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小子-佣兵小子第213部分阅读-作者不祥-游戏竞技-新御宅屋

佣兵小子第213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      更新:2021-01-23 04:47      字数:10878
  她让罗德里特或其他人明白,自己并不是温室的花朵。
  必要时自己手中的利刃,会夺取任何伤害自己或自己在乎的一切的家伙的生命。
  过了一会儿,绿蛛儿打探好,而费林主事还送上一份祭品。
  海特妮带上祭品,谢绝歌达罗团长提出陪同要求,自己一行人离开旅店,前往波叶镇西侧的墓园。
  夜晚的墓园十分冷清,守门老头再得到海特妮两个银币的赏钱,就回镇上酒吧喝上酒去了。
  不过守门老头也是一个实在人,他给海特妮每人一个防风灯。
  海特妮走入墓园,假装是找墓。
  慢慢地走到墓园最冷避的地方,这时候默默与小魔在墓园外等候,身边只有绿蛛儿相陪。
  这里只有一位墓碑。
  “绿蛛儿,给我看一看那个墓碑主人是谁?让我能向她或他道歉,打扰他们宁静。“
  “是的,先生。“
  绿蛛儿拿着防风灯,在墓碑看了一会儿。
  然后回到海特妮身边。
  “那个墓碑有点怪,上面只写着‘安德,一个堕落黑暗,却心怀光明‘骑士,安眠于此,旁边是双十字架双互交叉的图案。”
  难怪这个墓独立在这里,海特妮开始变得有兴趣。
  她慢慢地解除身上的封印,慢慢地走向那片墓地。
  海特妮放出自己的感知,渗透入墓地内。
  这让海特妮看到这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墓地,其实不简单。
  墓碑下面那层是坚固厚重的魔刚石,它可是建设城墙最顶级材料,上面有天然石纹可以刻画合适土系魔法回路,就可以成为坚不可摧的防御城墙,价值万金。
  而现在这一整块魔刚石,已经刻画上一个土系魔法回路,作用是增重,好像保证里面的东西无法走出。
  这让海特妮兴趣大起,有点忘记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海特妮的感知小心地顺着魔法回路,慢慢透过,进行到棺材内。
  这时候海特妮发现原来棺材本身,居然是魔法合金构成,同样上面刻画着束缚的魔法回路。
  从种种迹象看来,这位安德并不是单纯的堕落者。
  或者他的实力已经无法杀死,只能束缚他。
  看来自己还是不要打扰这个堕落者的“安宁”。海特妮心中嘀咕。
  却想不到这个时候,一个强横无比的意识入侵过来。
  顺着海特妮的感知,入侵海特妮的意识海。
  “如果上天无法守护,我所爱的人,我自愿堕落黑暗,换取守护的力量。”
  “灵魂,鲜活的灵魂,我要了。”
  在这股强横无比的意识团,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识存在。
  一个光明无比,虽然身处黑暗,仍然顽强地闪耀自己的光芒,但气息却是十分虚弱。
  另一个邪恶,坚定,摧毁眼前所有一切,夺取敌人的灵魂,作为自己力量补充,气息虽弱,但已经有取而代之的趋势。
  可能如果自己不来探知,那么过不多久,这个意识就会全面黑化。
  那么一位强大的黑暗大骑士,就此诞生了。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自己可以不理会,但是毕竟小农场领就在不远处,一旦这个黑暗大骑士逃出来,那是一场浩劫。
  所以对不起了,只能让你消失掉。
  “星域”展开。
  魔眼在海特眼的额头张开。
  那个叫安德的意识团,发现不对劲,想逃脱出去。
  但魔眼已经张开,哪容它离开。
