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养娇娇

养娇娇 第16节

养娇娇 相吾 7503 2024-04-13 08:53

  那语气冷嘲热讽的,听得林如昭用小银勺子戳着雪梨,翻了个白眼。

  陆劲吩咐声:“摆饭罢。”

  吩咐完,丫鬟退下,他却提步走上来,那汗味与男人身上说不清楚的雄性气味立刻强悍地侵袭过来,他虽未很靠近林如昭,林如昭却能感受到从他铁塔的身躯上传出来的阵阵热源。

  让她有些发晕。

  陆劲瞧着她闷头吃雪梨的模样,会意过来:“还打定主意不和老子说话呢。”

  他边说边在卸身上东西,一时之间玉石击响。

  他身上是从不佩玉的,喜欢带玉的都是君子,陆劲这种人跟君子没有半分关系,自然不肯带玉。

  林如昭好奇,偷偷斜了眼去瞄,便见那张梨花木的圆桌上多了好多的玉佩,有方形,有圆形,还有环形,上面雕琢的花纹也不尽相同,大多是十二生肖,也有麒麟纹,卷云纹等吉祥玉纹。

  这一看,就知道陆劲是从不同的人身上收获了这批玉佩。

  林如昭好奇极了,不明白为何去上值当差的陆劲,却当出了一派土匪下山劫掠良民的气势。

  可是她想到自己还在跟陆劲冷战,他尚未与她道歉,她不好开口,于是将嘴巴紧紧抿起,好提醒自己绝不能被好奇心驱使,先丢了气势尊严和陆劲说话。

  陆劲便慢条斯理摘他缴获的战利品,边看林如昭将嘴巴抿得嘟起,还要往他这儿偷偷打量的模样,便知道她正受着好奇心的煎熬。

  他便不理会她,摘完了玉佩,就去拆护腕,他倒要看看林如昭到底能憋多久。

  一时西稍间摆好了饭,林如昭起身看陆劲,就见宽背蜂腰的男人负着手在她面前慢悠悠地走着,完全没有与她解释的打算,心里顿时觉得不是滋味。

  那些人说得不错,武夫哪里懂得体谅女儿家,他成日里只知道搞那种事,现在她不肯让他弄了,他别说抱着她走了,就连哄都懒得来哄她。

  他越不肯低头哄自个儿,林如昭就越发较劲,春玉帮她布菜,她一顿饭吃得香甜无比,就是吃给陆劲看的。

  ——谁稀罕你跟我说话,没你打扰我,我饭都进得香。

  陆劲眼睁睁看着林如昭吃得小肚皮都鼓起来,心满意足地在漱口净手,脸上早没了刚进门时的谨慎顾虑,他屈着手指在桌上点了点。

  啧。

  他的小姑娘不仅胆子肥,而且还是头倔驴。

  头疼。

  *

  林如昭沐浴时浣了发,夏环拿块帕子替她擦拭发梢上滴落的水珠,林如昭吩咐秋琴将美人榻搬到院子里去,她要在外头听蝉鸣赏月纳凉。

  这其实是林如昭未出阁前做惯的事,原本算不得什么,可是眼下她与陆劲冷战,这般做恐怕会让陆劲误会更深。

  秋琴忧心忡忡。

  林如昭道:“你不知道呢,他今日根本是有意在逼我低头。但凭什么?此事明明是他有错在先,他尚未与我道歉,我却要先去与他修复关系,他就越发会觉得我好拿捏了,日后怕是更有苦头要吃。”

  她说着,将小腿伸出了水面,挂在浴桶边缘,她的肌肤本就欺霜赛雪,因此更显得那上头的掐痕,牙齿印,以及不明意味的红印刺目无比。

  原本歇了两日,又抹了膏药,那些可怖的痕迹也一点点消了下去,偏昨天马车上陆劲又跟公狗发癫一样,上头用嘴欺负她,下头的手也不曾消停过,连那山径也被他用手指撑开了蓬门。

  林如昭想到这儿,更是气上心头,她把水面拍得啪啪作响,发誓:“要么他休了我,要么他与我道歉,否则此事没完。”

  *

  男人沐浴总是快的,更何况陆劲又是从军营里出来,在林如昭还在慢条斯理浣发时,他已在床榻上等着了。

  因是准备歇息,陆劲着装也随意了些,没穿亵衣,赤着精壮的胸肌,腰间只松松垮垮挂着条亵裤,用腰带绕着劲瘦的腰身围了两圈,漫不经心地系上一个活结。

  他等着林如昭,却忽然听到外间有搬动物件的声音,眉头一皱,起身走到床边,就见林如昭那几个丫鬟正齐心协力把一张美人榻搬到了院落里,还有两个粗使的丫鬟搬了梯子,一个爬,一个挡,正去挂那兔儿抱月的花灯。

