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养娇娇

养娇娇 第4节

养娇娇 相吾 7042 2024-04-13 08:53

  林如晚总与林如昭较劲,却委实怕大夫人,匆匆福礼,就想逃走,大夫人却不肯放过她。

  大夫人道:“好侄女,你同婶婶说说,是哪个坏心眼的在外谣传我们林家卖女了。”

  林如晚当然不敢说出老夫人来,她这婶婶和婆婆打惯擂台,一点都不把老夫人放在眼里,她但凡敢说,大夫人就敢去找婆婆闹,届时必然又会将大老爷牵扯其中,弄得个母子不和。

  到头来算起总账,还得她出来顶罪吃挂落。

  林如晚实在想不明白这世上,怎会有大老爷这种帮妻不帮娘的男子。

  林如晚支支吾吾道:“没有。”

  “既然外头没有,那你小小年纪又为何起了这恶毒心思?”大夫人道,“莫不是你娘说错了话,叫你误会了去?我可得说说她,做母亲的可千万别寒了女儿的心。”

  林如晚知道大夫人这是必然要告知二夫人了,那一百遍的佛经她还没抄完手就感觉要断了,若是再加点别的惩罚,她的手可当真要废了。

  何况现在她已经十六了,林如昭已经得了归宿,她的亲事却还遥遥无期,林如晚可不愿再被禁足在家。

  林如晚哭着向大夫人哀求,大夫人却不耐烦地让春玉将她带回去。

  没安好心的东西,谁叫她欺负乖女。

  大夫人收拾完林如晚,便款款走来安慰林如昭。

  林如昭其实并不在意林如晚。

  林如晚的症结在于妒忌,两人的父亲是同胞兄弟,却一个身体强健,一个不良于行。一个为官作宰,一个只能行商一方。

  父辈的差异落到后辈的身上就更为明显了,单说婚事,林如昭能许给武安侯,林如晚却连配个五品官员都不够格。

  若论自身,林如昭是赫赫有名的双姝之一,从小到大,赚足艳羡,而林如晚默默无闻,总要说声林如昭的堂妹,旁人才识得。

  偏偏二人又是在林府一同长大,却有如此差距,林如晚焉能不羡。

  林如昭也向来随她艳羡去,没办法,她就是出身好,长得好,又有些才气,是林如晚想不开非要与她比较,由此而生的多少妒忌也是林如晚活该。

  林如昭懒得与她计较。

  大夫人见她不在意,便也止了话,反而将一份帖子递给她。

  林如昭揭过,翻开来,看到安庆侯的名讳,她又啪得将帖子合上了。

  大夫人道:“上京谣言愈演愈烈,竟有传闻说你与杜弄玉二女争一夫,安庆侯散帖请你去赏花,也是为了平息谣言。”

  “无聊。”林如昭道,“也不知是哪些好事之徒搬弄是非,也不看看那陆劲配不配。”

  “昭昭。”大夫人语带劝慰,“今日纳征,离你出阁的日子便不远了,你若想日后姻缘美满,莫要再说这等话,郎君要脸面,你总不给他面子,他要对你心寒。”

  林如昭想到郑玉章的话,心动不已,不由问大夫人:“阿娘,御赐之婚,当真很难和离吗?”

  “难。”大夫人道,“况且陛下待陆劲十分亲厚,便是他做错了事,只要不是诛九族的大罪,陛下都会向着陆劲。何况婚姻之中,郎君能犯什么错?三妻四妾也纳得,偶尔殴打妻妾也有人谅解。你要和陆劲和离,除非他肯主动弃你。”

  大夫人看着女儿那张如玉如花的娇颜,道:“这也难。”

  恍若晨光初照,将林如昭心头的雾霾扫尽,心上霍然开朗,她笑着道:“阿娘,这才不难。”

  第5章

  安庆侯这场宴席不可谓不是鸿门宴。

  赏花宴是安庆侯提议的,可操办者安庆侯夫人向来不大瞧得上林如昭。

  这原也是没办法的事,杜弄玉与林如昭并称双姝后,被上京的好事之徒推波助澜,轰轰烈烈比了很多年,安庆侯夫人要强,不肯叫杜弄玉落下乘,自然对林如昭没有好脸色。

  更何况,外头传得风风雨雨那件事,安庆侯夫人知道的最清楚不过,安庆侯确实是起了与陆劲联姻之心。

  按说在陛下赐婚之前,安庆侯夫人其实也不大中意这桩婚事,陆劲年纪忒大了些,而且成了亲,能在上京待多久也不确定,安庆侯夫人实在不忍心杜弄玉去北境吃苦。

  可是那天安庆侯回了府,坐在床头与她唉声叹气:“陛下素来知道我的心思,我也是看着抱朴长大的,按理来说,我们两家联姻是最好不够,结果错过。”

  抱朴是陆劲的字。

  安庆侯夫人当时舒了口气,暗自庆幸,随意多问了句:“陛下看上了谁?”

