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养娇娇

养娇娇 第52节

养娇娇 相吾 7878 2024-04-13 08:53

  她将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巫医什么都诊不出来,不是她没昏睡过,而是巫医水平太差。

  铁木脱脱不以为?然地一笑,道:“请夫人吩咐马车夫启程。”

  马车很快辚辚而动,林如昭用冰凉的手握着秦月的手,很快,他?们便到了驿站。

  秦月小?心翼翼地扶林如昭踩着踏几下马车时?,铁木脱脱也?伸手来扶林如昭,被她轻轻避开。

  铁木脱脱倒是不在意?,背着手先进去了。

  负责驿站守卫的正?是白先,他?先是遥遥看见一辆熟悉的马车驶进,继而就看到林如昭从马车上跟着铁木脱脱走了下来,忙走了过来,唯恐赶不及时?,高声喊道:“夫人。”

  林如昭还没应他?,铁木脱脱的注意?力?也?被转了过来。

  白先匆忙问?道:“夫人来此,侯爷可知道?”

  林如昭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色:“陆劲不知道,我是偶然遇见王子殿下,因为?殿下听说我昏迷十日,太医却诊断不出病由的事,故而有些担心,非要我来此看看巫医。”

  白先作为?全权负责此次鞑靼入京之事的人,自然知道比林如昭更多的事。

  譬如鞑靼入京不到两日,便请皇帝首肯,想去各方军营瞧一瞧,目的是为?了探究上京兵力?虚实?,皇帝自然不肯,便设下秋猎大宴,邀请鞑靼人参加。

  因是早做了准备,皇帝点的几个将领在狩猎上表现出色,铁木脱脱却一眼看穿这些将领出身高贵,虽有骑射的本领,却满

  身富贵气,周身毫无杀气可言,于是竟然搭弓射马。

  射,自然不可能是真射,但?突然飞来的羽箭也?足够让这些实?战经验不足,几乎没有将羽箭对准过人的年轻将领慌了伸,摔下了马,皇帝的脸色顿时?难堪起来。

  铁木脱脱收起长弓:“见过血的老虎和养在家里捉捉老鼠的家猫,到底不一样?。大周,鞑靼还是只认陆劲,他?呢?怎么不出来与我们酣畅淋漓地比一场?”

  林大老爷忙禀明陆劲心忧林如昭,以致没有心情出席狩猎的事情。

  铁木脱脱道:“美人怀,英雄冢,陆劲竟然也?堕落了。”

  他?说着惋惜的话,却与几个手下一起发起快活的声响,果然鞑靼贼心不死,只要他?们惧怕的陆劲死了或者废了,他?们立刻就能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皇帝脸色微沉,白先挺身请战:“王子殿下这话说得满,上京久离烽火,少些锻炼的机会也?不足为?奇,可是侯爷教出的学生还在,照样?能守着北境。”

  他?也?不带弓,上前拿着画戟便与鞑靼人几个交手,就把?人扫落下马。

  铁木脱脱灰溜溜地拨转了马头?。

  皇帝的脸色方才稍霁,可不到两天,也?不知道被这帮鞑靼人从哪里打听出来的,陆劲身体有大恙,可能命不久矣。

  陆劲的憔悴是肉眼可见,但?大家都以为?是家里有孕妇照顾,因此不曾休息好?,皇帝从没想过他?竟然会命不久矣,慌忙之下将他?召进宫,细问?才知孕吐之事,当真哭笑不得。

  可是此事好?笑归好?笑,但?陆劲不能见血也?是真,皇帝还在愁眉苦脸,正?好?赶上林如昭昏睡不起,陆劲无心旁事时?,于是索性拨了太医去他?府里候着,也?拖延住了鞑靼。

  可哪里想到,这让鞑靼更坚信了陆劲身体抱恙的消息,竟然想到从林如昭这儿下手了。

  白先微露肃色,这时?铁木脱脱走了过来:“我请了客人来,难道白将军也?要阻拦吗?”

  白先道:“这是侯爷的夫人。”

  “我当然知道,因此我才好?心好?意?让巫医替她诊脉,难道你以为?得到昆仑神真传的巫医会随便给人看病吗?正?是因为?她是陆劲的夫人,她才得到如此殊荣。”

  铁木脱脱看向林如昭:“陆劲想要促成边关互市,我听从他?的建议来到了上京,我是大周的客人,不应该受到白将军的猜忌,对吗?”

  林如昭在旁默默听着,她觉得刚才或许是想错了,铁木脱脱非要她来驿站,不仅是为?了给她诊断,来‘证实?’狡猾阴险的大周人的谎言,更是为?了想出个办法将陆劲引来比一场。以‘证明’陆劲的虚弱。

  如若不然,白先看到她来到驿站不会这样?紧张,铁木脱脱也?不用非要去通过诊断来迂回地寻找陆劲可能虚弱的证据。

  即使对当下朝事毫不知情,林如昭也?知道她不能跟着铁木脱脱走了,于是她回忆了下陆劲孕吐的场景,立刻假装干呕了起来,秦月也?跟得快,忙焦急道:“怎么好?端端吐起来了?”

