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养娇娇

养娇娇 第54节

养娇娇 相吾 7065 2024-04-13 08:53

  他是真的有?点不?高兴,但林如昭能上他的当?才怪了?,她沉思两秒:“陆劲,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孕吐上史书后你嫌丢脸了?,想让我陪着你一起?出丑?”

  陆劲辩解道:“秀恩爱的事怎么能算出丑呢?”

  林如昭不?听他的鬼话,扭头就走。

  第60章

  林如昭怀到七个月时, 上京终于?姗姗来迟,迎来了隆冬第一场大雪。

  因她惧冷,室内地龙烧得旺, 犹如春生, 她卷着被子心满意足地睡着,忽然被角叫人?掀开,她温暖的脖颈贴进来冰冰凉凉的手掌,冷得直接将她刺激醒了。

  “陆劲!”

  不用想,必然只有这位大爷才能做出如此幼稚的事, 林如昭翻了个身,简直想骂人?。

  陆劲摊着手掌,将雪白晶莹的一团雪送到她面前:“看。”

  林如昭一下子瞪大了眼,也想不起要生气了:“下雪了?”

  她说?着,一手掖着被子,一手没忍住, 伸出手指去戳冒着凉气的白雪。

  “下了一整晚,屋顶和院子上积了很厚的一片,她们早起都在扫雪,否则连路都没法走。我想着你应该想玩,便叫她们用箱子装了一大箱, 放在廊檐下。”

  林如昭这下是睡不住了,忙爬起来:“快过年?了都还没瞧见?雪影, 我还以为今年?不落雪了。”

  林如昭要穿的衣裳是昨夜就放在熏笼上熏暖了的, 可?是今天下了雪,她改了主意, 想穿兔毛镶的红袄子,于?是春玉忙翻箱倒柜找出来, 先放在熏笼上熏着,给林如昭梳头发。

  今日就不梳发髻了,而是梳起双环,用红色发带扎起,坠下两个毛绒绒的圆球来,再?配上滚着白毛领的斗篷和袄子,真的就像个小兔子一样。

  陆劲等着她洗漱的功夫,先蹲在外头用雪捏人?,他的手掌宽大,一会儿就能搓起一个雪团,等林如昭出来时,已经并排站着大小不一的小雪人?了。

  陆劲半蹲着,支起膝盖,让林如昭坐到他的膝盖上,给她介绍这三?个雪人?:“这是我,这是你,这是我们即将出生的孩儿。”

  看得出来陆劲是个很偏心的人?,他的雪人?大归大,但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但是林如昭的雪人?上不仅有他用树枝为笔,作出的清秀娇憨的五官,还戴着他捏出来的小花花。

  林如昭道:“好漂亮,可?惜雪人?放不长久,我该将它们放在哪儿?”

  陆劲道:“放在院子围墙上,让它们保护我们。”

  林如昭点点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她从箱子里摸出白净的雪,道:“投桃报李,陆劲,我也给你捏个雪人?吧。”

  陆劲的神色就变得迟疑起来,实?在是林如昭上次人?物?画留下的阴影过于?强大,让陆劲难以忘却?。

  他并不想再?变成一个有棱有角的倭瓜,可?是瞧着林如昭兴致勃勃的模样,他又不好拒绝,于?是陆劲只好苦涩地将话吞了回?去,一脸认命地闭着眼任林如昭捏雪人?。

  很快,林如昭就把雪人?捏好了,兴高采烈的:“陆劲,你看。”

  陆劲看去。

  陆劲倒吸了一口气。

  他告诉自己,这是亲媳妇,她还怀着他们的孩子,这世?上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陆劲闭了几秒钟的眼,发现这事仍旧过不去,于?是木着张脸,艰涩道:“娇娇,我能接受我是个有棱有角的倭瓜,也不介意自己的手一长一短,但是你能告诉我,为何我会有个豆豆眼,粗眉毛和猪鼻子?”

