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养娇娇

养娇娇 第32节

养娇娇 相吾 7381 2024-04-13 08:53

  “可以说,锦端的守军是被侯爷那句‘儿郎们?,跟老子?冲!’给盘活的。”

  “后来?等侯爷带领大家一城城的收复回来?,军营里?加官进爵的数不胜数,连我和伏真都以为侯爷已经做得足够了,他该摆起些架子?了,别到时候回了上京连怎么做侯爷都不知?道了。侯爷却想都没想就拒绝,他说落魄时和部下?称兄道弟,有起色了就泾渭分明,那老子?成?了什么?有意作秀好去?哄骗士兵为我卖命,好成?就我的功业?老子?怎么对得起死掉的那些兄弟?”

  “我不能让人以为我是吴起。”伏全说完看?向林如?昭,“侯爷是这样说的。”

  林如?昭听完之后有些五味杂陈。

  陆劲是在上京长到十五岁才去?的北境,他在富贵乡的时间远远超过天寒地?冻的北境,可是在他的身上,林如?昭已经无法看?到上京留在他身上的任何痕迹。

  所有人都羡慕陆劲年纪轻轻就建功立业,以为燕云十八州的沦陷就是为了成?就他的功绩,可是从来?没有人去?想过陆劲为此究竟付出了什么。

  陆劲就和这座沉默的侯府一样,紧紧闭着府门,仍旧维持着往日的尊荣昌盛,让无从踏足的人根本不知?道,为了争夺回失去?的国土,为牺牲的父母报仇,这里?的黄金玉器曾经满室皆空,这里?的亭台楼阁关门闭锁等不到游玩的人。

  十余年的清寂萧索,陆劲从未想过要与外人道一句。

  林如?昭认真地?和伏全致谢:“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一切。”

  那边陆劲刻完了名?字,招手?把林如?昭叫过去?,显摆似的给林如?昭看?两个并排在一起的名?字。

  于是,继发现陆劲擅丹青后,林如?昭发现他的字也写得很好看?。

  林如?昭仰着头,用手?指去?感受陆劲刀刻的力度,道:“你未去?北境前?,公公是不是给你延请了名?师?”

  陆劲点头道:“而且一请就请四个,老子?一天的时间都被他们?瓜分殆尽,天天上课上的老子?头都疼。”

  林如?昭听他将‘老子?’也头疼,最近他确实开?始改了,自从上次郑玉章的事后,两人开?诚布公谈了下?,陆劲意识到当初闹了那么大的乌龙后,就开?始有意减少‘老子?’。

  但是十几年的口癖不是那么容易改的,‘我’说得多了后,‘老子?’还是会不自觉冒出来?。

  但现在林如?昭决定对他宽容些:“你当时肯定天天逃课。”

  “那哪能呢?”

  出乎意料的,陆劲竟然是个乖学?生,天天认真地?完成?老师布置的学?业,不仅如?此,还会主动增加任务,如?果老师要他练二十张大字,他总会多交五张。

  林如?昭震惊了:“你怎么会如?此好学??”

  陆劲道:“父亲说了,一个会打?仗的将领,必然不是莽夫,既要懂山川水文星象,还要善掌人心弱点。如?此,光学?《孙子?兵法》不够,父亲就是从《周易》中悟出兵法,因此他要我在幼时打?好基础,光学?武不够,还要看?很多书。”

  “他为了让我心甘情愿看?书,便诱哄我,什么时候把书房里?的书都读通一遍了,就带我掌兵。可惜了,还没等我完全学?会,他就食言先?去?了。”

  陆劲说到此处目光有些黯然。

  林如?昭拽了拽他的袖子?:“别难过了,公公在天之灵,看?到你有如?此成?就,一定会感到慰藉的。”

  陆劲闻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是,我不难过了。”

  其实最难过的日子?也已经过去?了。

  他当时才十五岁,却扛着那样的血海深仇,也总疑心大周还能不能胜。

  毕竟那时候他甚至连一支像样的部队都拉不起来?。

  燕云十八州沦陷之后,上京的人对此感受到的只有耻辱,而只有在锦端,处在抗击鞑靼一线的人,才能切身体会到绝望和恐惧。

  他花了三年,终于勉勉强强拉起一支军队,皇帝让人问他准备什么时候出兵,陆劲根本答不出来?。

  陆劲并非临阵退缩,只是他肩头的担子?真的太重了。

  他手?里?握着的是大周苟延残喘的最后一口希望,如?果再被击溃,朝廷为了躲避中原腹地?暴露的危险,很可能会选择南渡,到那时,大周失去?的就不仅仅是燕云十八州了,还有一半国土。

