走的,我不要再出丑下去,我
  不要!
  辉哥发出警告:你别发狂或是想逃跑,否则我们将採用最低武力,先把你
  制服然后再交给警方。
  明哥接着:到你有多麻烦,可想而知,我你应该不是疯的,该不会
  想再次赤裸裸的逃跑吧,我可以告诉你,下午这裡会举行个重要的医学研
  讨会,不少记者及传媒将到採访,不定现在已了些,你这样子走出去,
  若被拍到了,肯定成为明天的头条闻。
  家怡越听越心慌,知道他们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她刚才亲眼见到演讲厅已
  经预备妥当,的确会有个重要的会议将要进行,所以有记者出现是绝对有可能
  的。
  明哥见家怡神色有异,便继续:我劝你趁现在好跟我们走了,到人
  多了便麻烦。
  家怡已经没有选择,只好照他们意思去做,回应:好吧,我跟你们去办
  公室好了,别报警啊。
  明哥:你只要合作,听我们指示,去到安全的地方后不会有麻烦。
  家怡:有多远?要行多久?
  明哥:先由这门入去座大楼,落去地下大堂,再去到d座大楼是,
  3至4分钟吧,很快的。
  家怡听到要赤裸步行数分钟,要途经三幢大楼,即大吃惊:你们疯
  的吗?要我这样做根本是在侮辱我,我不会去的。
  明哥出言恐吓:姐,如果你不听话,我们要硬的,你别后悔。
  辉哥则以软游:其实也不是很远的,这裡上午向也不太多人,问题不
  大的,而且大楼之的通道不是在户外的,都是室内空的,像你刚才经过
  的走廊差不多。
  家怡害怕明哥真的会硬的为她押着走,无奈接受:好吧。
  家怡这样赤条条的行在二人前面,虽然没有正面全裸的露出给他们,但
  步步的动作,令从后跟随的明哥和辉哥有着另番享受,因为行路的动作已
  足以令家怡的下体暴露出,他们可以清楚见家怡的阴唇及其的毛髮,有
  动作较大,连菊花穴也可以得到。
  行了差不多二十多米的走廊,家怡还是顾前不顾后,似乎完成没有意识到原
  从背后观,她的阴部及屁眼是完完全全的展露在人前,她之前所保护的地方
  现在已失守了大半,可惜家怡仍是懵然不知,继续被两名保安员不怀好意地尾随
  ,从后以线视姦污她。
  明哥和辉哥相视以笑,似乎对眼前的美景并不感到满足,要开始进步的
  行动。
  明哥:够了,停下吧,转过身。
  家怡依言停步,却没有转身,只把头往后他们又有什么指示:什么事
  ?
  明哥冷冷地:我,转过身。
  家怡处于下风,唯有千万个不愿意地转身面向他们,但双手仍然继续紧紧的
  遮掩住乳房及阴部,丝毫没有放鬆。
  家怡有担心:你们想怎样?
  明哥:给你心理准备,前面区域比较多人出入,会儿有机会遇到其
  他人,你可能要裸跑冲过他们,不能像这样慢慢地行。
  家怡:怎会这样的?你们不是过这裡向也不太多人吗?