  如果可以,海特妮其实更想用‘梅菲斯特之镰‘,但这是亡者之物,无法在生者世界长期使用。
  在这里墓地使用,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正在安德的意识团被拉入星域中央,魔眼所在之处的时候。
  一股淡淡的杀气再次出现。
  一把闪着寒光的箭,突然射破宁静的气氛。
  可恨,居然这个时候出手。
  而且这时候海特妮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气,居然是迷香。
  想不到这些杀手如此专业,先用迷香对付众人。
  默默那边,默默已经中招。
  海特妮只能下令小魔守护好默默。
  一,二,三、、、、、、,自己这边六个人,默默那边五个人。
  在这个关键时刻,自己却不能动弹。
  因为安德的意识团现在逃出星域控制,在自己的意识海内四处游走,看来想找到自己的薄弱点。
  绿蛛儿也中招了,她用身体挡下箭矢,然后脚步凌乱地挡在海特妮的身边。
  看来绿蛛儿守护不了自己多久。
  自己的意识也受到影响,真是太大意了。
  这段时间经过不少风险,但一直都化解,让海特妮有点自大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速战速决。
  对于那个安德的意识团,海特妮原本打算用平和的方法,让魔眼吞噬掉。
  但现在只能激进的方式。
  一轮新月突然出现,月光流动。
  一个杀手的身体分成两边,血腥气息一下子弥漫开来。
  这让剩下的杀手们,立时散开规避。
  看清原来是一个新月形月轮,在目标身前浮动。
  四位杀手望向东边的杀手。
  东边的杀手个子比较高,面上包裹着布,只露出一双凌厉的眼光。
  他看向小魔那边,同样有一个杀手被杀,剩下四个杀手正在游走四周。
  一把锤子浮在半空,守护着那个矮人。
  有点皱眉头。
  但很快做出手势。
  三根箭矢再次划破天空,向着三个不同方向射去,没有一支射向海特妮。
  海特妮透过水晶蜂,看到箭的轨迹时,神色大变。
  那个隐藏者居然是一位箭术高手。
  海特妮已经对方的计谋,但现在自己却无法化解。
  安德的意识团这时候猛然撞向海特妮意识海一侧,海特妮只感到自己头脑发昏,一阵刺痛扑来。
  海特妮的身体不禁扭动了一下。
  对面的杀手,看到了。
  立时再做手势,两位杀手丢出两个黄|色药剂。
  药剂落地后,一阵淡淡的黄雾升起。
  强力肌肉松弛剂。
  不好,如果自己再吸入这个松弛剂,那么自己只有两分钟的清醒意识了,海特妮暗计出来结果。
  那三根箭矢这时候分别划出不同大半圆,向着海特妮背心,后脑、左脚射来。
  海特妮可躲开,但这样一来绿蛛儿就会击中。
  意识海正受到攻击,身外同样受到致命攻击。
  海特妮感到自己这次真的陷入极大的危机中。
  拼了,就算有什么后果,以后再处理。
  海特妮咬咬牙,下定决心。
  阅读。
  第一卷第225章 黑影(下)
  海特妮在意识海集中一点,抓住安德的意识团。
  “光明的灵魂,你如果愿意成为我守护骑士,我将给你全新的力量。”
  “我愿意。”虚弱的灵魂做出坚定的回应。
  海特妮将魔眼的力量与元神的力量混合成一股力量,结合成一个契约,全部注入安德的意识团中那个弱小的心怀光明的意识中。
  那个意识立时如同耀眼的太阳,与那团黑暗的意识相抗起来。
  海特妮乘机将那个混乱的意识团,驱离自己的意识海。
  是否成功,也是以后的事。
  现在要做就是保命。
  随着意识的模糊,解封的力量也随之减弱。
  海特妮发动自己最后的力量。
  念动“月”去阻挡三支箭矢的攻击,另一方面丢出一瓶强力清醒剂。
  当”月“消失之时,海特妮也软软地坐在地上。
  那个高个子杀手,伸出右手,做出一个必杀的手势。
