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偏要撩-第78章 78宝宝来了-烤糖-游戏竞技-新御宅屋

第78章 78宝宝来了
作者:烤糖      更新:2021-01-23 03:53      字数:4553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沈砚去哪了!”温燃对“乔子执”这个名字也不陌生, 笑着点头, “乔少爷,您是那个怕沈砚成为孤寡老人的发小?您好啊。”
  沈砚被推开后, 站在两人身侧,安安静静的没出声, 垂眼目光淡淡地看首饰。
  乔子执回头瞥了沈砚一眼,又看向温燃, 眼角的疤眯出两分睿智,“沈砚说有未婚妻了, 但不是韩思桐, 说是……一个戏精。温小姐认识吗?”
  沈砚呼吸停住, 垂眸闭眼, 轻轻深呼吸。
  乔子执倒是把戏精这个词记得深。
  “戏精?”温燃眼睛倏然变亮, 身体靠向沈砚, 歪头问, “呀,砚砚,戏精是谁呀?”
  沈砚睁开眼,面前的人笑眯眯地看着他,长睫眨着惊喜。
  明显深知这“戏精”二字指的就是她,明知故问到笑容越来越大。
  沈砚有那么两秒的迟疑,转头对乔子执淡道:“我未婚妻, 温燃。”
  温燃脑袋转得相当快, 立即就想到准是乔少爷要给沈砚介绍女朋友, 沈砚听烦了,就甩出一句有未婚妻的借口,乔少爷问得细,问未婚妻是个什么样的人,沈砚最近大概没接触过别的女人,只有她温燃,于是沈砚概括出一句“戏精”。
  那么漂亮可爱又善良的她,一定要给沈砚面子好好配合,挽上沈砚的胳膊笑着对他纠正,“燃燃。”
  沈砚垂眼看搂着他的温燃的手,喉咙动了动,却仍是没叫出“燃燃”这二字。
  乔子执对面前的情况保持怀疑,目光落到两人空落落的手指上,“真订婚了?订婚戒指呢?”
  温燃反应超快,“正要订呢呀,是吧,砚砚?”
  沈砚没承认,也没否认,偏头望了眼店员。
  他目光太淡了,没什么情绪,店员没看明白,但温燃看明白了,没看明白也硬看明白,“您好,我们选订婚戒指。”
  沈砚:“……”
  温燃干什么都风风火火的,不计后果及时行乐型的,亲昵地挽着沈砚胳膊,给沈砚生动地上了一堂课——“饭不能乱吃,话不能乱说”。
  订婚戒指可以刻字,温燃问沈砚,“砚砚,是ss?谁的姓在前面?”
  乔子执斜倚着柜台看热闹,“ws?那不是,猥琐吗?”
  温燃诧异了下,瞪他,好好的缩写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那就sw吧,”温燃不太!太高兴地嘀咕,“你的姓在前面。”
  沈砚手指轻敲柜台台面,余光瞥着乔子执,乔子执眼角勾着笑,明显不相信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未婚妻。
  为了让乔子执相信,他淡淡道:“你的姓为首吧。”
  温燃:“???”
  真的假的?
  乔子执:“???”
  居然来真的?
  温燃高兴地探头问店员,“现在订的话,什么时候能取?”
  店员微笑,“一周后就可以取了。”
  温燃指着沈砚的手歪头对乔子执笑,“乔少爷,下周你帮我监督砚砚,砚砚如果不戴的话,你告诉我。”
  乔子执捻着手指扬眉,“如果他不戴,你要怎么样?”
  “剁手呀,”温燃问沈砚,“或者,分居?”
  沈砚没接话,接过店员开好的票,转身去付款。
  温燃正追沈砚呢,绝不能让沈砚出钱,连忙小跑着追上沈砚,抢过沈砚手上的小票就跑去收银台。
  杨淼正在收银台犹豫刚才燃总刷卡买耳钉的单子签谁名,信用卡上的持有人拼音是shang junyan,见燃总来了,忙把单子递给温燃,温燃飞快地签上商君衍大名,又递出买戒指的单子,“再刷一下这个。”
  商君衍很少来公司找过温燃,温燃也都是自己去找商君衍。
  杨淼从没想过燃总会用商君衍的卡,觉得自己好像窥见到了大秘密,默默地捂着嘴退后。
  等温燃第二张单子也签商君衍名字时,不紧不慢的沈砚走了过来,刚好余光看到温燃签下这三个字,他眼角眯了下。
  温燃注意到他发现了,也没瞒着,故意歪头笑,“我都说我和他关系很好了,吃醋不?”
  沈砚没有任何吃醋的情绪,“刚才谢谢温经理配合,公司的项目合作,我会优先考虑温经理,戒指的消费,我让助理转给你。”
  “……”
  温燃突然想挠死他。
  见乔子执也走了过来,温燃眼睛一转,打开杨淼手里的盒子,把新买的珍珠耳钉递给沈砚,扯着耳垂笑,“砚砚,帮我戴上。”
  “哟,”乔子执走过来揶揄,“砚砚会戴吗?”
