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养娇娇

养娇娇 第9节

养娇娇 相吾 7664 2024-04-13 08:53

  林如昭听闻倒是默然了下来。

  正说着,便听大夫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昭昭可梳妆妥了?新郎来了。”

  竟然这般快!

  林如昭与傅荷等人对视,皆是一惊,林如昭不想大夫人再为她担忧,因此忙让夏环替她带上翟冠,罩上红色盖袱。

  傅荷等也迎出去,替林如昭挡了挡大夫人道:“新郎官怎来得这般早?”

  到底是女儿大喜的日子,大夫人也是喜气洋洋的,道:“听陆劲说昨晚整宿没睡,五更天就在院里练了拳,好容易等到日头升起,便换好新衣来了。”

  新婿对婚事重视,大夫人自然也高兴。

  可这话在林如昭听来就有了‘磨刀霍霍向昭昭’的意味,她的眼泪不自觉地又滴了两滴下来,幸好盖袱覆面,不曾让大夫人瞧出端倪。

  等到要出门了,林如昭忙拽着秦月的手,轻声细语道:“这些年府里给我的例银,我都没处花,都攒着,共有一万五千两,我没带去,都兑了银票藏在里间的箱笼里,若是我遭有什么不幸,还托你上门告与家母知道。”

  秦月惊讶道:“不过误会罢了,怎得就到了这般地步,你是出阁,不是上战场杀头!”

  林如昭咬牙切齿:“若只是误会,那陆劲缘何一夜不睡在院里练拳?我们又非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一桩勉强将两个不熟的人牵在一处的婚事罢了,有什么值得他这般激动。他此举分明是冲我来,要报复我!”

  第11章

  喜娘催妆三次后,便由林如景将林如昭背上花轿。

  林如昭罩着盖袱什么也看不清,坐在花轿里只听得轿外鞭炮声鸣天,喜乐声声,俄而花轿便被抬了起来,吹打弹拉开道,林如昭渐渐离家远去。

  及至到了武安侯府,由出轿小娘子打起帘子,轻轻拉了林如昭三回袖子,林如昭才起身随她出轿,等她踩上铺着红色地衣时,那喜庆的喧闹声差点没欢腾地将她的魂给吓掉。

  喜娘扶着林如昭过了火盆,便要入了青庐拜堂,陆劲是早等在那了,因为林如昭看到同样红色的袍角与她的裙边挨到了一起。

  她尽量让自己忽略了这一角红色,镇定地拜完堂。

  接着便有一双少年少女手捧着龙凤双烛引着新郎新娘入洞房,林如昭照旧看不清,只能低着头注意脚下的路,但有盖袱遮着视线,她也委实追不及引路者的脚步。幸而手里握着的红绸绳张弛有度,替她缓缓把控了方向。

  等入了洞房,喜娘便搀着林如昭坐下,还没等她松口气,慰劳番被翟冠压得酸疼的脖颈,便听新房里传来叽叽喳喳的祝贺声,林如昭一僵,知道这是来闹洞房的夫人小姐们。

  很快,喜娘捧来系着红绸带的秤杆递给新郎,笑吟吟请他掀起新娘的盖袱,直到此时,林如昭心知完了。

  全福人替她绞完脸后没多久,她便哭得不能自己,脸上根本没来得及施脂粉,之前还有遮掩倒也罢,如今却要把盖袱掀了,她肯定要露馅了。

  眼看那秤杆已经挑起了盖袱下摆,林如昭的‘稍等’还没喊出口,眼前便盈入刺眼的光亮,林如昭下意识眯起眼,还没等瞧清楚屋里的都是何人,便听到一阵阵倒抽气声。

  喜气洋洋的新房里,揭开盖袱看到的却是个眼睛哭成核桃肿的新娘,任谁都会多想。

  林如昭微启的唇瓣迎着那些微妙的目光也僵住了,她根本不敢去想此时的陆劲又是什么神色,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我实在舍不得离家,昨夜才抱着阿娘哭了一宿。”

  便有三三两两的声音来应和她,都道林家宠女是出了名的,完全可以理解林如昭的不舍之情。

  但她们的眼神告诉林如昭,她们并不是这样想的。

  林如昭闭目,有些自暴自弃。

  喜娘也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她做了几十年这行当,还是头回遇到哭成这样的新嫁娘,那新郎看上去也不像是个好招惹的,她当真害怕新郎也发了脾气,把喜事搞成闹剧。

  这般担忧着,喜娘便仰起脖子去看新郎,新郎自揭了盖袱后,便垂着眼睫看着林如昭,他的神思都被敛在高挺眉骨下的眼眸里,喜娘只能看到他冷硬的面部轮廓。

  就在她忐忑不已时,新郎将秤杆递给她,走到床边,与新娘并肩坐下:“继续。”

  喜娘看到新郎坐下后,新娘还颇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可惜她垂在床上的袖子被新郎不客气地坐住了,她根本没有机会挪开身子,于是只能继续挨着新郎,不自在地垂下了眼睫,继续做乖巧状。

  喜娘唯恐拖延下去生事端,忙端上合卺酒,新郎先拿起一盏,却是拿去递给新娘,新娘似有诧异,却还是接过,新郎方才拿起他那一盏。

  合卺酒是要喝交盏,新娘恐是心中有愧,积极了些,主动去与新郎交臂,新郎意外地多看了她一眼,只她生得矮,新郎也不曾多说什么,将腰弯下来,迁就着她饮完了这盏酒。

  喜娘又递上剪子,剪下新郎新娘的头发,用红绸缎绑在一处,新郎忽然出声问:“这头发你要送到哪里去?”