  其他几位杀手,立时同时近身。
  对于一定要除掉的目标,他们”暗影“是从来不理会规则,只要能除掉就可以了。
  强化魔人发现海特妮的危机,他立时冲过来。
  根本无视自己的生死,那四个杀手没有第一时间杀强化魔人。
  反而出手,挑断强化魔人的脚筋,让他无法第一时间走过来。
  对于这种特殊品种,可是杀手最好的材料。
  只要洗脑,就可以了。
  至于那个矮人,有那件神器守护,就此放弃。
  在另一边。
  海特妮感到一阵心理的宁静。
  死亡对于自己来说,好像只是回家一样。
  海特妮没想到自己的旅程,居然这么快就面临结束。
  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同伴,见识够这个世界的所有风情。
  匕首的锋利光芒,已经占据视野。
  突然四根蛛丝爆射而出。
  四个杀手,感到自己的腿被拉住。
  这让原本十分成功的合围之击,出现了混乱。
  高个子杀手,冷眼看到坏事之人。
  那个侍女,居然是异族。
  绿蛛儿双手各分泌两道蛛丝,拉住四个杀手的腿。
  剑光一闪。
  高个子杀手,出手。
  居然是一位左手用剑高手。
  四根蛛丝全部被切断。
  高个子杀手,右手直指海特妮。
  必杀之人。
  高个子杀手的手中剑,刺向绿珠儿。
  四位杀手再次出手。
  这次没人能够救海特妮。
  死局已定。
  海特妮这个时候猛然拿出一把小刀,在自己的双手来回划出数道伤口,鲜血四射在地面上。
  但让正在对付绿珠儿的高个子杀手,感到一丝不安。
  因为海特妮在如此危机的环境中,居然做出这种不合常理的自残举动。
  “杀了她。”一道极度沙哑的声音,突然从那个一直没有出声音的高个子杀手传出来。
  因为作为杀手的直觉,高个子杀手明白,此时如果不杀死海特妮,那么有可能没有机会了。
  正在这时候,那个一直宁静的墓地,突然散出一阵强大无比的威压。
  这让五个杀手不禁在一瞬间不自觉停下攻击手中的目标。
  不止他们,就连围攻默默与强化魔人的四位杀手,也停下来,不自觉地转为防守攻势。
  众人看到那个原本宁静的墓地,慢慢地隆起来。
  然后爆炸开。
  一块巨大的墓盖板,从墓地横扫。
  直扫那四个正在合杀海特妮的杀手,将那四个杀手炸成无数血肉。
  高个子杀手看到神色大变。
  他立时做出撤退手势。
  任务无法完成,交易失败了。
  但这回高个子杀手却发现自己走不了。
  眼前原来看来只是躲避的绿珠儿,突然向后一跃而起。
  在半空十分诡异地悬空起来,慢慢在虚空中现出一个巨大蛛体。
  绿蛛儿下半身与蛛体前端融合在一起。
  “让本姑娘在主人丢脸,留你做我的食物,你也知足了。”
  数道更紧结的蛛丝,织成一个蛛网,扑向高个子杀手,将他裹成团。
  高个杀手看到围杀强化魔人与默默的四个杀手,正被一团黑影手中剑光飞闪起来一一爆成无数血肉。
  回过头,高个杀手双眼猛睁大了。
  他看到自己的目标的真容。
  在半月照射下,一个绝美不像人间应有的女神,轻轻降落在凡间。
  她身上那些伤口,已经消失不见了。
  “是谁要杀我?”一道如轻风美妙的声音,轻轻流动在空气中。
  高个子杀手,昂起头。
  “啊……”,然后全身擅抖起来。
  接着海特妮透过水晶蜂看到高个子杀手双目流出灰色血液,实则是黑色液体,感应到他的生机断了。
  看来有人不让他说出来,他体内埋下特殊的毒药。
  自己力量已经解封过一次,无法再次施行,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
  也无法夺取对方的灵魂,看到记忆。
  “我的主人,这个死物可否成为我的食量,让我更好回复状态。”
  “可以。”
  蛛体前端开出一个布满牙齿的巨大,将那个死去高个子杀手,慢慢吞进肚子。