  林如昭‘啊’了声?,一脸理所?当然:“因为你就是长这样啊。”

  陆劲认命地闭上眼。

  他就知道,林如昭宁可?歪曲他俊朗的容颜,在外头造谣自己的郎君长成猪头三?那样,都不可?能愿意承认她的画技之差。

  她对他的爱总是只有那么一点点,吝啬得很。

  林如昭把雪人?小心地放在陆劲的手上:“这是我捏的你,一起把它放到院子围墙上吧,哦,稍等,还落了一样东西”

  她让夏环取了一块锦帕出来,系在了雪人?凹凸不平的下巴上:“看,多么威风凌凌的披风,所?有人?看到了就立刻能认出你的英姿。”

  陆劲觉得那些能把宠妃哄得眉开眼笑的昏君也不容易,既要出卖良心,还要出卖自尊。

  “是,娇娇的手艺棒极了。”

  他暗自想到,找个机会得让伏真来一趟,然后‘一不小心’地把这雪人?给碰坏了。

  反正这倒霉孩子已经得罪过一次娇娇了,再?多背一次黑锅也不会对他的声?誉有什么影响。

  这位打算出卖下属的上峰十分没有良心且心安理得地想到。

  因为林如昭怀着孕,陆劲怕她玩雪玩多了容易受寒,于?是很快就不让她玩了,把她抱回?屋子里去。

  林如昭虽然有些遗憾,但想到孩子的名?字还没取好,趁着陆劲休沐在家,正好可?以让他一起劳动脑筋,想一想。

  但林如昭属实?是冤枉了陆劲,陆劲不是没有想过孩子的名?字,相反,他想了很多,只是每一个都不甚满意,但若要说?他想要什么样的名?字,陆劲也说?不出来,他只觉要给孩子叫一辈子的东西,得慎重。

  他把自己取的那百来个名?字写出来给林如昭看。

  林如昭简直叹为观止,事实?上她到现在也才给孩子取了一两个名?字,实?在是名?字难想,她觉得生产的日子还早,也就没那

  么上心。

  如此,她拿着那页都是名?字的纸,觉得她没有陆劲上心,实?在对不住孩子。

  但她也发现了个问题,这里的都是女名?,别说?男名?了,就是稍微中?性点的名?字都没有。

  她道:“万一是个男孩呢?”

  陆劲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可?能,我与闺女心有灵犀,从你怀孕时我就知道了这绝对是女孩。”

  要是不知道的人?听到他这么说?,肯定会以为他是个什么大仙,才敢如此笃定孩子的性别。

  林如昭知道拗不过他,便只好盘算着自己再?琢磨点男孩子的名?字。

  陆劲问她:“岳父博学广识,当初是怎么给你取下的名?字?”

  他对这些名?字都不满意,实?在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像林大老爷一样,取一个朗朗上口,好听又好看的名?字,于?是想虚心讨

  教?。

  林如昭道:“阿爹素来崇敬岳飞,岳飞被冤杀时,留下绝笔信‘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因此给我取名?,也是寄托着他老

  人?家希望朗朗乾坤之下,再?无?冤杀忠臣良将之祸事的愿景。”

  陆劲决心收回?方才的想法,他皱着眉头:“这个寓意不好,他们不该唤你‘昭昭’。”

  林如昭道:“哪里不好了,贺知章还说?‘昭昭有唐,天俾万国’呢,我很喜欢我的名?字。”

  陆劲便不再?说?什么,只是彻底歇了想请岳丈给闺女取名?字的想法。

  林如昭道:“当初公公又是怎么给你取名?的?”

  陆劲道:“父亲与我一样,想要一个女孩,可?惜生下来的是我,他取的那几十个名?字都没法用,他也懒得再?想,只说?‘既然是个男孩,那就希望他力气大点,可?以拉开弓,降住烈马’,于?是给我取了个有劲的劲。”

  林如昭道:“……好随便。”

  陆劲诧异:“有吗?如果我有儿子,还打算直接叫他文武,文武双全的文武,让他好好报效国家。”

  林如昭打定主意,要是男孩,这个名?字绝不能让陆劲来取。

  *

  冬日无?事,一晃就到了岁末,林如昭的孕期也到了八月,终于?大到了陆劲觉得可?怕的地步。

  林如昭也是直到此时才发现了怀孕的吃力之处。

  首先,她的行动很不便了,起坐最好需要人?搀扶,站立时,基本看不到自己的鞋尖,只能看到圆鼓鼓的肚皮,因此穿鞋脱鞋都需要帮衬。就是睡在床上,想翻个身,都得把陆劲喊起来帮忙。

  陆劲为此比林如昭还心焦,又把大夫提溜过来:“我听说?孩子过大,母亲生产时总要吃很多苦头,是不是真的?”