  因此陆劲夜夜辗转反侧。

  而林如?昭正是那时候,来?到了他的梦中。

  是她执起他的手?,将他从焦虑迷茫中拉了出来?,告诉他:“陆劲,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

  “因为你是陆劲,所以胜利一定属于你。”

  第42章

  作完了画, 就到了七夕。

  林如昭还是头回参加宫宴,有些紧张,原本以为老太太总要一道入宫, 可等问了后才知道, 不仅老太?太?不去,就连施韵筝也不去。

  施韵筝为此还有些闷闷不乐,瞪了眼?林如昭转身就出去了。

  林如昭顿生不详的预感,她赶忙回去问了陆劲。

  陆劲并不当回事,道:“太?子要立太?子妃, 皇后趁七夕大摆宫宴是邀各家女眷进宫相看。”

  林如昭更是不解:“那为?何武安侯府只?有我去?要去也该表妹去。”

  陆劲道:“祖母不愿她嫁入皇家。”

  林如昭道:“那我更不用去了。”

  她说完就察觉到陆劲的?神色变了变,似有些不快,林如昭灵光一现?,突然想起了老一辈的?往事,她有些不可思议:“皇后娘娘仍旧耿耿于怀吗?”

  陆劲手按着她的?头发,揉了揉:“原本或许放下了, 可等知道她看中的?太?子妃被?我娶了去,昔日的?幽怨就又上来?了。”

  他宽慰林如昭,“此次入宫,你就当吃个便?饭,一应发生什么事, 都?往我身上堆就是,老子替你兜着。”

  既然涉及逝去的?婆婆, 林如昭便?不好说什么, 她点点头,轻轻‘哦’了声?, 可还没等躺下,她又意识不对劲, 迅速起身:“看中的?太?子妃?谁?是我吗?”

  陆劲按着她的?肩膀,重新将她按回了床榻上,又将被?子拉到肩膀处,替她掖好。

  “睡吧。”

  说完,他吹灭了蜡烛,窸窸窣窣一阵响动后,也躺下了。

  林如昭双眼?睁得滴溜圆。

  她现?在倒是明白了陆劲方才一瞬的?不快来?自何处了。

  次日进宫,两人共乘马车,马车辚辚而动,直至停下后,林如昭才惊讶地发现?马车竟然直接停在了未央宫前。

  她掀帘看去,就见诸位做了盛装的?贵女徒步而来?,虽说初秋天气转凉,但因为?宫装厚重,路途遥远,也走得汗水点点,唯有林如昭清清爽爽地坐在车轿上。

  她一露脸,就招来?许多?羡慕的?目光。

  林如昭放下帘子,迟疑地问陆劲:“我们家马车驶进宫门,是陛下允许的?吗?”

  陆劲大笑:“若没有陛下允许,马车驶得进来?吗?”

  林如昭这才反应过来?她问了个多?么傻笨的?问题,只?是这要怪就怪陆劲,天天袒着上身在家里干粗活,让林如昭这个枕边人都?很难意识到他荣宠多?盛。

  陆劲跳下马车,亲自打帘扶林如昭:“去吧,若想提前走,让太?监来?文?渊阁传话就是了。”

  七夕只?有皇后设了宫宴,陆劲为?了陪她,特意在今日进宫与?皇帝商议开设武院的?事。

  林如昭点点头。

  陆劲重新坐上马车离去了,林如昭目送他离去后,正要入未央宫,就听耳畔传来?刺耳的?声?音:“羽林垂首,天子下阶,林姑娘当真是嫁了个好夫婿,只?可怜我们的?杜姑娘了,明明也是双姝之一,却婚事艰难如此。”

  林如昭转头看去,出声?的?那位姑娘她在宴席上遇到过,只?是林如昭不记得她名字了,而可怜的?杜弄玉就站在她身边,迎头遭了嘲讽。

  林如昭一顿,脚步回转,朝那姑娘走去。

  那姑娘见林如昭过来?了,更是精神抖擞:“对了,皇后娘娘广撒宴帖,邀各家姑娘共度乞巧,怎么不见章家的?姑娘?”