  过了一会儿,绿蛛儿发出愉快的鼻音。
  ”不错的食物,让我的精神好起来。“
  海特妮感应绿蛛儿巨大的身体,挡在自己的前方。
  “我的主人,那团邪恶的东西如何处理?“
  海特妮透过水晶蛛看到那团黑影正在慢慢地吸食地面所有血与肉,在它脚下一个由鲜血形成法阵,也在慢慢地消失中。
  ”等待。”
  他已经是自己的责任了。
  当时没有办法,只能用到这个不用任何魔力与限制条件的血魔法,寻找那一丝生机。
  绿蛛儿虽然有力量,但却无法同时救到自己与默默,强化魔人。
  现在唤醒那个灵魂,那么后果就要承受。
  那些血肉,甚至杀手们的灵魂碎片都全部吸入那团黑影中。
  而右手上那把剑仍然紧握住,然后从黑影中伸出黑色的左手。
  那个曾经扫四个杀手的墓板盖,被吸过来,慢慢变小,被左手拿住,形成拥有双十字纹章的,上圆下尖的盾。
  跟着墓地那套刻画束缚法阵图的棺材,飞出来然后溶合成一团,紧跟着开始变体。
  伸出四个长肢,一个头部。
  居然形成一头高大,配好马鞍的钢铁骏马。
  它快速地跑到那个黑影下方。
  这回那团黑影再次伸出下肢与躯干,头部。
  然后形成一身黑色铠甲,覆盖黑影全身。
  一位骑士骑着眼睛闪着红光的钢铁马,静静地站在海特妮2米处。
  身上散发极深的黑暗的气息,四周的一切景象也随之扭曲。
  居然是一个拥有领域的骑士。
  地上那个血阵已经快要消失不见了。
  最后束缚也要将结束了。
  是黑暗之魂胜出,还是安德那个心怀光明的灵魂胜出。
  海特妮心中无底。
  阅读。
  第一卷第226章 两个安德
  剑向前伸出。
  一个怒放的蔷薇花,轻轻镶嵌在剑把上。
  随着剑指向海特妮,以黑暗骑士为中心的地面全部变成红血一片,在天上的月亮也变红月。!c66c
  血腥到极致,反而显现一种说不出的致命美丽。
  在这片血月的天地下,一直努力坚特着的小魔,第一个失去抵抗力,只剩下不屈的眼神。
  马缓慢地向前踏步,每次只是向前移动5厘米。
  绿蛛儿现在形态比黑暗骑士庞大一倍,但是海特妮却感到地面有着颤动的波动。
  绿蛛儿恐慌了。
  虽然她努力挡在海特妮前面,但是对方的实力太强大了。
  身在对方的领域中,绿蛛儿根本无法真正抵抗住。
  那尖利如刀的蛛足,无力地趴在地上。
  绿蛛儿那头淡绿的长发,这会儿也轻垂下来。
  只有双眼闪动着不屈的光芒。
  “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海特妮轻轻抚摸一下绿蛛儿的蛛足说。
  然后慢慢地走出来。
  海特妮胸前那朵七彩玫瑰,正在绽放七彩光芒。
  为这个血色世界,带来不一样的色彩。
  如同希望一样,虽然看起来微弱,但却不会熄灭。
  “醒来吧!心怀光明的亡灵,听从我的召唤。”
  “哼,他已经死了,现在这个身体是完全属于我的了。”那个黑暗骑士回应。
  “是吗?”海特妮淡淡地回应。
  因为她感应到随着自己脚步的走近,对方看起来十分强大的气势,正在减弱中。
  当海特妮站在剑尖前不足半厘米时,只要对方向前一伸,生命之花立时调零。
  美丽的少女与代表血腥杀戮的黑暗骑士,静静地相对着。
  那把原本的坚定无比的剑,这会儿变得颤抖起来。
  “不,你这个可恨的,当血腥弥漫大地之时,我会回来的,我可不承认你。”黑暗骑士高叫着。
  那轮半挂在空中的血月,这会儿慢慢地变淡,最终消失不见。
  原本血腥如血海的大地,也回复最初寂静的小镇墓园。
  只是那位安德骑士的墓地,再没有任何踪迹。
  在海特妮面前,一个身着银色,镶着黑色魔法纹铠甲的骑士,单膝跪下,从原本黑影中显现出来。
  那匹原本是血红眼瞳的钢铁之马,这会儿变成一匹神骏无比,额头长着一根黑色螺旋晶角的白马,低下头,静立在骑士身边。