  沈砚暗瞥了眼乔子执,不紧不慢接过耳钉,垂眉为温燃戴耳钉。
  他从没给人戴过耳钉,耳钉又太小,戴一半时,温燃“呀”了一声,“疼,砚砚你轻点儿。”!”
  沈砚唇角绷了下,将耳钉递给杨淼,“你给燃总戴上吧,我手没轻重。”
  温燃:“……”早知道不故意喊疼了。
  温燃现在是无业游民,韩思桐的事虽然被钱戈雅坑了,但也确实已经解决,那她今天没什么事了,碰上沈砚和乔子执,就让杨淼回去上班,她跟着二位蹭饭。
  温燃和沈砚坐一侧,她若有所思地问:“所以,你们刚才去买什么了?”
  貌似是这两个男人打算买什么,但因为她去了,就什么都没买。
  乔子执看了沈砚一眼,起身道:“我去抽根烟。”
  温燃也看了沈砚一眼,跟着起身,“我也去。”
  温燃点头,“抽啊,不信你问砚砚。”
  砚砚没给任何反应,敛眉垂眼倒茶。
  乔子执眼角有疤,穿皮衣,低头点烟,很酷一个人。
  温燃在吸烟室里看乔子执抽烟,捂着鼻子问:“你们刚才是去给姑娘买东西吗?”
  乔子执嘴角叼着烟问:“你不是也抽烟?捂什么鼻子?”
  温燃理直气壮,“我不抽啊。”
  乔子执:“……”还真是一个戏精。
  温燃继续推理,“为什么看见我以后,你们俩就什么都没买了呢?你没必要不买,那就是沈砚不买了。沈砚要给一个女人买东西?送礼物无非就是过节和生日,七夕还远着呢,所以是一姑娘过生日?沈砚要送那姑娘生日礼物?”
  乔子执向烟灰缸里弹着烟灰,“正常推理,不应该是他背着未婚妻,要给未婚妻送礼物?您为什么推理到别人身上?”
  温燃噎住,然后反应超快,“他做梦喊过一个名字,女的。”
  乔子执弹烟灰的动作顿了下,徐徐上升的烟雾像是拐了个弯儿,“沈砚不说梦话吧。”
  “……”
  温燃或多或少感觉出问题所在了,沈砚心里可能真有一姑娘,那姑娘要么有男朋友,要么没男朋友也心里有人,反正不喜欢沈砚。
  温燃心情有点不爽,不爽的也不是沈砚心里有喜欢的人,不爽的是她再早一点遇见沈砚就好了。
  而且沈砚现在喜欢的人不喜欢他,那万一有一!一天那姑娘回头、沈砚从备胎上位了呢?
  温燃心情不愉快,回去时路过吧台,看到橱窗里有小甜点的,她让乔少爷先回去,给俩人对口供的机会,她斜倚着吧台选甜点。
  忽然她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温燃回头,脸色瞬间变沉。
  是霍东霖。
  温燃抬脚要走,霍东霖轻飘飘抬脚,挡着她去路,“这都有些日子没见了,别急着走啊,聊两句?”
  沈砚和乔子执坐的是大厅散台,沈砚背对前台,乔子执看见有人拦温燃,下巴微扬说:“有人骚扰你未婚妻。”
  沈砚放到嘴边的杯子停住,缓缓放下,却没回头,“动手了吗?”
  “没动手,”乔子执看热闹说,“倒是动脚了,伸脚拦着你未婚妻呢。”
  温燃脸色稍沉,没笑盈盈的,冷眼瞪着人。
  而她旁边的男人,贵公子范儿的含着笑,不急不恼地耐心说着话。
  “霍东霖啊,”乔子执也认识,“我记得之前你和他抢过海洋馆项目是吧,你没抢过他,现在看样子,是来和你抢女人?你不去英雄救美?”
  旅游城市,大项目就那几个,市里做这些项目的大集团也就那几个,都互相认识,也都互相抢。
  沈砚博士刚毕业不久,霍东霖已经三十多岁,比沈砚接手公司时间早,经验多,人脉复杂,也玩阴的,上个海洋馆项目,沈砚确实没拼过霍东霖。
  沈砚和霍东霖有过节,但也不用在私事上过招,目光从温燃和霍东霖二人之间收回,“不用帮忙,她能解决。如果霍东霖动手了,你再告诉我。”
  乔子执“啧”了一声,“当你未婚妻够倒霉的。”
  “有什么好聊的?”温燃看见霍东霖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有病,我跟你谈了两个月的方案,转头你就跟钱戈雅合作?还去我爸那说要和我结婚?你脑袋被猪啃了?”
  霍东霖被骂也不恼,“听说你最近和沈砚走得近?”