  辉哥:没骗你,的确是不会有太多人出入的,但始终是公众地方,有几个
  人往往是少不免的,这裡是医院,并不是死城啊。
  明哥:前面是升降机大堂,只有便利店,平常只店内的几名顾客及
  店员而已,我现在先过去跟他们聊聊天,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你快快穿过中
  的升降机大堂,跑到走廊的尽头,那裡可通往另幢大楼。
  家怡并不是傻的,如果真的这样做,被店内的人见她在大堂裸跑,肯定
  被认定为暴露狂,到水洗也不清。
  家怡反对:没有方法吗?我不想这样做,我在这裡等好了,
  我要打电话给她。
  着举起电话按键,可能是心急而没有了戒心,家怡今次竟没有转
  身背着他们,鬆开了右手失去了掩护乳房的能力,直紧守的两再次宣告失守
  ,两颗娇嫩的粉红葡萄又再映入二人眼帘。
  明哥和辉哥没有阻止家怡,因为他们知道家怡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因
  为正是这次露出调教家怡计划
  的始作俑者,而且他们也乐于再多些欣赏这位全裸美少女。
  家怡当然是找不到,但她却:我只会在这裡等,地方都不
  会去,直至找到为止。
  辉哥:你别令我们难做,我们不可以让你丝不挂地待在这裡的。
  家怡:待在这裡的不可以,要我光着身子去那么远的地方可以,根本
  你们有私心,我不会再信你们的。
  明哥严肃的:你若真是不肯合作的话,我们只好报警,等警方处理
  了,不过闭路电视都记录了你在不同位置的裸体行为,相信他们都只会认为你是
  找藉口掩饰你的暴露狂行为。
  辉哥戏笑地:是啊,不定他们会乾脆把你赤条条地押上警车,你也知
  道嘛,现在的警察都没几多个是好人,当知道你是女的,年轻貌美,又没有穿衣
  服,随全个警局的人把你光光,早几年有几个示威者被警方无理脱光
  身,乘机羞辱,你这样个女孩光着身子的关进去,肯定没有好结果。
  辉哥的话不无道理,家怡不禁心头怯,但仍然强装坚定:香港是法治
  城市,没你所讲的那么差。
  明哥:那报警好了,不过香港也是传媒泛滥的地方,恐怕你被拘捕的
  候,已经有数十部摄影机在等着拍你的裸体照片和片段了,明天各大都会
  到你的裸照。
  辉哥:几星期前有个女人只穿着内衣裤上了港铁,当晚她的照片被疯
  传了,几乎每个有手机的人都收到,真是快得惊人!
  明哥:所以嘛,事情闹大了,最后出丑的只是你自己,你宁愿让几个人
  你的全相,还是让全香港人都到你的裸体?
  家怡无言以对,知道自己根本是待宰的羔羊,既然逃走是没希望,反抗是
  死路条,唯有接受他们的摆佈吧。
  家怡软化了,向他们求助:我听你们的,但先给我找件衣服不简单得多
  吗?
  明哥:你现在还不明白吗?那我跟你得明白,我们是喜欢你
  脱光光地走走去,我喜欢的话,随可找百几十人围观,要你全裸示众
  ,当众被羞辱也可以,而且我还可以自己是依法办事,不会有麻烦。
  家怡越听越心寒,知道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若落在他们手上肯定不
  堪设想,于是想转身逃,往便利店方向跑,希望遇上的是好人,能够给她件
  衣服遮丑可以脱离此困境了。
  明哥和辉哥没有想过家怡竟然选择再次逃跑,没有反应,让家怡成功
  地逃跑至便利店门前,这家怡已顾不得遮掩身体,即使三尽露于人前也无暇
  兼顾了,而店内当正有两名店员及4位顾客,而且全是男性,他们忽然到
  位全身赤裸的美女闯进店内,即傻了眼,完全不知所措。
  四人望着丝不挂的家怡,都不敢接近她,但又捨不得把视线离开她的身体
  ,只有继续保持距离的凝视眼前这个全裸的美少女,似乎完全没有想过要怎样做
  。
  家怡入到店内即呼救:请给我衣服!
  可能家怡的情绪实在太过激动,予人种失控的感觉,竟然没有人敢
  伸出援手,这样的反应反而令家怡加焦急,语气重的:我被人追啊,快
  给我衣服吧!
  家怡实际倒楣,竟遇上4个胆鬼,没有个敢上前帮助,也可能是家怡情
  急之下没有在乎自己正赤身露体,连乳房及下体都展露于人前也好像毫不介
  意,令他们觉得家怡是个有问题的人。
  在这样拖延之下,明哥和辉哥已经追上了,明哥从后手把家怡捉住
  ,将她双手擒拿在背后,而辉哥即拿出胶质索带把家怡双手反绑起。
  家怡知道这次大难临头了,但为已晚,她的双手已经失去,全身上下
  即暴露给6个男人围着观,而且没办法遮掩,三尽露于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