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养娇娇

养娇娇 第47节

养娇娇 相吾 7546 2024-04-13 08:53

  很奇怪,他居然听到了。

  林如昭眼看着他微微怔了下?,手指抵着她的脸,将她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也看不?清脸,哭了吗?听到这声音,应该哭了吧。”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抽身离去,虽然那儿依旧振奋,他却没有在强迫林如昭,反而扯过了被子围上。

  他说:“我之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

  声音小小的,像是在解释自己之前的那些行?为。

  但很快他就觉得很没脸地‘啧’了声,因为他想?到听不?到声,但不?代表感受不?到林如昭的动作,昨夜她分明?是不?情愿的,只是他被杀戮弄得征服欲上了头,反而被她的挣扎搞得兴致大?发。

  他倒了下?去,侧躺的身姿,背对着林如昭:“下?次别?来了,军营这边的梦都不?是很好,不?是杀人就是那什么,你来了只能被欺负。”

  林如昭觉得好奇怪,按说梦里杀人越货都没什么,陆劲也只把?一切当作梦,那为何当他和她发生了对谈后,他又觉得她是活生生的人了,再?也不?肆意妄为了?

  她没想?明?白。

  但对于林如昭来说,这其实也只是个梦,她觉得她把?话?给陆劲交代清楚,让他别?死就算仁至义尽了,等她醒来后,她还要跟他和离呢。

  林如昭便想?开口,忽然,她发现陆劲的动静不?是很对,他背对着她,手臂在快速地滑动着,露在被子外面的肌肉绷得青筋都绽了起来,他的喉咙间发出困兽的痛苦嘶吼声,但怎么也得不?到解脱。

  陆劲对于那些事情的所有知识都是从林如昭身上学来的,往日里就是连五指招待自己都不?曾有过,这样一个连素都没吃过直接上了荤的人,又要回去被逼吃素,自然难得其法。

  林如昭就不?吭声了。

  她不?想?被陆劲发现她还在这儿。

  但是陆劲显然记得她,他自我招待了一刻钟后,不?仅没有解脱,反而被越拱越有火,痛苦无比,他粗声道:“你出个声。”

  林如昭懵了下?:“啊?”

  陆劲咬牙:“再?多些。”

  林如昭:“陆劲?”

  陆劲的鼻息声变重了。

  林如昭又叫了他两声,他终于得到解脱。

  床帏内气息腥重起来,陆劲翻过身来,双眸湿亮地看着她:“你怎么还不?走??”

  林如昭道:“我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陆劲‘哦’了声,又过了会儿,道:“你怎么连续两晚都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不?知道。”林如昭想?了又想?,觉得输人不?能输阵,即使现在陆劲还不?认识她,她也必须得占着陆劲的上风,“可能你喜欢我,想?让我过来吧。”

  陆劲就不?说话?了。

  林如昭看到他的耳尖诡异地红了起来。

  林如昭惊诧无比:“你真喜欢我?你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你也能喜欢我?”

  陆劲把?手指搭在眼皮上,遮住了那双雾气朦胧的眼,白皙的脸皮明?明?都涨得通红了,却仍旧梗着少年人的死要面子硬着嘴皮道:“话?不?能这么说,你声音挺好听的。而且,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把?第一次给你了,喜欢你怎么了?就跟你说得一样,若是我不?喜欢你,你能两次进入我的梦吗?我之前都没有梦到过小娘子!”

  林如昭单知道女郎会对初次的郎君爱得要死要活,不?知道陆劲也会如此。

  她震惊之余,又记起陆劲毕竟是个会孕吐的郎君,他厉害得很,因此又诡异地觉得这确实是陆劲能干出来的事。

  于是她心情复杂地道:“你的喜欢真浅薄。”

  陆劲觉得林如昭这话?当真没有道理:“如何浅薄了?北境那样多的歌坊舞楼,艳名远扬的花魁不?知凡几,军中不?置军/妓,但那些把?人头别?在裤腰带上,只想?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大?头兵都爱流连烟花柳巷,就我不?去。”

  “因那些妖娆的女子就是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都没有兴趣,倒是你,听不?见声,看不?清人脸,只是隔着床帐看个绰约的人影,便叫我起了兴致,这还不?算喜欢吗?”

  尽管陆劲现在年方十八,但隐隐已有了日后不?要脸的气质。

  陆劲看着他尚且白皙的脸皮,又想?起他日后古铜色的肤色,委实觉得这军营就是个大?染缸。

  林如昭道:“那你喜欢去吧,等日后我不?来了,你就又有人可以喜欢了。”

  陆劲一听,倒是愣住了,他从未想?到般,道:“你日后不?来我的梦中了吗?”