  那姑娘来?之前也是经?过母亲的?耳提面命,知道林如昭已嫁了人,就不是竞争对手,况且如今武安侯府势头正盛,若是可以,最好能和林如昭搭上关系。

  而拿一直被?和林如昭比来?比去的?杜弄玉做筏子,不仅可以在林如昭面前凑上趣,也可以借此搅乱杜弄玉的?心神,让她在宴席上出丑,好让自己失去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那姑娘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

  只?可惜,她遇到的?是林如昭。

  林如昭走到她们面前,看也不看她,只?向着杜弄玉道:“要不要一起进去。”

  杜弄玉近来?因为?婚事快沦为?上京的?笑话,原本如飞雪般的?游园请帖,如今是骤降大半,就是她鼓足勇气出席了一两场,发现?等待她的?也多?是冷嘲热讽的?看客。

  从?前杜弄玉得了多?少的?盛名,这些人好像都?想借此讨回去并且狠狠踩上几脚。再加上章洛玉是她的?好友,陆劲又曾说了那番不客气的?话,于是羞辱她好像成了最简单不过的?事。

  杜弄玉为?此痛苦不已,又觉得自己因为?过于软弱而没有制止章洛玉,今日得此报应也是活该,因此意志更为?消沉,连人都?不愿见了。

  今日若不是安庆侯夫人耳提面命许久,甚至拿死做威胁,杜弄玉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来?这儿的?。

  可能,她的?性子还是过于懦弱了。

  杜弄玉看着毫不犹豫站到身前的?林如昭,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是不知怎么,瞳孔里的?火焰经?过艰难挣扎跳动,还是倏然熄灭,成了一片死寂。

  她勾着唇向林如昭笑道:“好。”

  林如昭与?杜弄玉相携进入宫宴,倒是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在场的?人都?听说过近来?的?事,也都?很诧异林如昭居然还肯给杜弄玉好脸。

  对此,林如昭只?做看不到,入了坐。

  不一时秦月也来?了,她毫不犹豫地坐到了林如昭身边,手拍着胸膛安抚还在扑腾的?心脏:“今天将是我第一回见到皇后娘娘,好紧张。”

  林如昭表示理解:“我也紧张。”

  只?是她紧张的?理由和秦月不一样,刚才她已经?打量过了周围了,截至目前入座的?女客中,唯有她是已出阁了的?。

  作为?在座唯一一个无法参与?太?子妃候选的?人,林如昭不信皇后会无缘无故请她入宫吃饭。

  秦月却没有想太?多?,她端起了放在案几上的?糕点:“听母亲说参加宫宴最耗体力,为?了形象,又不好吃太?多?,所以还是趁着未开席,赶紧多?吃块糕点,御厨做的?糕点,可是外?头吃不到的?味道。”

  林如昭也觉宫里的?糕点格外?精致,便?夹了块核桃糕,咬了口,脸色一变:“好甜好腻。”

  秦月也在吃核桃糕:“我觉得很好吃,不腻啊。”

  她蓦然顿住了,先前在秦府时,林如昭也吃不下糕点,那时她还以为?林如昭是被?陆劲的?事给膈应的?,但现?在看来?或许不是了。

  秦月轻声?问道:“昭昭,你小日子多?久没来?了?”

  林如昭斜了眼?,道:“我小日子还没到时候呢,你忘了,我是三月来?一次的?。”

  秦月想起来?了,林如昭三月来?一次小日子,却不会耽误生育,为?此每回她疼得要命的?时候都?会羡慕林如昭,真的?好大的?福气。

  看小日子是行不通了,秦月想了想:“那你最近在饮食上有什么变化?比如更偏向吃辣吃酸?”

  “我本来?就喜欢吃辣,自从?祖母允许我不去万寿堂后,辣菜顿顿是不少的?,至于酸,我一向是不喜欢的?。”林如昭回答完后,看着秦月探究的?目光,才意识到她想问的?是什么,顿时哭笑不得,“我和陆劲成亲都?还未满三个月,哪就能怀上了。”

  秦月还未来?得及答话,便?听小黄门用尖细的?嗓子通报:“皇后娘娘驾到!”

  于是众人纷纷起身,跪拜在地。

  林如昭的?身体掩藏在众人之中,倒不觉得什么,只?是等皇后坐下,女官请女客起身后,皇后忽然道:“武安侯夫人来?了吗?”

  林如昭原本试图掩在众人之中的?脚步一顿,她硬着头皮向前:“回娘娘,臣妇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