  骑士高举双手,双手奉献一把剑把是双十字的利剑。
  海特妮轻握着剑把,将剑反手放在骑士的右肩上。
  “我赐名你为安德,守护,我此世的守护骑士,当我离世时,你可再次获得自由。”
  “是的,我的大人,我的剑从此只为守护你而存在,直到剑断人亡。”安德静静地回应。
  海特妮将剑还给眼前的新手下,安德,守护。
  在他们的地下,浮现出一个魔法契约阵,将两人的命运联结在一起。
  海特妮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自己这次赌对了。
  想不到这次刺杀,居然让自己意外得到一个新的同伴。
  虽然不知那个实力已经达到大骑士实力的黑暗安德,什么时候再次回归。
  但现在自己前往帝都,完成自己的心原的成功机率大增了。
  眼前这个安德的实力大降,也是高级骑士实力,足可以让自己完成不少事。
  海特妮为小魔修复脚筋,让他再次回复行走能力。
  毕竟小魔是炼金物,拥有一定自我修复能力。
  安德用马带上昏迷不醒的默默。
  只有绿蛛儿对安德态度多少有点敌意,不过收集那些刺客身上遗留下来钱袋,让绿蛛儿对安德的敌意大减。
  一行人离开墓园,回到镇上的旅店。
  这时候正是凌晨之时,旅店除了守夜的人员,其他已经休息中。
  海特妮一行人静悄悄地回到各自房间。
  安德,守护则骑着马,静静地乘夜离开,等待会合之时。
  海特妮检查过默默的情况,只是昏睡,没有其他症状。
  只要药效一过,他就会醒过来。
  海特妮放心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这一夜的战斗,让海特妮感到前所未有的身心疲惫。
  海特妮感到自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当海特妮再次听到外面的声音,已经是早晨了。
  “主人,商队准备要出发,那位主事已经过来邀请主人随商队出发。”
  “我明白了。”
  海特妮接过绿蛛儿准备好的热水与毛巾,清洁自己的容貌。
  吃过新鲜的面包片与牛奶。
  在绿蛛儿的协助,整理好自己的衣装。
  就下楼了。
  不得不说这位新任侍女十分称职,让海特妮感到十分满意。
  “海特先生,昨晚休息可好吗?”费林主事问到。
  这让海特妮心中一顿,难道昨晚一事让他知道,现在来试探。
  不过转念一想,昨晚黑暗安德可以吸尽一切血肉,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还算可以,现在我们上路,不要让大家等候多时。”
  “好的,海特先生。”
  海特妮跟随着费林主事回到车队。
  “海特哥哥,这么久的才到。”
  是默默。
  听他的语气,好像忘记昨晚发生的事。
  “好的,我来了,默默。”
  “蛛儿,是不是你做的?”海特妮一边回应,一边轻问到。
  “忘记一些事,不是更好吗?我的主人。”
  “做得好。”海特妮表扬一下。
  有关安德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在上车之前,海特妮向费林与哥达罗团长交待一声。
  “在前面的路上,我的守护骑士正等待。”
  费林主事与哥达罗团长交换眼神,心中更加认定海特妮的身份不凡。
  “明白,海特大人。”这回费林主事使用更加正式的称呼。
  商会的车队,慢慢地离开红叶镇。
  默默虽然不记得昨晚的事,但他与小魔变得十分亲近。
  与小魔玩起矮人族比力气的游戏,两人双手互握,双方盘脚,只用上身的力量,比拼谁的力气大。
  别看默默年龄不大,力气不小,居然能与小魔势均力敌。
  正好让海特妮有时间放松一下,这个小弟弟太活泼了。
  “蛛儿,有没有最新消息打探到?”