  林如昭道:“嗯,不?来了。”

  她要是日日来,夜夜缠着陆劲,还怎么给他的心上人腾位置。

  反正?陆劲的喜欢浅薄得很,只是建立在皮/肉上的喜欢,只要太阳一出,便作晨露散尽。

  陆劲却想?岔了,或许从林如昭和他有来有回对话?开始,他就识别?错了林如昭的身份,以为她是巫山神?女,凭着心意入红尘凡梦。

  “你说过,我喜欢你,所以你才会来我的梦中,”他忽然就很不?爽:“若是你离开了我,还要去入别?人的梦吗?”

  现在的陆劲完全就是个小白脸,水嫩得跟小青菜一样。

  脸白也有脸白的坏处,些微的心思都反应在筋骨肤肉上,让林如昭轻易瞧出了他的别?扭,不?舒服。

  简言之,他吃上醋了。

  林如昭虽然对陆劲睡一睡,就把?一个梦中人视为所有物的脑回路感到称奇,但想?到自己睡前的伤心,心里也觉得暗爽。

  于是林如昭说:“你管我。”

  这世上绝没有自己有着心上人,还不?许娘子一心一意的道理,

  她不?仅要离开这个梦,醒来后还要和离,还要去嫁别?的男人呢。既然他占有欲强,那就直接气死他算了。

  林如昭道:“陆劲,我入你的梦,就是为了要和你说一句话?,说完就走?了。所以你千万记得我的话?——陆劲,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就去做,因为你是陆劲,所以胜利一定属于你。”

  陆劲抬起眼皮看着她。

  他看不?清她的脸,可是目光认真地仿佛眼里都是她。

  林如昭道:“记住了吗?别?傻兮兮地真死在战场了,你以为你做了英雄,可以流芳百世,却不?想?想?那些流离的百姓和故土,究竟几时?才能回家。”

  陆劲说好。

  林如昭心满意足地躺下?了,她以为了却一桩心事后,这梦也到它该醒的时?候了。

  却不?知再?睁眼,入目的仍旧是那破烂拥挤的牙帐,她头疼得很,不?知道这梦究竟要做到几时?才能醒,正?待起身,忽然听到身上传来叮当响,林如昭低头望去,却见她的手上正?被捆着银链,锁在了床上。

  不?用说,这必然是陆劲干出的好事。

  有病吧。

  林如昭作为名门闺秀,第一次真心实意想?骂人。

  而罪魁祸首完全感知不?到她的怨念,此时?正?满身清爽地和伏全等人在沙盘前道:“我已下?了决心,明?晚就通过我们三年来探出的小路,直取钓鱼城,每人配备两匹马,轻装上阵。”

  “同时?,我将说服两位将军,在我们攻占下?钓鱼城后,集中力量攻打连头堡,切记不?是佯攻。如此牙城守将必然陷入两难境地,既想?借兵给连头堡,又怕我们趁牙城守备空虚偷袭,因此必然关上城门龟缩不?出。”

  “连头堡易守难攻之处就在于有牙城为倚靠,但实则不?过是些碉堡练起的小城,绝不?能与魏晋的坞堡相提并论,物资补给很容易跟不?上。到时?用火铳狂轰一通后,就将它围起来。围个六七天,断它粮草,再?命人在上风处炙烤牛羊肉,晚上三班倒去煲下?吹唢呐,如此不?出半月,必然就能把?连头堡打下?来。”

  “而此战最重要的就是钓鱼城一役,必须奇袭大?胜,不?能败。”陆劲目光锐利无比,“此战以我为先锋,令各位将士今晚喂饱战马,吃顿饱饭,明?夜衔枚疾走?,杀鞑靼,雪国耻。”

  他与昨日相比,简直是脱胎换骨。

  就连伏真都觉得奇怪,不?过很高兴就是了:“少将军终于想?清楚了。”

  陆劲道:“嗯,想?清楚了。”

  之前他肩上的胆子压得过重,责任重如大?山,让他不?自觉开始怀疑起他的能力。

  这三年,他虽频频与鞑靼交战,但基本是小股作战,从未有过这样的大?仗,而且这一打,就事关国运,他不?想?大?周因他的失利而南渡,因此不?能不?慎重。

  陆劲也知道伏真他们都很信任他,可是这种信任是交付生死的信任,他知道无论他要做什么,伏真这些兄弟都愿意豁出性命跟着他干,可是陆劲也会怀疑他的战略目光,他的作战能力真的值得伏真他们陪他完成一次豪赌吗?

