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竹马不喜欢天降(1v3)

23、我们正深入交流呢 xt5 1 0.c om

竹马不喜欢天降(1v3) 穆不里 4614 2024-04-15 22:00

  姜榆知道他状况后反而没有第一时间拎着药水瓶去看他。

  且不说捧水瓶这举动有多么急迫,光她穿着这一身病号服过去,就够他脑海里演出一集四十分钟的偶像剧。

  知晓这一点,她硬是拖到药水挂完,出了院才去的他的病房。

  温景逸靠在床上,左手胳膊缠着一段纱布,右腿脚踝处裹着厚厚一层直达膝盖的石膏。

  他明明醒着,目光却是游离状态。

  姜榆走进去,语气里夹着刻意营造出来的轻松:“难得看你这么安静。”

  “七秒鱼!”

  温景逸看到她,像是肌肉记忆拉扯唇角和眉梢,脸上顿时展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

  姜榆嫌弃了两秒,考虑到他是病号,又把那点嫌弃咽回了肚里。

  “让你逞能吧,石膏都打上了。”

  “那我也不后悔。”

  温景逸目光炯炯地看向她:“我推了你顶多打层石膏,再不济往里打两根钢钉;我若没推你……”

  他皱皱眉:“后果我都不敢想。”

  姜榆避开他太过直白的眼睛:“禁止打直球。”

  “弯球我打了这么多年,你不接,直球起码还能亲到几口,值了。”更多免费好文尽在:iyu zh aiwu.x yz

  他这简直是没脸没皮,姜榆刚坐上凳子的屁股像被火燎了一样瞬间弹开,她扯开话题:“我去超市给你买点吃的吧,想吃什么?”

  温景逸:“你的豆腐。”

  “……”

  H城不大,医院坐落在市中心,出了门便是大型商场,超市就在地下二层。

  姜榆去的时候临近中午,买菜的人不少,老头老太太拥挤在扶手电梯上,让她手里的推车在滑梯与平底交界处有些不稳。

  修长的手指从她视线下方穿过,压在把手处调整万向轮方向,拉着她走出扶梯。

  姜榆低声道了句谢,顺着分明的手骨往上看,整个人如同被电击。

  她仔细看着他的眼睛,有些不太确定道:“厉砚?”

  厉砚温和一笑,接过她手里的推车,自然地往前走。

  姜榆只得小步跟上他:“你怎么来H城了?”

  “有个论文涉及的资料,只有H大图书馆里有。”

  这个理由太过蹩脚,姜榆站在原地看他,什么话也不说。

  厉砚妥协:“好吧,昨夜看到仙赐山山体坍塌的新闻,担心你出事,就连夜赶来了。”

  拍《下山》之前她围绕着仙赐山拍了段vlog发到了社交平台,知晓她在H城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连夜……

  姜榆看向他眼下淡褐色的青斑,由衷感慨,皮肤好果然是天生的,熬了个大夜也只是有了点不怎么明显的黑眼圈。

  “我没什么事。”

  姜榆不大自在,只能低头看货架上的标签。

  “看出来了。”厉砚停在她身边,见她一直盯着架上的某个包装盒,伸手取了下来,“你喜欢这个款式?”

  “什么?”

  姜榆不明所以,定睛一看,他手里蓝色的小盒子上写着:动感颗粒,高潮迭起,快感迸发。

  什么鬼?

  这超市怎么把婴儿嗝屁袋摆满这么高的一排货架。

  姜榆耳朵红红的,她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以为是什么糖,现在这东西包装做的真精巧。”

  她说完立马就走,脚步快得像身后有东西在追。

  厉砚若有所思,盒子在他指尖旋转了一圈又落回手心。

  姜榆火速买了一些水果,每次提起捡好的东西丢进车里,然后迅速跑到下一个摊位,厉砚一靠近,她立马把手里挑拣的水果丢了逃跑。

  结账的队伍很长,姜榆心急不停往前挤,厉砚有些好笑:“有什么急事吗?”

  “啊!温景逸骨折住院了,我怕他没吃午饭。”

  对不起了。

  姜榆默默对温景逸牌挡箭牌感到抱歉。

  “嗯。”厉砚不以为然,“刚好我定了午餐,带去医院和他一起吃吧,顺便看看他。”

  姜榆:她能说不去吗?不是,你俩也不熟吧?

  一路上,姜榆都在试图劝说厉砚打道回府,商场离医院实在太近了,分分钟的路程被她硬生生拖了半小时。

  还是厉砚秉着如沐春风的笑容提醒她:“饭要凉了。”

  他那眼神太过暧昧,让姜榆产生了一种拖延不过是为了多一些时间和他独处的错觉。

  温景逸的右手仅仅是些擦伤,吃饭什么的尚且自如,所以当姜榆和厉砚出现在病房门口,而他叼着筷子吃力的去够床边柜子上的抽纸想擦嘴时,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温景逸以为姜榆一言不发出了病房,就不会再回来。

  而姜榆是觉得打脸,刚还在和人说他没饭吃,这不比猪吃的都香。

  只有厉砚如然一笑:“看来只好我们两个吃了。”

  姜榆绞着双手,耳垂的红一直蔓延进脖子深处。

  她穿的是件半高领,一身斑驳被掩在衣服底下,明明看不真切,但温景逸就是觉得刺眼,尤其是她身旁站着与她身高样貌旗鼓相当的男人,身后是走廊刺目的顶光,二人身影斜斜拉长投进病房里。

  男人的眼里柔情似水,女人则是娇羞妩媚。

  他们宛若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就连影子都相互交织在一起,无比般配。

  温景逸气急,越发觉得自己就是一跳梁小丑,差点没把嘴里的筷子给咬断。

  姜榆一心想让厉砚快点走,吃饭的时候狼吞虎咽,没吃多少就把筷子一扔,用眼神催促他。

  厉砚慢条斯理地咽下嘴里的饭菜,抽了张卫生纸擦拭嘴角,而后温温柔柔地问道:“吃饱了吗?想不想吃水果?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不用。”

  姜榆拒绝,但她的话就和空气一样被人直接忽视。

  厉砚收拾干净桌面,拿出苹果去卫生间清洗,姜榆的喉咙就像卡了根刺,话梗在里面不上不下。

  温景逸的饭吃的是索然无味,筷子不停在饭盒里扎进扎出。

  “对了七秒鱼。”他突然故意大声说话,厉砚恰好端着洗好的苹果回来,他略带挑衅直视着他:“你说我们正深入交流呢,好端端的怎么就山体坍塌了呢?难不成是我动作太大,惊到了山神?”

  神TM山神,还深入,你也不怕受惊阳痿!

  姜榆下意识反驳:“只是嘴上交流,没有深入!”

  两人目光齐刷刷落在她身上。

  姜榆后知后觉,陡然明白了温景逸这会儿打嘴炮的意义。他不过是想在厉砚面前逞逞能,试探二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他连话都是对着厉砚说的。

  但厉砚心无旁骛地削着苹果,显然对他没有半分信任度,而她嘴快秃噜出的事实,直接让温景逸的话提高了可信度。

  姜榆手足无措,抓起桌上掉落的苹果皮想往嘴里塞:“就是……面对面说了几句话。”

  你们……信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