  林如昭道:“许是身体不适,闻不得驿站这儿的味道,因此才反胃,我去车上歇歇便好?。”

  铁木脱脱道:“驿站内就有巫医。”

  林如昭忙道:“我靠近这就觉得恶心无比,许是闻不得这儿的味道,还是在马车上坐着就……”

  她话尚且没有落地,铁木脱脱忽然靠近,将她擒抱起来,几乎是半抱半拖将她锁进驿站内,白先要挡,那先前不发一言的随从闪身就挡上,外头?一打,里头?就注意?到了,立刻哗啦啦地冲了出来。

  内外对峙,场面一下子就陷入了僵持之中。

  铁木脱脱隔着门大喊:“若陆劲还有孤狼的血性,就叫他?来。”

  他?讨厌女人喊叫时?尖锐的声音,因此手掌死死捂着林如昭的口鼻,那上面还留着经久的羊膻味,让本来只是装反胃的林如昭真的反胃了,没忍住,直接呕吐了出来。

  铁木脱脱躲闪不及时?,衣服和手上都是林如昭的秽物,他?脸色很差劲,便骂便让人端了水来洗手。

  他?骂骂咧咧的:“陆劲什么狗屎眼光,雄鹰一样?的男人,也?该娶一个雌鹰般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才会壮实?无比。”

  铁木脱脱瞥了眼林如昭瘦弱的肩膀,窄窄的腰胯,一脸嫌弃:“这么瘦弱的女人,能生几个孩子?在草原,你就是配奴隶,奴隶都不会要你。”

  第58章

  林如昭感觉她?快把肠子给吐出来了, 这些鞑靼人总是?吃牛羊肉,又不注重清洁,身上的膻味真的很重, 她?完全闻不了。

  铁木脱脱被她吐了一手?, 很嫌弃她?,洗完手?转头就出去了,把她?一个人抛在屋子里,就算想找个仆从要陈皮熬出来的水喝,她?也找不到。

  就在她蜷缩着身子, 蹲在地上,缓解脾胃的难受时,门?外突然传来了狼狗的吠声,凶悍无比,铁链哗啦啦得响了一阵,忽然就没了声。

  林如昭原本是没有打算起身的, 偏偏白先传来惊叫:“侯爷!”

  她?几乎是?瞬间?跑到了窗户边,扒着窗棂踮起脚尖,看到奔马而来的陆劲劈手?夺过来护卫的唐刀,往迅疾冲来的狼狗砍去。

  那狼狗是?鞑靼专门?驯出来,看守羊群的, 匹匹都能与狼群厮杀,血气甚重, 攻击迅猛无比, 陆劲单脚踹上驿站的门?,躲闪到了狼狗身后, 狼狗收力不及时,差点撞上大?门?, 铁棒一样的尾巴向陆劲扫去。

  陆劲并?不客气,一刀砍断它?的尾巴,趁它?痛疯了张着尖牙利爪扑来时,又一刀劈向了它?的脑袋,鲜血满刀,陆劲沉着地补上了两刀,那狼狗倒地不起了。

  林如昭记得他不能见血,绝不能让铁木脱脱看出他的弱处,因此她?忙转身向门?口跑去,结果不知何时铁木脱脱竟然把门?给锁了,她?双手?拍门?。

  陆劲立刻注意到了门?处的动静,眼神变得可怕起来:“铁木脱脱,把她?放了。”

  铁木脱脱不在意林如昭,即使?她?把门?拍得震天响,声音越来越焦急,可是?他也相信弱兔子一样的女郎做不成什么事,因此他只对着陆劲道?:“你同?我比一场,我就放了她?。”

  铁木脱脱以为陆劲必然要找些什么借口,比如这是?大?周,要注意你的身份,但其实他真的不在意,此招虽然过于蛮横,但只要探出了陆劲的虚实,于鞑靼还是?有利可图。

  那个关市有还是?没有其实对鞑靼影响不大?,他们本来就是?靠抢劫掠夺为生,大?不了再重操旧业。

  于是?他在心?里提前准备好了对策,管保把陆劲说得哑口无言,根本没法拒绝。

  结果陆劲一听这话,立刻道?:“带不带兵器?要不要立个帖,打死不论?”

  铁木脱脱一怔,道?:“赤手?空拳,帖子当然要立。”

  他叫人去弄来笔墨。

  陆劲扔了剑,捏了捏腕骨,骨头咔咔得响。

  铁木脱脱敢绑架林如昭,陆劲就想揍死他了,他肯立帖子,就更加没有不揍死他的理由,陆劲蓄势待发。

  这时候窗户那边突然传来异动,陆劲关心?着林如昭,下?意识就忘了过去,就见林如昭踩在圆凳上把整个窗户都卸了下?来,正提着裙边要翻出来。

  陆劲瞳孔紧锁,也不管铁木脱脱,狂奔而去,唯恐慢一步接不住林如昭。

  铁木脱脱也没有想到看上去瘦小无比的林如昭怀着孕,都敢翻窗,但与之相比,他更加看不起陆劲那小心?翼翼护着女人的行?径。

  “娇娇,你慢点。”

  陆劲说着跪了下?来,支起膝盖:“你踩着我的膝盖下?来,能踩到我的肩膀吗?哪个傻逼把这窗户造那么高?”