  花灯烛光晦暗,又挂在树上,被枝桠挡去了些,洒落在榻上时正像橘黄色朦胧的雾海。

  已经洗漱完毕的林如昭落着青丝,穿一件撒花烟罗衫,慢条斯理地走到美人榻边,由丫鬟扶着躺下。

  那烟罗衫是为纳凉所制,因此有些宽大,挂在林如昭单薄的肩头,倒衬得她格外纤细苗条,精心绘了丹蔻的手搭上丫鬟的手背时,莫名叫陆劲想起那句诗来。

  侍儿扶起娇无力。

  可是眼下,并没有什么始是承恩时。

  陆劲眼神幽暗无比,他连上衣都想不起套,大踏步走到院子里去:“怎么睡到院子里了?”

  林如昭将一把团扇盖在脸上,不欲回答,倒是秋琴在旁解释:“夫人觉得屋里热,想在院子里纳会凉。”

  这理由是很说得过去的,偏陆劲不依不饶追问了句:“那为何不准备我的榻子?”

  秋琴顿时语塞。

  陆劲见此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冷笑声,向林如昭道:“你倒是自在,你都不知道今日在校场,老子被你的思慕者群起围攻得好苦。”

  这话说得就有些危险了,林如昭拿开盖脸的扇子,掀身坐了起来:“陆劲,你别血口喷人。”

  她才刚瞧见陆劲,就见陆劲向她竖起一根手指:“你与老子说了一句话,违誓了。”

  林如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难道我就要做哑巴,任你诬蔑我去吗?我自然有自我辩解的权利,老天爷能谅解我。”

  “好好好,老天爷能谅解你。”陆劲双手抱起胸来,道,“也就是说你不承认你有思慕者?”

  林如昭自觉与那些郎君清清白白,没什么可以被陆劲指摘的地方,便丝毫不怵,昂扬与他对视。

  陆劲嗤笑了声:“安国公的小世子,那个章淮玉,你认识吧?”

  林如昭自然是认识的,当初他还捧着棋谱装模做样向她讨教了半个月,妄图入了棋社呢。

  “认识啊,怎么了?”林如昭不明所以,“我只指点了他的棋艺,还因他心思不正,回绝了他要入社的请求,又有哪里做得不妥当,惹得你要来编排我?”

  陆劲便知林如昭没说假话,她若真对哪个郎君春心萌动,也不至于被耽搁到十七岁还不曾出阁。

  陆劲知道归知道,但他只要想到那帮精力旺盛,对男女之事最是好奇的郎君,不少都借讨教棋艺为由,接近林如昭,觊觎林如昭,林如昭还傻乎乎的,从没有发现不妥来,他的心就往外汩汩冒着酸泡。

  闷得慌。

  陆劲不爽,那语气里就带着番不耐,他手点脸上的指甲印痕,道:“那群羽林郎今早看到老子脸上的伤痕,不知道脑子怎么进了水,非要说老子在家对你动粗,由那章淮玉带头,围攻了老子整整一天,直到老子出手一个个把他们揍趴下,他们还不服气,直言说要想办法参老子一本,让陛下为你做主。”

  林如昭总算知道那些玉佩是从哪里来的了。

  “娇娇,他们当真有能耐,也是当真关心你啊。”陆劲的目光幽暗,语气危险无比,听得林如昭头皮发麻。

  她道:“那,那也不关我的事,谁叫你凶名在外,因此才容易叫人误会,若你若是个端方君子,顶着这伤痕出现,只有人同情你,没有怀疑你的,我觉得你该反省一下你自己!”

  林如昭说得铿锵有力,只是到底有些心虚,不敢看陆劲,这便罢了,仿佛为了再增加点底气,她将纱裙裙摆往上扯,露出那满是咬痕手指印的小腿。

  她越发觉得底气十足:“再者,他们也没说错,你不过是挨了我一道指甲痕罢了,又算得了什么?你瞧瞧我这小腿的伤,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我被你欺负狠了。”

  她说完,便将裙摆放下,挺起胸膛看着陆劲,就见陆劲目光炽烈,灼灼若火烧般盯着她刚刚放下裙摆的地方。

  林如昭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将腿往床榻下缩了缩。

  第22章

  林如昭不明白事情为何成了这样子。

  她分明是在与陆劲控诉罪行,她相信凭着那小腿肚上伤痕累累的模样,任是最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要动容,并且因此而衷心忏悔犯下的罪行。

  可她的夫君似乎是没有心肝的,看到那些累累伤痕,非但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目光炽烈滚烫起来。

  林如昭最是熟悉他这种眼神,因此很知道他现在心里究竟是在想什么,一时之间又羞又愤。

  林如昭一面后悔不迭地把裙摆理得更为垂顺,好将后缩的腿给藏严实了,一面硬着头皮恐吓陆劲:“陆劲,这可是在外头院子,你休要乱来。”

  她那如惊弓之鸟的模样倒将陆劲惹笑了,他以极大的克制力将注意力从那满是暧昧与激情的小腿上移开,挑高长眉,一脸坏笑:“怕了?”