  “听我的手下回应,好像现在路上出现几路假装是主人的队伍出现,南方联盟已经拦截不少假冒者,但这条路线却好像有意无意忽视了。”
  “原来如此“,海特妮心中明白。
  这应该是立德领马来伯爵的计策,这个老狐狸已经想到自己的正确路线,却暗中派出更多假冒者,混乱视野。
  那就放心了。
  看来自己只需要对付昨晚那伙刺客的背后黑手。
  这让海特妮想到一个可以让黑暗安德归自己用的大胆想法。
  这样一来,这个旅程就不会这么沉闷了。
  阅读。
  第一卷第227章 交易天才
  p{a
  g-
  ;di
  ection:lt
  ;lo
  g
  (0,0,0);;}te
  i”,sans-se
  if;;}{font-faily:”宋体”,”sisun”;;}
  i”,sans-se
  if;;}
  接着下来的几天路程,居然十分平静。
  商会在沿路几个村落,开始进行以物换物的交易。
  等级不一的魔兽晶核,兽皮,珍贵的草药原料。
  那位海特大人的守护骑士如约加入车队,哥达罗变得不自然。
  费林主事曾问过哥达罗,歌达罗回应:“老伙伴,那个人的实力在我之上,他看我一眼,就让我无法挥剑。”
  这让费林主事感到压力极大。
  海特大人身边的人,实力越强,那么这尊大佛的价值就是超越自己的承受能力,根本不能无法从中获利,风险高于成本。
  但幸好那个骑士大人基本只是停留在海特大人身边的车厢,没有过多干扰商队的生活。
  费林主事还是将心思放在自己这次贸易上,毕竟在祭典上所赚取的利润,将代表自己是否可以真正独当一面。
  甚至有可能将来有机会成为自己的小商会。
  而且另一方面来看,海特大人看起来还是一个不错的大贵族后裔。
  在她的羽翼下做生意,可以比平时拿几倍的货。
  不过很快费林主事发现自己的这个美好的梦想,遇到一个强劲的对手。
  就是海特大人的侍女蛛儿,想不到她居然是经商高手。
  绿蛛儿原本手中有三百个金币四十银币四个铜板,她在看了自己第一天与第一个村落交易情况,在第二个村落开始,她开始加入采购一些兽骨,还有一些看来村民用来压屋顶的石料。
  第二天,绿蛛儿手中出现数十条制造的骨制饰品,上面配上数个十分圆润的玉石,而且上面配有十分精美的图纹。
  然后将这些小商品十分精准地定三倍,与第三个村落开始正式以物换物的交易。
  这些骨制饰品十分受山区居民的喜欢,他们本来就生活在山林中,过着十分粗野,自然的生活,这种充满原始的气息,十分适合他们的特性。
  因此村民都十分乐意与绿蛛儿进行交易,而且绿蛛儿换取货物价值极高。
  甚至费林主事,也要拿一笔钱从绿蛛儿手中采购到自己想要的货物。
  这一发不可收拾,等商队经过第六个村落时,费林主事发现绿蛛儿不知不觉间已经换购一车珍贵的货物,都是价值极高。
  这翻倍的本事让费林主事十分眼红,大感叹如此优秀经商人才居然屈材了。
  海特妮这几天平静的日子,除了不定期拿绿蛛儿送过的兽骨与玉石料,用来进行炼金训练,研究不同试剂对不同兽骨的影响,玉石料就是用来煅练双手的精准度,在雕好的玉石料雕上各种不同作用魔法纹路,增强刻画魔法阵的准确度,并且减少无效环节。
  这些不成熟的产物,海特妮交给蛛儿处理掉。
  另一方面海特妮继续让小魔作为斗气虚拟母体,在研究浪沙族斗气的缺陷。
  因为浪沙族的斗气缺陷,是诅咒,也是幸运。
  它能让浪沙族在极短时间内达到斗气巅峰,形成最强的战斗力。
  但同样盛极而衰,身体因为过快增加的斗气提升,引发各种身体隐患,极少有人能活过40岁。