  新娘忙笑道:“取个匣子放在新房里。”

  新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撒帐,喜娘抓起一把干果,里面是桂圆、荔枝、核桃、栗子、莲子皆有,边说着吉利话,边往帐子里抛去,这是在祝新婚夫妇早生贵子。

  新郎边听着,忽然抄手往新娘面前一晃,倒把新娘唬了一跳,急忙避开身子,屋里又是一静,新郎面无表情翻开手,露出里面的核桃:“我看它好像要砸到你了。”

  新娘才知误会了新郎,有些讪讪地道了谢。

  新郎坐直身体,眉骨沉沉地往下压去:“继续。”

  喜娘便是连撒帐都撒得小心翼翼起来,新房内的氛围再也没有活跃起来过。

  好容易走完所有的程序,喜娘与宾客忙退出,留了新婚夫妻在屋里继续闹着。

  林如昭此时知道这场婚礼已经被她弄得糟得不能再糟了,也不知明天外头会传成什么样子。

  她胡乱想着,就见陆劲起了身,她牵了牵唇自嘲想,怎么还有心思去想外头的风言风语,当下她更该关心陆劲又是作何他想。

  陆劲起了身,却没有走远,而是站到了林如昭的跟前。

  在林如昭视线里能看到他的膝盖弯曲,那裹在新衣下的紧实胸膛突然清晰了起来。

  林如昭意识到陆劲这是蹲下与她说话,她下意识抬眼看他,目光正好撞进点漆如墨的瞳孔中。

  陆劲道:“你当真是因为舍不得阿爹阿娘才哭成这样的?”

  林如昭不知该如何说出忧思之事,那好像显得她此地无银三百两,因此她道:“我长这样大,还是头回离开阿爹阿娘,我舍不得他们。”

  陆劲眼珠不错地盯了她会儿,慢慢地笑起来:“老子知道岳丈岳母疼你,无妨,老子日后就当你爹,也把你当女儿宠,你就跟没有离开家里一样了。”

  林如昭一愣,那先前的愧疚不安因为陆劲这能惊死鬼神的话尽数消尽,她柳眉倒竖:“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都嫁给老子了,自然每晚都要跟老子睡,不能总是回娘家。”陆劲道,“老子当然要跟岳丈一样宠你,这样你才不会想他们。”

  “你要宠就宠,又怎么能说出这般罔顾人伦的话。”林如昭瞪他。

  陆劲挑眉笑了下:“那以后有老子替你爹宠你了,你还会哭成这样吗?”

  这话说回来究竟还是林如昭有错,林如昭虽不信陆劲的宠爱之语,此时也只好摇摇头。

  陆劲才要说话,外间便有婆子来催:“侯爷,该去外头敬酒了。”

  今日皇帝都出了宫来祝陆劲新婚,他确实不能再耽搁了,陆劲起身,伸直了长腿道:“老子让厨房给你备了席面,等老子走后就送来,你该吃吃,该洗洗,别等老子了。”

  他说完也没走,林如昭等了会儿,才意识到他在等自己的答复,因此轻‘嗯’了声,陆劲果然满意,往外头走去,但走了两步,他又气势汹汹地回来:“但你记得别睡,一定要等老子回来洞房。”

  大夫人早早就把春宫图给了林如昭,她自然知道洞房是什么,脸霎那就红了,还好此时红烛红帐,也不大瞧得出,她偏过脸不去看陆劲:“你若回来得迟,我自然不等你。”

  林如昭说这话的意思自然是不愿等陆劲,反正回来得早还是迟,都是林如昭来判断,她便是洗漱完毕就安置了,陆劲也无话可说。

  可是她不知道这话落在陆劲耳朵里,就成了她晚间等不及,要早早催他回来洞房的意思。

  陆劲的眼眸晦暗了些:“老子知道了。”

  说完便大踏步地往外走去。

  林如昭见他走了,终于喘出口气来,春夏秋冬四个丫鬟忙上来伺候她。林如昭被翟冠压得脖子酸疼,便先叫夏环取了翟冠。

  不一时,陆劲吩咐的席面便端了上来,就摆在西稍间,林如昭脱了外袍,穿着轻便的褶裙走了过来,见满桌的菜,她确实饿了,坐下拿起银箸吃了起来。

  林如昭吃了几口便发现席上还备了酒,她便提起乌银梅花自斟壶倒了满满一蕉叶杯,酒是果酒,入口清甜,后劲绵软,林如昭不知不觉吃了七八盏,那酒意便逐渐涌了上来。

  林如昭连沐浴都撑不住,酒要去安置,春玉只得拿了沾水的巾帕替林如昭擦了身子。

  林如昭迷迷糊糊间听秋琴责备春玉:“姑娘酒量浅,你怎么不看着些?大婚之夜就醉得不省人事,明日那元帕该如何交待?”