  林如昭见他那样子,就知道他藏着一肚子祸水,她并不想回答,可也不想认输,便有些变扭道:“谁喜欢被狗啃。”

  陆劲更是大笑起来,那样疏朗的笑声仿佛把头上的树枝也振得哗哗作响,他膝盖前倾一步,在林如昭面前蹲下,好与她对视。

  “那娇娇,老子与你打个商量。”

  林如昭不说话,只用那双鹿眼警惕地看着陆劲。

  陆劲道:“老子不啃你,但你明天要陪老子去卫所。”

  林如昭一听这个就来精神了,她双手撑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前倾,因为陆劲蹲下的姿势,素来要比他矮上许多的林如昭,如今倒是可以不用昂着酸胀的脖子看他了,这让她觉得舒服不少。

  “陆劲,你有求于我啊。”

  她也笑,糯糯的一张小脸带着狡黠的笑意,像是芝麻团露出黑黑的豆沙馅,明晃晃就把‘我在打坏主意’挂在脸上。

  陆劲故作沉思半晌,道:“夫人想要小的做什么,吩咐便是。”

  林如昭哼哼两声,心想你陆劲也有今天,便把手指竖在陆劲面前:“你先跟我道歉!”

  陆劲想也不想:“对不起。”

  林如昭道:“你说得这般快,你知道我要你道的是什么歉?你又错在哪里?没有诚意!”

  陆劲挑眉:“老子怎么就不知道了?说来说去,你不还是为了那档子事吗?”

  他说这着话,林如昭却感觉好生藏在裙摆下的脚被陆劲握住了,明明他的姿势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变化,林如昭离他这般近都没有察觉到他任何的动作,可是陆劲确确实实握住了她的脚。

  他仍旧仰着头对着她笑着,那笑朗朗如明月,可他的手却如同阴沟里爬出来的藤蔓,坏心眼地勾住她鞋后跟,顺着她没有任何布料保护的软嘟嘟小腿肚,毫不费力地将鞋子勾脱了下来,随着绣花鞋落地的啪哒声,陆劲的大掌迅速代替了鞋的位置,将林如昭的整只脚都包裹了起来。

  林如昭能感觉到除了那些发烫的热以外,还有陆劲熟稔地轻拢慢捻抹复挑,他以她的肌肤为琴弦,用手指慢慢寻找她身体里那隐秘的渴望,并一寸寸地勾捻出来。

  林如昭刚沐浴过的身体发了汗,薄薄一层覆在白玉的身体上,仿佛一尊被杨枝水打湿了的玉观音,她的手指紧紧地掐住引枕,目光仍旧一动未动较劲般看着陆劲,她的声音和她的意志都不肯向陆劲投降,可是她渐渐浮满霞色的身体却在彻底得背叛她。

  她的腰骨在发软,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蒙着一层水雾,让她看不真切,就在她终于要落败的时候,陆劲忽然抽回了手,那手指间可疑的水液不过在灯下一闪而过,他便迅速接住了脱力的林如昭,瞬间将她抱了起来。

  林如昭无力地伏趴在他宽厚的肩头,还能看到那些被变动惊得不知所措的丫鬟们,她小声道:“陆劲,你可真是混蛋。”

  陆劲轻笑,亦是小声地回答:“你的丫鬟们都还是黄花大闺女,她们才不知道刚才我们在做什么,顶多以为老子在给你做足部按摩。”

  他把赤足的林如昭放在床上,那先前要到却未到的感觉让林如昭的身体感到空茫无比,偏生陆劲还不肯老老实实地穿好衣服,袒着那精悍的腰身在她面前晃荡,让林如昭不自觉地舔了舔唇。

  当陆劲埋在她的脖颈处,虽是轻声细语却把热气徐徐吹到她的毛孔中时,林如昭便知道这回她又输了个彻底。

  陆劲道:“娇娇,这是能让你快乐的事,何必要拒绝。”

  *

  次日,林如昭是被陆劲拖出了床榻。

  昨夜陆劲虽然遵从誓言——他自以为的那个版本,可是他的手指和双唇也叫林如昭好受,等到了该起床的时候,林如昭是死活也起不来。

  她紧紧抱着被子,将脸埋进被褥里,好像这样就听不到陆劲叫她的烦人声音。

  已经换好衣服,挽好头发,净完脸,给林如昭放了一次又一次水的陆劲站在床边皱眉看着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