  温燃知道这肯定是钱戈雅和霍东霖说的了,不想再多看霍东霖一眼,绕过他就走。
  霍东霖这人就是典型浪荡公子哥,送上门的一律不拒,比如钱戈雅,给女人点钱花,答应女人办点事,都无所!所谓。
  而追不上的又心痒痒,比如温燃,越追不上执念越深。
  霍东霖故意挑拨,在她身后笑,“温燃,你追不上沈砚的,人家喜欢的,不是你这类型的。”
  温燃听得刺耳又刺心,回去后就要了两瓶酒,沈砚也没拦着。
  温燃每次因为家事感到自己一个人很孤单的时候,就会去看广场舞,广场舞热闹,大爷大妈们各个都自信得不行,又美又乐呵,她就不会再矫情地想爹不疼娘不爱这件事,心情就好了。
  而当她工作遇到烦心事,办事遇到烦心人,或是心情烦躁的时候,就会去找姜笑笑,和姜笑笑抛去烦恼地玩一天,就会满血复活。
  温燃开车,等在特殊教育大学门口,打字发送微信:“笑笑,我到了,车停在鲜果捞前面。”
  五分钟后,从大学里跑出来一个像念大一的女孩。
  温燃用手比划着让她慢点,别跑,姜笑笑有点小倔强,还是跑到温燃面前。
  温燃抬手捏了捏她脸蛋儿,笑问:“吃什么?”
  姜笑笑歪头想了想,手语比划着问:“哥哥有空吗?”
  “他没空,”温燃给姜笑笑打开车门,按她进去,“有空也不找他,我们俩去吃,吃火锅吗?”
  姜笑笑系安全带,笑着点头。
  温燃刚要踩油门,从侧边开上来一辆车,停到她旁边按了声喇叭,她偏头望过去,看到了霍东霖那张英俊又骚的脸。
  温燃下意识挡住身侧的姜笑笑,霍东霖笑得有点痞,挑眉看温燃副驾驶的人,“燃燃,这是去哪玩啊?”
  温燃没给好脸色,“你敢追她,我就敢放火烧了你。”
  霍东霖“啧”了声,“我什么时候说要追她了?我就问你去哪玩。”
  温燃听得恶心,面无表情道:“去没你的地方玩。”
  没再多留一秒,温燃一脚油门冲出去。
  霍东霖的车没跟上去,只是慢悠悠地按了两声喇叭,喇叭声若有所思意味深长。
  温燃带姜笑笑去吃火锅,姜笑笑就负责吃和笑,温燃托腮看姜笑笑的岁月静好的美好笑!笑模样,心情当真好了不少。
  温燃比划着问:“狗狗听话吗?”
  姜笑笑眼睛睁得很亮,连点好几下头,看起来很喜欢那只小狗。
  温燃歪头给商君衍发信息:“我和小嫂子在吃火锅。”
  温燃发过去两个字:“怂狗。”
  温燃觉得如果她喜欢的沈砚和笑笑一样听不到说不出,她也会追沈砚,只要她喜欢,她就没顾忌的。
  当然如果她不喜欢沈砚,就算沈砚是块唐僧肉,她也不会多看一眼。
  姜笑笑拽温燃袖口,温燃抬头,“怎么了?”
  温燃点头笑,“他给我发了红包,一会儿带你去购物。”
  姜笑笑是美术生,画画很美,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温柔与安静。
  姜笑笑眸光清澈,笑起来干净美好,本身就是一个世外桃源,温燃和她玩了一天,糟糕心情都被她净化,好心情又满血复活。
  她喜欢沈砚,沈砚又是单身,她管不着沈砚有没有喜欢的人。
  反正她不是自怨自艾和懦弱的人。
  在她的观念里,喜欢就追,就争取,否则就什么都没有。
  晚上回家,温燃心情愉悦地给自己买了束玫瑰花。
  看到门口沈砚的鞋子摆放整齐,就知道强迫症沈总回来了,一路上楼去沈砚书房,书房没人,她又去沈砚卧室,敲了两声,也没回答,她就试着推门,还真推开了,就抱着玫瑰花走进去。
  里侧传来水声,温燃逛街遛弯似的就走了过去,然后和里面的人双双愣住。
  浴室是透明门,里面弥漫着热雾,但雾气不多。
  雾气,一点,也不多。
  沈砚真的冷静,哪怕在这个时候,也是冷静地转过去,扯着浴巾围在腰上,“出去。”
  温燃怔怔看着雾气里面的背影,才后知后觉地红了脸,做错事后心虚地唠叨,“你洗澡怎么不关门,不关门是不对的……”
  沈砚气息沉了两分,转身走向她,拉开玻璃门。
  走了出来。
  洗过澡后的男士沐浴香,越来越近。
  温燃不知怎么,就从身体到脑袋都麻了一下,抱着玫瑰花往后缩了下肩膀。
  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