  林如昭孕早期时他做过一些她难产的噩梦,陆劲直到现在都心有余悸,因此很不愿意提那两个字。

  但尽管他的话说?得委婉了,但是眼神却?仍旧凶狠无?比,直勾勾地盯着大夫,仿佛大夫点个头,他就会扑上来把大夫给生吞活剥了。

  大夫抹抹惊吓出的汗水,道:“老夫观夫人?的怀相,兴许是双生子也不一定。”

  “什么?”

  “我去。”

  林如昭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当真是双生子?”

  大夫道:“单胎与双胎的脉象其实?没有什么差异,只是夫人?的肚子确实?不像只有一个孩子,何况夫人?怀孕时,既喜吃辣又喜欢食酸,故作此猜测。但以防万一,这阵子夫人?还是让人?扶着,多走动走动,以方便生产。”

  把大夫送走后,林如昭下意识地抓着陆劲:“你听到了吗?我可?能怀了两个孩子。”

  陆劲感叹不已:“要真是双生子,老子这次真的牛逼大发了。”他猛然想起一件事,“若真是双生子,我们就生这一胎,生完便不生了吧。”

  林如昭欣慰不已:“虽然十月怀胎,但我也直到八月才开始受些艰苦,如此你还能为我考虑,陆劲,我很高兴。”

  陆劲挠挠头,道:“主要也不是为了这,实?在是这八个月下来,我憋得慌,一次尚且还可?,再?来几次我可?得疯。”

  林如昭一下子松开了手,阴阳怪气的:“知道了,下次要是还怀,我提前给你准备女人?。”

  陆劲就知道他说?错了话,他忙道:“我哪有那个心,我可?金贵着,怎么可?能让随随便便什么女人?都可?以睡到我?”

  林如昭不理他:“哼!”

  陆劲只能涎着脸求她:“好娇娇,我知道说?错话了,你就原谅我这次,来,嘴巴在这里,你要不要伸过来打?”

  林如昭一下子就被他逗笑了,把手甩开:“谁要打你,皮糙肉厚的,打你我还嫌手疼。”

  陆劲忙不迭道:“那我给你揉手。”

  林如昭斗不过陆劲厚着脸嬉皮笑脸的模样,只好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因为林如昭孕相臃肿的缘故,除夕也过得潦草,小夫妻陪着老太太吃了年?夜饭,连岁都没有守就回?去歇息了。

  只是等到午夜,外头开始放烟花时,林如昭被陆劲摇醒,她迷迷糊糊地听到陆劲在耳旁道:“娇娇,我心悦你。”

  林如昭没有应他,又沉沉地睡去,他却?心满意足地抱着林如昭。

  第二天,林如昭在枕头底下发现了好大的红封,里面装着厚厚的压祟钱。

  林如昭哭笑不得:“我都要做娘亲了,你还给我包什么压祟钱。”

  陆劲正色道:“这钱是用来压去一年?邪祟,谁说?做娘亲的人?就不要了,我日后年?年?都要给你送,你也得年?年?亲自收了。”

  他这话说?得有点奇怪,林如昭沉默了会儿,反应过来陆劲还是在害怕她会难产,她便没再?多说?什么,把钱给收了起来。

  孕期最后一个月,随着预产期的日日临近,侯府上下都陷入了一种焦躁不安的氛围,究其根源还是在陆劲,他简直如临大敌,就连差事都不想当了,天天请假在家陪着林如昭,就怕林如昭生产时他不在身边。

  反而是林如昭心态好极了,预产期半个月还想和秦月出去玩,结果人?还在跟陆劲据理力争,下面羊水就破了。

  陆劲吓得脸都白了,一把将林如昭抱起来安放进产房,又忙让人?把三?个稳婆,两个大夫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