  实力越强,死得越快。
  除非接受斗气衰落,慢慢失去斗气与生命之光。
  海特妮现在要做得,就是削除斗气的隐患同时,保持斗气的完整性,让浪沙族的斗气真正实用化。
  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很快完成了。
  虽然花了一段时间,还是完成之前的约定。
  只不过如何交出这个完成的斗气修炼功法,还有需要找到合适的人员进行测试。
  这让海特妮有点心烦。
  至于默默这几天,都是绿蛛儿当作免费的劳力使用,帮她搬运各类货品。
  海特妮也算可以安心去自己的研究。
  反正虫魔他们与自己的神圣契约,一直没有中断过,他们的实力足够强大,应该可以等待自己找到他们真正的空间位置。
  经过这段时间,海特妮发现自己的实力需要另类的提高。
  不再依靠星域的力量及各种强大的神器力量,而真正自己的力量。
  海特妮现在好像找到自保的力量,就是调培术。
  就算没有强大的力量,但也可以精妙的调培手法,配制出足以对付任何强敌的药剂。
  在这段可算平静的时间,海特妮打算增强自己的调培术,让自己成为一个内环世界的调培师。
  也可以让自己伪装成炼金师。
  毕竟与之最相似就是炼金师,它有一部分就是炼药。
  就算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及与能量粒子共鸣的能力,借助在内环世界现代科技力量,自己同样可以对付强者,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与事。
  现在已经第九天,海特妮让绿蛛儿那些小手下,在四周寻找各种植物,然后研究它的特性,希望配制足以对付高级骑士以上强者的药剂。
  有时候并不是那些珍稀的植物,才能调配出最致命的药剂。
  一些看来无毒的植物,但经过巧妙的调制,同样可以成为夺命追魂之物。
  海特妮明白自己在这个世界要生存下来,就要学会真正将自己的心与这个世界融合在一起。
  创造出全新世界法则,让自己成为这个世界强者,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
  海特妮用一种全紫色,样子像六角尖刺的果实,用小动物实验会有轻微腹泻。
  与一种见血封喉的毒树汁混合在一起,想配制出一种强效的迷|药。
  毕竟在《医经》中的大量知识,需要自己真正地去实践消化。
  只要在实践中,才能真正地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惜这是一个美好的想法,结果是失败了。
  那瓶淡紫的药剂,没有形成自己想要的淡绿色,海特妮只好将它收入黑晶手链。
  海特妮想制造出下一种药剂时,却发现原料不足。
  她想找到绿蛛儿,却发现她不在。
  “安德,我的侍女她在哪里?”
  “大人,蛛儿正在前面的村落,跟着费林主事一起进行贸易采购。”
  海特妮感应小魔,现在他正在进行新一轮斗气虚拟运作。
  自己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真正离开过车队。
  正好出外走一下,透点新鲜空气。
  让自己的头脑可以有点新的灵感。
  “安德,请带我去蛛儿所在村落。”
  “好的,大人。”
  阅读。
  第一卷第228章 收获
  这是小村落,海特听到这里四周的声音,得出结果。
  “我们到,大人。”
  “放我下来。”!
