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岛雨(伪骨1v1)

17侵略者

岛雨(伪骨1v1) Sprite 4457 2024-04-15 22:02

  邬滢果断地抬起膝盖。

  就听到凌岐闷哼一声,从她身上翻下,侧身背过去。他高大的身子微微蜷着,模样难掩痛苦,整张脸都红了。

  邬滢拉起松垮的浴巾,起身站到远处,情绪听起来无比安定:“对不起。”

  像多有礼貌似的。

  凌岐尝到从未有过的痛感,额角绷着青筋,在她床上缓了许久,依旧不适。他红着的脸颜色渐渐淡去,但前额沁出的汗珠尚在,清晰表明其中难捱的苦楚。

  “你又找死。”

  他恶狠狠地抛出几个字。

  邬滢往后退一步,腰抵上桌沿,耐心重复:“我不是故意的。”

  “……”

  她是有意的。

  凌岐看得出来,她对他下手简直稳准狠,丝毫不留情。眸底炙热的欲念像从头浇下一盆冷水,他不似刚刚随性,四周戾气环绕,从床上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她。

  邬滢防备地蜷起手臂,护在胸前。

  发现凌岐止步于安全距离。

  他鬓角碎发仍显湿润,深沉眸子蕴着潮涌,瞧着比窗外浓稠的夜色还暗,紧紧盯着她。

  许久,他牵唇笑了下:“咱俩走着瞧。”

  “……”

  邬滢的沉默足以使人破防,凌岐走时重重摔门,震得门框都似抖动歪斜。

  补课暂停,凌岐为了堵住凌倬正的嘴,每天都去外面上课。但他本意不在学习,只是借机让自己每天出去的理由正经些,玩得更肆意。

  邬滢没有再劝。

  她知道,她和凌岐的关系已经不再需要用补课做借口增进。他的心早就乱了,现在就像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傍晚,凌岐从外面回来,在客厅见到凌倬正和祝焕玲。他以前谁都不理,今天罕见和凌倬正搭话:“爸,吃饭了吗?”

  凌倬正看了眼旁边的妻子,对凌岐抬了下下巴,口吻教导:“没看到你阿姨在这儿。”

  闻言,祝焕玲怕凌岐当众给自己难堪,按住丈夫的手,眼神示意他不用提及自己。

  岂料,凌岐的目光也落在她脸上,痞厉面容露出笑意,自如地问候:“阿姨好,我饿了。”

  霎时间,客厅气氛僵凝,被一种诡异的宁静包围吞噬。凌倬正看了看自己混不吝的儿子,又看看一向不被儿子重视的妻子,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祝焕玲也如此,心情在意外和惊喜之间切换,又觉得很不真实。

  “在……在准备晚饭了,马上。”

  她明艳脸上挤出的笑,生涩又笨拙。

  凌岐点点头,仿若随口一问:“姐呢?”

  一个字,让坐在沙发上的两夫妻理智崩塌。他们面面相觑,真觉得自己置身梦境。还未应声,就听到凌岐懒漫的调子:“你们先坐着,我去厨房找点吃的。”

  高大身影很快消失在他们视线之中。

  客厅两人急于低声交谈,表示自己的意外,而远去的凌岐,在厨房见到站在水槽前洗水果的邬滢。不远处是忙碌于准备晚饭的佣人,都背着身,没精力顾及这一角。

  邬滢细心摘取草莓屁股上的萼片,腰间突然缠上一双紧硬的胳膊,勒得她喘不顺气。背抵是男人宽阔温热的胸膛,她知道他的身份,没有躲闪,只低声提醒:“让开,佣人会看到。”

  是拒绝吗?

  凌岐认为不是。

  他不仅没有停手,还得寸进尺,干燥大掌钻入她衣服。

  “别……”

  邬滢双手沾湿,拿着东西,只能任他在她衣服里乱摸,身子过电后一僵。

  耳边是她纤细的抗拒声音,凌岐微微俯身,一边揉她内衣下的隆起,一边附在她耳边渡着热息:“怎么这么小,都快摸不到了。”

  邬滢对自己的身材是极其自卑的,此时被凌岐指明戏谑,她身体先热后凉,愈发僵硬,态度很是冷淡:“那你别摸。”

  回答她的是凌岐一声低笑。

  他解开她背后的内衣扣,掌腹肆无忌惮地贴上去。那是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他指骨收拢,掌心包裹小小一团乳肉,触感绵软薄嫩。

  “现在摸到了。”

  凌岐从身后亲她耳朵。

  邬滢心跳加快,手肘往后顶,语气加重:“有人来了。”

  闻言,凌岐转头看,发现不远处的佣人已经关火,正在盛菜摆盘,眼看就要注意到他们。但他模样不紧不慢,好像并不害怕被人发现。

  可邬滢害怕,她不想失去自己用心营造的乖巧人设,她和妈妈在凌家还需立足。她用力扯开凌岐的手,连内衣都来不及系,转身往外走。

  路过客厅,她和长辈解释:“我有点头晕,晚饭先不吃了。”

  “怎么了?”祝焕玲担心地站起身。

  妈妈越靠近,邬滢越心虚,她手臂小心翼翼地抬起,虚虚遮挡在胸前,步子往后退,细声解释:“就是昨晚没休息好,今天缺觉,我睡会儿就没事了。”

  话落,她转身往楼上走。

  眼看女儿走远,祝焕玲不放心地嘱咐:“有事记得叫我。”

  “好。”

  邬滢努力应声。

  回到房间,她像瞬间失了力气,背抵着门板,慢慢滑蹲下去。胸前似乎还有凌岐掌腹滚烫的温度,他揉弄的力道,以及他压在她耳侧不知不觉加重的气息。

  他们像偷食禁果的孩子,瞒着父母,踏足地狱。

  她靠在门上缓了很久,才起身坐在床边。现在,楼下大概已经吃上晚饭,凌岐等会儿必然会来找她。想到可能要面对的场景,她胸口鼓胀,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叮。

  床边的手机亮屏,进来一条信息。

  凌岐:[姐姐怎么不吃晚饭]

  邬滢眉心无意识地敛起。

  她知道他不是诚心喊姐姐,他若有心,就不会接二连叁冒犯她,对她又摸又亲。当然,她也没有真心把他当弟弟。只要他们有羁绊,是什么关系并不重要。

  她回:[胸口疼]

  只是没想到,凌岐没出两分钟就敲响她的房门,手上端着她在厨房洗到一半的草莓。

  她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眉间疏离:“有事吗?我要睡觉了。”

  凌岐淡淡笑了,动作却凌厉,脚尖抵着门板直接踹开。

  邬滢躲开得及时,没有被碰到。眼看他粗鲁闯入,她胸口剧烈起伏,缓了很久,才关门跟进去。

  凌岐坐在床边,一贯漠然乖戾的眸里此刻燃着热度,直直落在她身上。他抬手拍了两下大腿,眼梢夹杂几分邪佞:“姐姐不是说胸口疼,弟弟来看看是不是被我摸坏了。”

  他所言有违伦理道德,姿态却慵懒狂妄。

  邬滢直视他。

  凌岐长得好,五官锐利,此刻眉眼带着锋芒,笑意淡淡,却明目张胆在做侵略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