  三年的同吃同住,陆劲不?是在做戏,他是真与手底下?的兵有了感情,都说慈不?掌兵,在第一次出征前,这位十八岁的少将军头回感到了他身为将领的不?够格。

  在他心头雾霭拥挤时?,林如昭的话?如阳光破云,让他如梦初醒。

  这些日子,他眼里只有责任,因此下?意识把?它们放到了无限的庞大?,却忘了好好地审视自己。

  虎师跟着他,怎么会只是豪赌呢?

  他将兵书学得透彻,却不?是纸上谈兵的赵括,这三年虽打的都是小战,但他也在一次次与鞑靼人的短兵相接中,摸清楚了他们的行?军习惯,战术模式,甚至于在最后一年,他经?常能比鞑靼人自己还要先预判到他们的行?动。

  如果不?是如此,皇上又怎敢把?国运压在他这个十八岁的少年郎肩上,点他出征。

  最近他确实是魔怔了。

  想?清楚的陆劲很激动,他翻身,想?把?睡着的林如昭摇醒感谢她的点拨,可是才刚靠过去,听到那细微绵长的呼吸声,陆劲又慢慢缩回手了。

  他对于这个突然一连两夜出现在梦中的女孩的身份仍旧毫无所知,可是他少时?念书,曾读至《巫山神?女赋》一章,自然而然,他便以为这样一位特?意来梦中点化他的女孩,亦是山间精怪所化。

  虽说精怪寿辰长于凡人,亦无民?间守节迂腐之想?,但陆劲到底是个凡夫俗子,难以逃脱出这些陈词滥调。

  因此他以为他既强迫过她,又把?初次给了她,那么当他还年少力壮时?,她就该待在他的身边,而不?是随意往返青春少年的梦,色授魂与,点化初次云雨情。

  陆劲这般一想?,顿时?理直气壮起来,这既是他的梦,要搜寻出一根银链并非难事,便索性把?林如昭锁在了他的梦中,不?再?叫她去夺别?的少年郎的元阳。

  第54章

  林如昭虽然被锁在了床上, 但好在白日里她的行动是随着陆劲的行动而转化的,因此还算自由。

  她用手支着脑袋,撑着因为困顿而不断耷拉的眼皮, 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陆劲精神奕奕地与两位老将共商战事。

  那些战术她是听不懂的, 可从老将们忧心忡忡的目光中也?可以看出,陆劲此役责任重?大?,几乎是担着大?战的胜负关?键,而他又这样的年轻,总会让人怀疑他是否可以挑起大梁。

  林如昭听得多了, 就好像她是先锋主将,也?感同身受到了很多的压力,她想,算了,今天就大?发慈悲,暂且不骂陆劲了。

  好容易等陆劲送走了两位守将, 已是后半夜,林如昭终于撑不住困倦地蜷缩进了床帐之中?,细细的银链锁着她的凝霜皓腕,她将手腕藏进被褥之中?,沉沉地睡去。

  再感受到烛光明?亮地溢入眼中?, 是陆劲翻动着她的身体?,想让她露出睡得红扑扑的脸。

  林如昭被吵醒有些不耐烦, 抬手挡了落在眼皮上的光, 那银亮的链子便借着烛光闪着跳跃的银色屑光,陆劲的视线便随之落到了这上面, 眸光渐渐幽暗,忽然便低头在她的手腕上亲了一下?。

  他的薄唇柔软, 还带着些湿润,隔着银链吻到她的肌肤上,带着微微的凉意。

  林如昭道:“别闹。”

  她的声音带着睡醒后的哑意,像是被红尘惊扰了的精怪,略显娇憨。

  陆劲捏着她手腕的手紧了些,忽然张唇咬了上去,牙齿尖尖,碾磨着她的皮肤,像是在吃什么嫩滑香甜的糕点。

  但陆劲并没有在此浪费太多的功夫,很快,他便托起林如昭的手,让她搂着自己的脖颈,他便借着林如昭打?开的拥抱,顺势倒入她的怀抱里。

  他的脸窝进了林如昭的怀里,那挺拔的有些过分?的鼻梁挤压着那绵绵的弧度,他深深吸气,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仿佛不明?白林如昭躺在这张充斥着少年郎气息的床榻上,为何还能维持着好闻的香味。

  此时的陆劲只?有十八岁,又生活在只?有男人的军营里,对?女郎陌生得很,可是根植在繁衍本能里对?女郎躯体?的眷恋喜爱,又刺激着他不断兴起探索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