  铁木脱脱看着窗台离地的距离,很怀疑,高吗?不高吧?林如昭要踩着圆凳才肯翻窗,姑且还能理解为了防止走光,陆劲一个翻高墙都只需要助跑一两步的人,到底有什么脸说这窗高。

  铁木脱脱看不下?去了,他道?:“这样的女人能生出什么强健的后代?施程霜虽然是?女子,但也能在战地杀个三?进三?出,她?这样强悍的女人才能生出你这样英勇的后代,陆劲,你娶这个媳妇,是?想让你的孩子成为孱弱的书生吗?”

  当年大?周丢了把燕云十?八州都丢了,让上京长期暴露在鞑靼的铁蹄下?,铁木脱脱当然看不起大?周的那些文官。

  林如昭从和铁木脱脱见面以来,就没少见这人贬低大?周人,她?没好气地和陆劲说:“你让开。”

  陆劲道?:“别管他,他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倘若……”

  “砰。”

  林如昭已经绕开他,跳下?窗户,轻轻落地了。

  陆劲:……

  他忙站起来,关切地问她?孩子可还好,他记得孕妇是?切忌剧烈运动,刚才林如昭如此之虎,他是?真怕影响到她?的身体。

  林如昭顾不上管陆劲,抚着肚子阴阳怪气道?:“你厉害,你母亲生了你这么个勇士,放着外头那么多?将?士不理会,专门?来对付孕妇。瞧我这话说的,也是?忘了,这不是?你们鞑靼的优良传统吗?什么草原孤狼,草原雄鹰,我呸,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说来说去,抢的还不是?大?周的老幼妇孺和手?无寸铁的百姓?真要脸。”

  “这位王子殿下?,你是?为什么来上京?你又为什么会主动提起议和纳贡?你不会都忘了吧?既然如此,你回去准备怎么告诉你的父老乡亲,本来他们眼巴巴地盼着边关集市一开,就可以不用抢掠,也能过上物产富足的生活,结果因为他们的王子

  子浅,眼珠子小,议和在前,横插一脚,直接搅黄了他们的幸福前程?”

  “有你作为你们部族的王子殿下?,未来的鞑靼王,真是?你的子民的福气,你回去最好天天拜昆仑神,让他老人家多?有点好生之德,多?保佑保佑你的子民。”

  林如昭一口气骂得顺畅流利,陆劲在旁微微挪动脚步,往外侧让了让。

  虽然林如昭过去也总骂他,但那些话都太过文雅,于他这种糙脸皮的人来说完全不痛不痒,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林如昭是?到那儿进过学了,骂人的本领突飞猛涨,虽然仍旧文雅,但阴阳怪气了不少,气势上已经很有北境妇女的泼辣气息了,于是?杀伤力迅速攀升。

  陆劲都能想见往后他要是?惹了她?,自己会得到个什么下?场。

  有点害怕。

  铁木脱脱也没想到林如昭人小小,火气这么大?,草原人擅长干架,却不怎么会动嘴皮子功夫,笨口拙舌的,根本回不了林如昭,何况林如昭还没结束。

  “你这种人,在大?周就是?收夜香都算不清银钱,没人肯要!”

  陆劲诧异地望向林如昭,明明结束了她?为何忽然补了这一句?

  林如昭瘪嘴委屈道?:“他刚刚说我身体虚弱,骂你没眼光,还说我要是?在鞑靼,就是?配给奴隶,都没人要。”

  “什么?”

  陆劲猛地看向铁木脱脱,两眼冒火,捏紧拳头,大?踏步走过去。

  “你咒老子闺女,还骂老子女人,铁木脱脱,你有种就跟老子单挑,死伤不论的那种。那狗屁帖子立好了没?这么久没送过来,是?不是?你们怂了?”

  说着陆劲就一拳头砸了上去。

  帖子是?为了打死不负责,但不表示帖子没立好,他不能把铁木脱脱给打伤。

  铁木脱脱被林如昭这个娘们骂了一通,心?里窝着火,看陆劲迎了上来,正要发泄,也就迎了上去,两个人立刻厮打在了一起。

  铁木脱脱也红了眼:“陆劲,你现在憔悴得跟早产的母羊一样,你怎么可能打得过我?放心?,我打死你了,就把你女人抢回去,我倒要尝尝把你迷得颠三?倒四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

  “铁木脱脱,老子操/你/爹。”

  铁木脱脱一记右平勾拳被陆劲躲过,他顺势握住铁木脱脱的拳头,冲着对方的腮帮子来了个肘击二连斩,把铁木脱脱的牙给敲下?来两颗后,铁木脱脱趁着机会,像拦住陆劲的拳头,前推他的身体并?且同?时来个绊子,想把他掼倒在地,可是?意图被

  陆劲一眼看穿,他下?盘稳当得很,直接下?潜身体,把铁木脱脱直接抱起来摔在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