  “林家大姑娘,林如昭。”安庆侯道,“不过若是她也不足为奇,她性子明快疏朗,确实讨人喜欢得很,又擅棋艺,成了亲,正好与抱朴手谈几局。”

  安庆侯夫人心思敏锐了起来,况且安庆侯那话说得也刺耳,什么叫‘若是她也不足为奇’,安庆侯夫人知道他自来更喜欢林如昭,总是嫌弃杜弄玉太过娴静文雅,没遗传到半点父亲的武将风范。

  可如今,是林如昭抢了本该属于杜弄玉的婚事,安庆侯这个当爹的还胳膊肘往外拐说这番话是几个意思?他是觉得杜弄玉丢了婚事也是她不够明快疏朗,是她活该?

  安庆侯夫人气得觉也不睡,掀身坐起与安庆侯吵了大半夜。

  大约也是这个原因,近来上京谣言四起,外头说什么的都有,杜弄玉也不思茶饭,只问安庆侯夫人:“母亲,女儿当真比不过那林如昭吗?”

  安庆侯夫人胡乱安慰她:“陆劲不是良配,林如昭是代你去受苦,别看她现在得意,以后有的是她的笑话可看。”

  安庆侯夫人安慰完女儿,又回头找安庆侯吵架,谁承想,安庆侯竟然要她办一场赏花宴,请林如昭登门,平一平上京的风言风语。

  安庆侯夫人心里裹了一肚子火,安心要给女儿挣回点场子,给林如昭一点下马威看看。

  京中双姝,也该分出胜负了。

  为此,安庆侯夫人精心挑选赴宴名单,选了一批嘴巴最碎的长舌妇,在林如昭还没到来前,就指着她的事热场呢。

  “听说了吗?那林如昭胆子忒大,身边没有长辈作陪,竟敢私下偷偷去寻陆劲。”

  “她不是向来如此?”

  “最好笑的是,那陆劲果然是在北蛮之地长大,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才头回见面,就把林如昭腿给打断了,连卫所都走不出,最后还是陆劲把她抱出来的。”

  “而且就是送上马车就作罢,林如昭一个黄花大闺女跑去城外寻他,这样远的路程,他不说亲自护送,就连派个亲信跟随都没有。”

  “还没进门,就得如此冷落,这林如昭日后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正说得热闹,就见婢女引客,踏上九曲石桥,往湖心水榭走来。

  却见那女客梳起双鬟望仙髻,穿鹦鹉刺绣裙腰石榴红裙,外罩锦绣红衫,肩搭郁金色帔子,眼尾以笔作画,胭脂为墨,晕开轻粉桃花,唇上淡点石榴娇,越发衬得她嫩脸粉唇,若山寺迟开的桃花,给初夏挽留住最后一抹春意。

  这正是诸位女客刚刚嘴里‘被打断了腿’‘只能在家以泪洗面’的林如昭。

  林如昭款款袅袅走近,笑语盈盈,眉疏目朗,哪见半分阴霾,倒是那春光满目,反而将在座的诸位都比了下来。

  女客们都有些讪讪。

  林如昭先见过主家,送上一盒装在掐丝珐琅宝盒里的胭脂,道:“这是近日在家,我自个儿用鲜花汁澄淘作出的胭脂,与外头商铺里卖的不同,没有加半点朱砂,杜姑娘用着玩罢。”