  春玉小声道:“还是临出门前夫人嘱咐说晚间可以让姑娘喝些酒,也好受些,我便没十分劝。”

  林如昭脑子一团浆糊,虽听进去了对谈,却委实没有想明白什么叫好受些。她只自顾自抱着被褥睡去。

  正睡得香沉无比,忽然,她感受到身后贴过来冰凉的硬石般的东西,咯得她背后蝴蝶骨难受,她便伸手要去推,却不想先叫人趁了先机,先杯含住了耳垂,齿尖细细地碾着柔弱的耳垂,颇有几分算账的意思:“叫你等着老子,怎么还是先睡了。”

  林如昭觉得他烦,嘟囔道:“就要先睡,你管我?”

  陆劲低声笑道:“人长得小小的,脾气倒是大。”他的声音又低了几分,“你睡着便是,老子伺候你。”

  可当陆劲探进第一根手指后,林如昭的瞌睡很快就被驱赶,她本是侧卧的姿势很快被作弄得也卧不住了,她脸埋在枕间,微张双唇,仿佛不幸跳到岸上快濒死的鱼,偏陆劲两条有力的胳膊还锢着她,将她的囚在他怀里,维持着那样的姿势任着他胡作非为。

  陆劲道:“好昭昭,都说老子疼你了。”

  第12章

  是夜,迢迢星河落九天,蝉鸣藏树风静摇,红烛浅映茜纱窗。

  密叠叠垂落的床帏间隙忽然探出一只手,用力地抓住床围,在温凉的雕花围木上留下清晰的几道汗腻子,继而,那床帏之间钻出一张被青丝黏住的脸,满是朝红,眼眸里窝着亮亮的水,盛不住似的,从小脸挂到了下巴。

  但也不过是一瞬,背后探过来一只古铜色的大掌,将那张满布可怜的小脸按进了被褥之中,同时握住那只还在挣扎的手,将它擒到后背缚住。

  黑山撞着白云,那凶猛狠厉的劲道好像卯足了力气,要把白云撞散,撕开天空的口子,也要像共工怒触不周山般,降下迅猛的洪水来。

  林如昭彻底没了力气,她合不上的嘴唇只能细弱地给她送来稀薄的空气,她此时连骂陆劲混账都骂不出声,只能惯性似的在心里想:这陆劲,果真来找她寻仇了。

  等雄鸡唱白,精神抖擞的陆劲终于肯停歇了,他吃饱餍足后,才想起该发好心把快掉到床下的林如昭捞了上来。

  他浑身都是汗,胸膛又热又冷,像是被烈日炙烤过的石头,烙得林如昭又出了身汗,她气恼不过,抬起发软的腿软绵绵地蹬了陆劲一下,便要从他怀里爬出去。

  才爬两步,就被陆劲扣住腰又扯了回来,此时大约察觉了她的不乖觉,陆劲便更为过分,索性用他修长的四肢做锁拷,牢牢缠着林如昭的肢体,将她死锁扣住。

  陆劲确信林如昭走不开了,方才掀起薄薄的眼皮问她:“干什么去?”

  林如昭的身上到处都是汗,还有一些难以言说的液体,堵得她难受极了,她便没了好气声:“叫水沐浴。”

  陆劲哦了声,道:“要跟老子鸳鸯浴。”

  林如昭被他的没皮没脸惊住了,她道:“我要自己去沐浴,没说要跟你!”

  陆劲啧了声:“你现在还走得动?还爬得进浴桶?”

  那声音听着好像林如昭胆敢逞回能,陆劲便能将她摁着再来一回,林如昭忙道:“有丫鬟服侍。”

  “大晚上的把人叫起来多不好意思。”好生稀奇,一贯厚脸皮的陆劲现在竟也知道难为情了,“老子伺候你就是了。”

  他说着便掀开了床帐起身,林如昭忙卷住锦被往床里爬去,她倚靠着枕头看她的新夫君。

  陆劲浑身上下都很硬实有力,腰胯尤其如此,林如昭方才已经体会过了,却还是头回在灯下看他这健壮的身躯。

  就见他坐在床边穿亵裤,脊背微微弯曲,背部隆起的肌肉如山脊般,线条流畅矫健,仿佛健美的猎豹,肌肉收到腰侧时收得格外紧实,两侧还有浅浅的腰窝,林如昭想起方才她的脚后跟便抵在此处,从她足上滴落的汗水与陆劲本人的混在一处,都窝在这里,随着腰窝呼吸般一挺一落,也被她磕出水泽声。

  林如昭便有些脸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