  “好的,大人。”
  海特妮感到一双有力的手,稳稳地握住自己的双手。
  让自己从马上,落地。
  这时候交易好像已经接近尾声了。
  听起来不止费林主事的加林商会,在进行以物换物的交易,还有其他商会在这里。
  只是好像都是一些小型的商会。
  这时候原本正在窃窃私语的交易场,一下子静下来。
  众商人看到那匹神骏非凡的独角兽,双眼不禁发光。
  因为世上达到九阶圣兽独角兽,极少出现在世人面前,而且基本不可能愿意放弃自由,与人类骑士缔结契约,成为互结生死的同伴。
  跟着看到那位全身裹着精金甲,上面布满特殊,美丽的魔法花纹,身材高大的骑士。
  虽然感觉很一般,但已经一半的商人,退后半步。
  接着众商人看到一位长着淡绿色头发,脸上盖着半边面具的少年。
  虽然身上的衣特看起来十分简单,但质料却是上乘的。
  只是静静地站在身材高大的骑士身边。
  却像黑夜的明月一样明亮,掩盖不了它的光芒。
  这让想向前的商人又减少一半。
  只有三个人。
  这时候绿蛛儿与费林主事,看到海特妮与安德骑士。
  “海特少爷,你来了。”
  “是,蛛儿。”
  ”你好,海特大人。“
  ”你好,费林主事。“
  这时候海特妮感应到好像有人接近过来。
  她转向来人处。
  却发现对方不是找自己。
  “这位尊贵大人,您好,请容在下自我介绍。我是行风商会的结罗主事。”
  安德没有回应,他只是轻退半步,站在海特妮的身后。
  这让结罗主事身边的商人,明白到结罗主事这会儿得罪人了。
  结罗主事这会儿也明白自己识错人了。
  这种错误,可是无法挽回的。
  结罗主事神色立时变得苍白。
  作为帝国根本,等级十分森严。
  贵族的尊严可不容轻易冒犯,代价只是自己的生命,还算是小事。
  结罗主事发现自己的舌头,好像打结一样说不出任何一个字眼。
  他身边的同行纷纷退开。
  结罗主事心里明白,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自求多福。
  正在感觉好像度日如年之时,结罗主事突然感到右脸一痛。
  然后身体转了一圈。
  结罗主事从来没有如此感激羞辱自己的人。
  ”愚笨的家伙,居然没有向海特大人施礼。“费林主事大叫。
  结罗主事右脸高肿起来。
  但仍然努力低头,向海特妮施礼。
  一字一顿地说:“海特大人,请原谅小人的无心。”
  ”我接受你的歉意。“
  海特妮从手链中拿出一瓶药剂,交给绿蛛儿。
  ”这是消肿剂,交给他,按吩咐擦三次,就可以消肿。“
  “是的,大人。”
  至于其他商人,海特妮没有多少兴趣。
  她示意安德骑士释放自己的威压,让那些心怀不切实际想法的家伙远离自己。
  “让他们继续交易吧!费林。”
  “是的。”费林主事十分爽快地回应。
  这可是示好的好机会。
  费林主事,向着主持,也是这个山区部落的族长示意交易继续。
  “现在我们拿出一种我们最勇敢的猎人小队无意中找到,曾拿出城中魔法师公会检测,但仍然没有确认是什么物品,现在拿出来,看哪位交易,最低要价三十袋精面粉,每次加十袋。“
  一位端庄的少女,手托黑色好像某种碎片的物品出现在众人。
  然后众商人都允许去观察那件不明物体。
  这么高价,却是如此不起眼的东西。了
  让商人们有点吃不准。
  有可能明珠,也有只是假品。
  商人们一一退开。
  那位族长的神色变得有点失望。
  物品转到费林主事这边。
  海特妮突然感到一种特别波动,从那件物品传出来。
  好像向自己发出某种召唤。
  这让海特妮感到十分意外,因为这种物质极为罕有形成固体形态。
  海特妮示意绿蛛儿购买这件物品。
  绿蛛儿没有出手,她可是十分明白自己出手,一定引起那些商人高度上心。
  毕竟里面可是有很多老对手了。
  她向着费林主事轻点一下头。
  那件物品已经传遍所有人,没有人出价。
  那位族长见此,正要做手势,打算回收。
  “四十袋精面粉。”费林主事出手了。
  过了2分钟。
  “如果没有人再出手,那么这件物件就归这位先生。”
  “三百袋精面粉。”
  众商人都有点惊讶,甚至不解。
  因为最新报价,居然是那位海特大人提出。
  海特妮没有理会众人内心猜测。
  因为只有她才真正了解这件物件的真正价值。
  可能只有海特妮才能真正用上,其他人根本用不上。
  这次没有人再次出价。
  那位族长也是一位人精。
  他立时表态。
  “好的,这件物件归这位尊贵的客人。”
  接下来交接工作,就由绿蛛儿负责。
  海特妮已经十分满意这次的收获。
  “我们走吧!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