  在家里养伤还有心思做胭脂水粉,这是在暗示诸位她的伤与陆劲无关,让好事之徒赶紧收起那些可笑之言。

  杜弄玉看了眼安庆侯夫人的脸色,起身接过胭脂,与林如昭道了谢。

  上京双姝,各有风采。

  若林如昭明艳若桃花,杜弄玉便素淡如百合,娴静端庄,温柔可亲,见之忘俗。

  有女客笑道:“我瞧林姑娘与杜姑娘并肩站在一处,只觉赏心悦目,什么样的烦恼都一扫而空。到如今也算明白了,若我是刘彘,能得此二好女,也当金屋藏之。”

  另有女客不阴不阳道:“那夫人可要赶紧了,女郎花期短,若出了阁,是明珠还是鱼眼珠子,可由不得女郎了。”

  林如昭定眼瞧去,她认出这是礼部侍郎的夫人,年前才嫁女,不过半年就家宅不宁,日日在闹和离。

  林如昭颔首,一脸受教:“夫人说得是极,想来姐姐的婚事也让夫人感悟颇多,方才有此警言示人。”

  侍郎夫人被踩到痛楚,脸色变了几变,却无话可回,只能装腔作势瞪了眼林如昭。

  林如昭微抬下巴,和她比伶牙俐齿,哼!

  她正得意,目光掠过来时游道,就见一个近来十分叫她咬牙切齿的身影渐渐近了。

  他今日束了发,简单的用木簪固定,额头光洁,倒更衬得眉骨高,眼窝深,目光墨沉,脸部轮廓线条刚毅,穿绀宇色花鸟纹夹缬圆领曳撒,劲瘦的腰间系着方形兽面纹蹀躞带,带下挂着半旧的荷包,兽皮包的弯刃匕首,两条腿又直又长。

  好端端的,陆劲来安庆侯府花园做什么?

  林如昭还没想明白,其他人也发现了陆劲的身影。

  她们并不识得陆劲,只觉这蜜色皮肤,眉眼深邃的陌生男子有着上京郎君没有的野性,像是吃惯了精致小菜,突然上了一只烤全羊,着实吸引人。

  “侯夫人,这是你家子侄吗?”

  她们看到旁边还有安庆侯作陪,越发确信,纷纷同安庆侯夫人打听起了陆劲,同时也在脑内搜索家中可有适龄女郎婚配。

  左右能叫安庆侯作陪的郎君,门第家世是不用担心。

  “我也不认识。”

  安庆侯夫人没有说假话,她本是内宅夫人,能见外男的机会不多,何况陆劲十五岁就弃笔从戎,模样已经大变许多,安庆侯夫人根本认不出他。

  安庆侯夫人叫丫鬟去问安庆侯,好端端地突然把外男带进后院做什么。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林如昭悄悄把身子缩进了水榭里,这水榭四面围着纱帐,她就侧过半个身子躲在纱帐后。

  杜弄玉把林如昭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她眸光微闪,望向了那高大挺拔的男子。

  丫鬟已经过去问话了,安庆侯在回话,陆劲的目光便直勾勾地向水榭望来,目光坦率,炽烈,毫不掩饰,也绝不打弯,好像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水榭里有谁在。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杜弄玉挪了挪身子,替林如昭挡了挡陆劲的目光,林如昭有些意外,小声同她道谢。

  那陆劲的目光却倏然不满,变得格外锋利,像他腰间的匕首直直地戳在杜弄玉身上。

  杜弄玉在此等威压下,还是勇敢地挺了挺脊背:“小事。”

  其实她紧张的额头都在冒汗。

  丫鬟问完了话,提着裙边小跑来回话,那些夫人对陆劲感兴趣,都竖着耳朵围了过来。

  丫鬟细细喘气,回道:“侯爷说无事,他带客人走错了路,才走到这里来。”

  谁能在自家还迷路,安庆侯夫人半点不信这话:“那客人是谁?”

  丫鬟道:“那是武安侯。”

  武安侯?

  那竟然是武安侯!

  众夫人不可置信地齐齐扭过头,去看岸边肩宽腿长,眉眼桀骜的郎君。

  传言中的‘鬼夜啼’不是三头六臂,三口九眼,茹毛饮血,生啖鞑靼肉的北境蛮子吗?

  怎么没人说他不仅长得挺像个人的,皮囊还是这般俊朗?

  她们用了很久才消化了这个无比震惊的消息,不死心地问道:“那当真是武安侯?他来安庆侯府可是有要事?”

  丫鬟道:“侯爷说武安侯好奇是谁在外谣传林姑娘抢了别人婚事的事,就来看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